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蘇曉康:習近平「轉攻為守」

作者:
習近平須回頭髮掘毛澤東遺產,不是什麼」上甘嶺精神」,而是」一窮二白」、」自力更生」之類,還有計劃經濟、票證制度、糧食副食布匹定量等等,而這樣的社會也須有相配文化,比如當時全中國唱得最頻繁的一首歌,《文化大革命就是好》

2017年習近平在十九大做報告三個半小時,宣佈「大國崛起」,拋棄「韜光養晦」,他更改憲當皇帝;轉眼到2020年秋,北京忽然重提「上甘嶺精神」,我的解讀是它要收縮抵抗了。恰在此時,「瘟疫東來」,殺了西方一個措手不及,不料沒能顛覆美國,他只好回頭再撿「韜光養晦」,多少也得裝慫。這套伎倆,未知洋人看不看得懂?「上甘嶺」那回,我在新書《瘟世間》裏評了幾句,這會兒正好貼出。】

2020年九月初,中國牆內瘋傳一段」中央北戴河會議的最新精神」,大力」宣傳抗美援朝」、發揚」上甘嶺精神」、備戰備荒,像一篇小學生作文,然而六十年代」我們的黑白電影」單子裏,也沒《上甘嶺》這部片子,而從電影裏發掘」我黨遺產」,是一個創舉呢。但說這是」北戴河會議新精神」,你信嗎?倘不在乎這些牆內詞彙的隔世陳舊和荒誕可笑,其釋放的信息,乃是習近平已從」大國崛起」戰略轉移為收縮抵抗。

然而更重要的是,他並未對此前拋棄」韜光養晦」、轉而」大國崛起」的左傾盲動承擔責任,有驚無險地扭轉大戰略,亦未見他找誰來做替罪羊。從耍橫到裝慫,不需付」學費」,這算」新極權」的一個特徵?

但這不符合中共一貫性格和作風,即錯誤路線執行者必須負責下台,乃是此黨」偉光正」的訣竅,也是毛澤東」戰無不勝」的貓兒膩,否則該黨會遭受巨大損失,早就掛掉了;否則從劉少奇林彪,把老毛累得賊死,把全國人民也折騰個溜夠,不都白瞎了?

看來這次」北戴河」神秘不宣,應是政治局常委們接受習的」轉舵」而不追究責任,任」小學生」繼續瞎鬧。但是,這一點或許恰是此黨當下的」成熟」,因為西方大夢初醒、正興師問罪,而海外」換人」呼聲震天,此局勢下」團結」才能共度危機,換習恰恰」要上帝國主義的當」。

這便意味着,該黨自覺他們的」合法性」並未損失殆盡,仍可繼續為」習極權」支付代價;而國內百姓亦未覺得」換制」有那麼要緊,或反正也換不了,就讓習」下一盤很大的棋」吧。

一般的說法,是習不僅顢頇,也深通權術,乃中共三十年未見的狠主,直逼老毛。其實,六四屠殺以降,」合法性」成疑,該黨若不走普世價值道路,只有相反走集權道路,而且必須越來越極端,俗話說,螺絲越擰越緊,松一扣就滑絲了,所以該黨的前景,就是呼喚強硬獨裁者,而犧牲社會發展和大眾利益,且必須走到與西方和國際社會死磕的那一步,這是屠殺已經預設的前景,西方耗三十年從生意吃虧上才看到這一步。

習近平須回頭髮掘毛澤東遺產,不是什麼」上甘嶺精神」,而是」一窮二白」、」自力更生」之類,還有計劃經濟、票證制度、糧食副食布匹定量等等,而這樣的社會也須有相配文化,比如當時全中國唱得最頻繁的一首歌,《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被人把歌詞改成這樣: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嘿,九十號!九十號呀,九十號,九十號!

煙號票,酒號票,豆瓣兒豆粉全要票。

肥皂一月買半塊,火柴兩盒慢慢燒。

媽媽記,娃娃抄,號票不能搞混了。

說到這兒,倒想起一個人來,跟習爭儲落敗的薄熙來,最能玩這套把戲。2007年」十七」大後,他上任重慶市委書記,從外地空降過來,把自己的親信王立軍從大連調來做公安局長,構陷煉獄、酷刑」治官」,重手蕩平地方勢力,稱之為」打黑」,以民粹手段博得民眾擁護,頗得毛澤東」文革」訣竅;」打黑」之後是」唱紅」,2009年秋,中國最搶眼的事情,不是北京秦俑方陣式的胡錦濤閱兵典禮,而是重慶的」唱紅」,嘉陵江畔傳來高亢的」革命歌聲」——紅旗、紅歌、紅標語,組成」紅海洋」,是被人遺忘了的一個舊景觀,乃造勢煽動,一種前現代的巫術,假如我們回到」文革語境」,便知道薄熙來是在搞」黨內路線鬥爭」——他對治理中國,跟江澤民、胡錦濤有不同的思路,特別是他」善於」繼承和發展毛澤東傳統,正以更有效的新術,謀取最高權力。

輿論皆稱美國」滅共」,會把中共逼回毛時代,而鄧的」韜光養晦」已經露餡,那」光」既蠻又蠢無法再」韜」得回去了。玩毛術,習不幸未經文革錘鍊,那時他還小,」打過老師」的大哥哥大姐姐們有經驗,可這三十年都貪腐了,據說都對他咬牙切齒。我們不知道,如今在牢裏的薄二哥,心裏會不會嘀咕:瞧,我在重慶都替你預演過了,要讓我來玩,指定比你玩得更花哨更嫻熟;而曾慶紅會不會暗暗叫悔:早知有今日,當初留下薄熙來多好……。

無論是川普的」貿易戰」,還是習近平的」細菌戰」,或者兩者兼顧,將中國逼回閉關鎖國,漂亮的說法叫」內循環」,按老話兒說,那叫」洋務運動」閉幕了,回首三十年師夷,鄧小平不過學了一回李鴻章而已,沒什麼」總設計」可言,然而的確令人感慨:中國起飛,黃金萬兩,貧富崩裂,山河破碎。如今鳴鑼收鼓,縮回去」循環」霧霾和污水嗎?

習近平」轉攻為守」,除了大力宣傳抗美援朝、」上甘嶺精神」,備戰備荒,做好糧食及能源儲備之外,似乎應還有個」花木蘭精神」吧,還有諸如:

——啟動國家經濟雙循環體系;

——大力宣傳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精神,以舉國之力實現高科技及高端製造業突破;

——將國防開支提高到佔GDP4%以上;

——突破美國構建的第一、第二島鏈,實現對美國戰略突圍;

——大力發展核武器,真正以強大的核威懾震懾美國的瘋狂,等等。

這些都頗有這個獨裁者的風格,色厲內荏,然而更大的信號是,」中國崛起」告吹。

六年前,即2014年,我跟法廣安德烈有個訪談《野蠻的崛起》,安德烈問:今天中國的崛起,是一種什麼性質?

我說,中國經濟尤其是近二十年的「掠奪式」的資源耗竭型的發展,使它的資源匱乏非常嚴重。今天中國對外的發展,純屬資源爭奪上的擴張。但是如果不是因為二十五前的六四屠殺,中國完全可以走另外一條更加合理的、消耗更低的發展道路。

核心問題是,鄧小平要用經濟發展來挽回六四所造成的合法性缺失問題。如果沒有這樣一個政治危機,中國政府完全可以很合理地安排經濟發展,不必走現在這種讓中國資源全部耗盡,土地、水源、空氣通通污染的發展道路;同時,又在分配上造成了非常嚴重的不公平,極小部分人拿走了中國90%的財富,其他十幾億人只佔百分之幾的財富,我們還付出了環境的代價。胡平對此有一個極神似的概括:「槍聲一響,變偷為搶」。

反過來說,不偷不搶的話,中國可以篤篤定定的走一條資源低消耗的發展路徑,也犯不着到海外去搶資源。今天的經濟發展道路造成中國兩個喪失:中華民族的生存家園沒有了,還有這些年的封閉造成了非常嚴重的精神荒漠,中國人失去了心靈的家園。所以我可以講,中國十億人今天在心靈上也是在流亡。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5/1585251.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