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美國華人家長們,你們正在不知不覺間培養共產主義接班人

—從一張照片的故事說起

作者:
出生在中國大陸的移民對左派民主黨那一套普遍反感,是因為左派民主黨玩的那一套平均主義、階級/種族鬥爭、劫富濟貧、破四舊立四新,都是在社會主義中國已經得到實踐並導致了至少四千萬人死亡的鬧劇。這些慘劇一直在華文圈內口口相傳,不絕於耳。左派搞的性解放那一套,更是與中國傳統文化格格不入。然而,為什麼他們的後代,對左派那一套毫無免疫力,這難道不值得我們深思嗎?

一年前我曾經在我的臉書上發佈了上面的照片並附上了廣州友誼商店的英語簡單介紹,因為這張照片帶給了我太多的回憶。小時候我的父母經常帶我進去廣州的友誼商店。當然那個時候外匯券雖然仍然流通,但是已經可以直接用人民幣進去友誼商店購物。圖片上的柵欄雖然還在,但是「本店接待外賓,無關人員勿進」的牌子已經摘下。門衛也不再查看購物者的證件,阻擋普通國內民眾進入。然而在此之前,友誼商店是專門給政府從「外賓」口袋裏掙外匯的窗口。進入友誼商店購物需要護照和外匯券,普通人可望不可及。中國國內的民眾,想知道國外人民生活得怎麼樣,就是通過友誼商店的櫥窗(當然嘴上要說國外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結尾處我還寫道: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相比,不知道是哪個更傾向於把人分成三流九等,製造更多的歧視。至少今天,除了傳說中極為隱蔽的官員特供商店,我還沒有見到一家普通中國人不能進的商店。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結尾卻讓好友圈中的一些人的玻璃心碎了。以下時我和我大學時的室友(華人二代)在留言區的對話:

室友:我就是堅定的社會主義者,有這樣的商店也不能說明社會主義不好。這只能說明某些人有受白人至上主義影響,產生自卑感。

我:你不知道社會主義經濟是如何運行的。當時普通中國人買什麼都要憑證購買,因為商品的生產都是國家計劃。而且有票證也不一定買得到。要買半磅肉只有像美國黑色星期五購物那樣排隊才行。而在友誼商店,不僅現購現取,質量還比外面的好。而且這樣的商店也不是中國的專利。當時社會主義國家,如蘇聯、東德和波蘭都有。目的就是賺具有硬通貨價值的外匯。這些可都是白人國家哦。

室友:他們通過這些商店得到外匯以後彌補他們國家的民生不足不好嗎?

我:哪有這種好事啊,社會主義國家拿到外匯以後,錢大都用來進口政府最想要的重工業設備去了。普通人連水果都很少能吃得上,因為當時中國水果產量很少,需要外匯進口。再說了,即使是社會主義國家拿到外匯以後都用來改善民生了,大部分人需要憑票證排隊才能買生活必需品而一小部分人可以現購現取更高質量的同類產品,你會感覺好嗎?當年生活的艱辛,問你的媽媽好了。問她想不想回到過去憑票證排隊購物的日子。

其實我這麼跟這位室友說的時候,心裏早就有底了。當年我大學快要畢業的時候,就跟他和他的母親吃過一頓飯。因為兩三個小時的交談,使我對他的母親有所了解。她因為出身黑九類家庭,在改革開放以前生活並不如意。讓我意想不到的是,母親出身黑九類,在社會主義中國受盡苦難,而在美國出生的兒子,卻迫不及待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不得不說這是很大的諷刺。

然而據我在臉書朋友圈的觀察,華人在美國出生的二代(越南華人例外)在政治上左傾確實是普遍現象,很難在中間找到保守派。台灣、香港來美者政治左傾也非常普遍。相比之下,出生在中國大陸的華人第一代或者第一代半(在中國至少完成部分小學、中學後來美者),並不對左派的政策取向有什麼好感,甚至是很鄙夷。這些人中間還是投民主黨的,要麼是被民主黨「支持移民」、「支持少數族裔」的大旗迷惑,要麼是領福利者,要麼就是有政治勾兌,要麼就是對共和黨某些人不滿(比如媒體鏡頭下的川普總統),要麼就是沒有別的選擇(比如某些藍州的議員選舉,選項只有兩位民主黨候選人)。

出生在中國大陸的移民對左派民主黨那一套普遍反感,是因為左派民主黨玩的那一套平均主義、階級/種族鬥爭、劫富濟貧、破四舊立四新,都是在社會主義中國已經得到實踐並導致了至少四千萬人死亡的鬧劇。這些慘劇一直在華文圈內口口相傳,不絕於耳。左派搞的性解放那一套,更是與中國傳統文化格格不入。然而,為什麼他們的後代,對左派那一套毫無免疫力,這難道不值得我們深思嗎?

我曾經在某保守媒體上看到一篇評論文章,講到為何華人普遍大學入學率高的時候,就講到作者見到不少華人家長早出晚歸在餐館幹活,拿着法定最低工資,卻還住在高房租的區域。因為他們要讓他們的子女上好的公立校區,繼而上好的大學,得到好的工作。作者對於這一現象大加讚賞。然而我看了以後卻不是滋味。我非常理解這些家長的動機,因為孟母三遷的故事是華人的傳統榜樣。但是,為了讓孩子上好學區而早出晚歸,這就意味着與孩子的接觸少了,對於學校給孩子教什麼,無從知曉。這裏面當然也有很多家長不懂英語的因素在。而中小學階段正是培養子女世界觀的窗口期。從這個意義上說,華人家長們把培養子女世界觀的任務白白讓給了學校,而有些人生課程學校是不會教的。尤其是在美國的公立學校,甚至連私立學校,都已經被左派的意識形態所佔據的今天,這種把子女教育託付給學校的做法,自然是在不知不覺間為左派培養共產主義接班人。

相比之下,本人見到的白人同事,尤其是保守派的白人,寧可賺少幾個錢,取消下午的會議,也要到子女參加的體育比賽或者童軍活動給自己的子女打氣。這樣的家長,我還真的沒有在華人中間見到幾個。雖然華人號稱在文化上重視家庭和教育,但顯然多是流於形式,只看重成績單上的分數而沒有在根本上與子女多交流思想。

說到這裏其實我是想提醒現在為人父母的美國華人家長,「好學區——好大學——好工作」這一在華人圈奉為經典的階層上升路線,在美國社會普遍被左派「批判性種族理論」荼毒的今天,其實已經越走越窄。當然我也不是說應該把孩子留在教學質量差的校區。而是應該在重視課堂教育的同時,更多重視子女在人格和世界觀上面的培養,尤其是不能再放任學校任意給孩子灌輸顛倒黑白的謬誤了。

本刊評論:

「孟母三遷」,「好學區——好大學——好工作」這是傳統的、經典的華人上升通道,本來是無可厚非的,也是歷史和我們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證明行之有效的。

然而這裏有一個保證學生健康成長的默認條件,那就是學校教給學生的是合乎真理的價值觀,而不是「政治正確」的洗腦。

高等學府一向是左翼思想的發源地,也是左翼勢力最集中的地方,只是因為受美國基督教傳統的對於不良思想的糾正作用,以前各級教育機構的左翼思想才不致於對學生的造成實質的傷害。然而最近的20年來,美國越來越多的基督教會背離了聖經的原則,片面強調神「愛」的性情,而故意不談神的「公義」、「聖潔」、「良善」的特質,以致神的公義無法在公共廣場得以彰顯,基督教對於青年學生思想的糾偏功能消失殆盡。

另一方面,按照美國的傳統,公立學校是政府用納稅人的錢開辦,社區納稅人推選代表組成校董會管理學校,因此公立學校的世界觀教育是由社區家長們掌控的。然而現在,由於極左教師工會的力量空前強大,他們幾乎控制了校董會的人選,社區家長几乎已經完全被排除在學校的一切決策之外。所以公立學校和左翼控制的大學就成了左翼思想的洗腦機器。

如果我們不介入對孩子世界觀的教育,孩子們變成極端的共產主義者豈不是非常自然的嗎?

原文連結:http://nacr.info/WordPress/index.php/2021/04/21/chinese-american-parents-you-are-unknowingly-raising-the-successors-of-communism/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北美保守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3/1584354.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