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太恐怖了!親眼目睹!「切取(器官)的時候人彈跳、抽搐」

—器官協調員親見摘器官時 供體在抽搐(下)

遼寧器官移植協調員梁辛(化名)向大紀元記者描述他看到的景象,「比如說胳膊四肢抽搐一下,當開刀、開膛的時候。」 「這些供體都(被說成)是腦死亡,還沒有死,昏迷狀態,沒有自主呼吸那種,但是嚴格地做那種嚴格判定的話有些是不夠腦死亡的,有很多。」

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在協助完成器官摘取中,窺見了很多外人難知的內幕。圖為手術示意圖。 

被中共高調宣傳成為生死「搭橋」的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除了遊說供體家屬同意摘器官,協助完成器官摘取也是工作流程中的重要一環,也因此窺見了很多外人難知的內幕。

「我也進去過手術室,獲取(器官)的時候這個人腦死亡,但是不見得是完全腦死亡,可能會有一些知覺,切取(器官)的時候人會彈跳一下、抽搐一下,會有這個反映。」

遼寧器官移植協調員梁辛(化名)向大紀元記者描述他看到的景象,「比如說胳膊四肢抽搐一下,當開刀、開膛的時候。」

「這些供體都(被說成)是腦死亡,還沒有死,昏迷狀態,沒有自主呼吸那種,但是嚴格地做那種嚴格判定的話有些是不夠腦死亡的,有很多。」

他還說,「捐獻體和死亡證明我這都有,開死亡證明正常開,但是死因會寫呼吸循環衰竭。都是這麼寫,因為這個屬於自然死亡。」

醫生控制的供體死亡時間

大陸媒體描述器官協調員的工作是和時間賽跑,因為在供體心肺系統尚且維持着生命體徵的兩周甚至更短的時間內獲取到器官,對於移植成功率至關重要。

不過,大陸媒體的報導也透露出一絲詭異。在大陸媒體《封面新聞》2021年4月1日的一篇報導中,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器官捐獻協調員劉玲莉說,「在撤除心肺支持系統前,是最難熬的。」病床上,患者心跳、呼吸還在,但大腦已喪失功能,他們與傳統觀念的「死」,只有一台呼吸機的距離。

供體的生和死,只有一台呼吸機的距離,而決定這個生和死的是醫生。

梁辛告訴大紀元,「像我之前遇到的一個,家條件很窮,但是這個人還是可以救過來的,但是家裏就不給他治了。(醫生)餓着他,餓這個患者一個禮拜,最後達到那個條件了,才把這個(器官)捐出來。」

這樣的情況,梁辛遇到過不止一次。他在去年九、十月份時,又遇到過一次,這個供體是從監獄送來的在押犯人。

梁辛和同事首先接觸到的是獄警。他們從獄警處了解到的信息是,供體是四川彝族人,在雲南販毒被抓,先關在雲南的監獄,後來給調拔到遼寧。梁辛說,「瀋陽馬三家那邊,現在那邊有很多監獄。具體哪一家我也不知道」,「他是從監獄送到醫院,但是具體的發病原因可能是挨打。」

梁辛說,他的同事把供體家屬從四川騙過來,供體家裏確實困難,屬於弱勢群體。他們商量器官價錢來來回回談了五六天,後來終於談成了,談的價格是五萬塊

當時供體所在醫院不具備獲取器官的條件,這家醫院主任就把供體信息提供給梁辛他們。「(這家醫院)把這個人,說白了是用藥去續他的命,給他打一升壓藥,興奮的藥。」梁辛說,把供體轉院到醫大醫院後,「這家屬就突然變卦,不同意了,臨時又給他加了五萬塊錢。」

在商談器官價格期間,供體一直被醫生用藥續着命。「用藥物挺了五六天。用ICU的話說,我可以用藥,可以讓他什麼時候死,也可以讓他什麼時候活。控制死亡時間這個在醫學上可以做到的。」梁辛說。

「這個人『捐』了一個肝兩個腎,供體拿來會被充分地利用。」他說,「配型都是配型庫裏面。」

法輪功器官應該還會用

梁辛也對大紀元表示,「在國外找不到器官,但是在我們這隨時能找到器官的,因為全國的數據信息都在這。」

他表示,「法輪功這種(器官)我覺得應該還會有,因為他們每年都要寫一些政審報告什麼的,都會提到像法輪功啊什麼的,我覺得還會存在這種情況,只不過我接觸不到這種。」

梁辛還披露了醫大醫院的科室主任一段特別的工作經歷,認為他早已知道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

「他(主任)是零三年的時候從蘇家屯的血栓醫院(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考研究生考到這個醫院(醫大醫院)的。但是他考的就是器官移植,蘇家屯的血栓醫院怎麼會考器官移植?考到這呢?」

「零三零四年的時候,就是你們(大紀元報導)說的法輪功學員器官獲取的高峰時期。但是這個外人不會了解,我只是根據時間情況去分析,為什麼這個人在那個時間段突然從那個醫院(血栓醫院)來到這個醫院呢。」梁辛分析道。

「有些東西我們不會很了解,就像那個犯人一樣,我們主任會很了解,他不會去談,只是把價格談成,談攏就完事了,他不會告訴我們實際情況的。」

中共活摘法輪學員器官的罪惡正是從蘇家屯血栓醫院首先被曝光出來的。2006年3月以來,多位證人指證中共在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關押數千法輪功學員,大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並私設焚屍爐焚屍滅跡。

當年3月20日,大紀元發表《主刀醫生太太揭蘇家屯器官摘除黑幕》的文章。前夫曾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安妮指證,蘇家屯集中營設立在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2001至2003年間該醫院曾關押法輪功學員約6,000人,超過4,000人被活體摘除器官。安妮的前夫當時是血栓醫院腦外科醫生。

蘇家屯事件令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浮出水面,震驚國際社會。中共在器官來源問題上的說辭矛盾百出。

2006年4月10日,中共聲稱,中國移植的器官來源主要是公民在去世時候的自願捐贈。但到2006年11月,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改口承認,中國器官移植「絕大多數來自死刑犯」。

在國際壓力下,2010年3月,中共宣佈啟動人體器官捐獻試點工作,梁辛從事的人體器官協調員的工作正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產生的。

醫大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進了ICU

梁辛表示,「我現在能確認的是在2015年之後,在公開條件下沒碰見過死刑犯(器官)的情況,但在2015年之前確實有,具體2015年之後不用死刑犯的,我接觸不到,或者沒有。」

不過梁辛說他聽說過死刑犯的事,人還沒有死就開始摘器官,「拉到救護車上,當時直接把人動脈剪斷什麼的,這和活摘差不多,因為當時還沒有死透吧。因為死刑了還打什麼麻藥,他會有疼痛感,甚至會叫喊,喊叫,如果說開膛之後切斷動脈就不會了,切斷動脈就死了。」他說。

「來歷不明的供體也有,之前遇到過這種情況。」他認為,從紅十字的角度,它應會監督醫院找供體的直系家屬。

海外追查國際發佈《對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國家犯罪的調查報告》,報告表示,中共宣稱器官移植2015年前用死刑犯器官和2015年後只用捐獻器官是不同時期不同的騙局。

對大陸器官罪惡有所了解的梁辛認為,中國醫科大學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劉永鋒可能遭惡報了

他向記者披露,「劉永鋒這人快死了,現在在ICU,他得那個病不是很重的病,但是不知道怎麼突然惡化了,已經快死了。兩個月前得的病,好像是血管瘤,不是特別複雜的病,突然惡化了,我估計是遭惡報了。」

梁辛因為做器官移植協調員,接觸到一些大陸器官移植領域的黑暗,他說:「想讓更多人知道這個事情,我是希望犧牲我一個,能夠喚醒千萬人。」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顧曉華、章洪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8/1586260.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