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彎道超車」後 中共變臉圍攻特斯拉

2021年特斯拉在中國遭遇當局抨擊,對其前景各方看法不一。

今年以來電動車龍頭特斯拉(Tesla)在中國遭遇寒流,不但突然面臨中共官方、黨媒和行業內外的如潮惡評,同時還遭軍方和國企禁用,與3年前受到的熱烈歡迎形成了鮮明對比。這些動向泄露出習近平計劃在包括氣候變化在內的國際事務上建立中共主導的秩序,而特斯拉似乎成為習實現野心的祭品。

透視中共新能源戰略佈局——彎道超車

2020年10月20日,中共國務院出爐《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官方連結),公開宣告要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積極參與國際規則和標準制定」。

新能源汽車(NEV)目前主要由插電式混合動力車(PHEV)、純電動汽車(BEV)和少量的氫燃料電池汽車組成,其中純電動汽車是主流。

今年3月中共正式出台《十四五規劃綱要》,將新能源、新能源汽車等列為戰略性新興產業,並加強新能源等領域的軍民融合發展。

上海黨媒「界面官方財經號」今年3月的一篇評論(連結)透露了,習近平在新能源,尤其是「2060碳中和」目標背後隱藏的圖謀。

該文認為,習近平去年提出的2060年實現碳中和,給清潔能源等新能源產業提供了發展機遇;中共可以在「生產-傳輸-利用」能源三角中的「利用」環節上實現彎道超車,簡單點說,就是通過發展新能源汽車,來帶動儲能(新能源電池)行業的高速發展。

該文稱,中國新能源汽車業的崛起離不開政府的大規模補貼;對中共而言,「這是一場比半導體更重要的軍備競賽」。

事實上,中共這些政策和規劃是在貫徹習近平多年來的主張——「彎道超車」。

早在2014年,習近平在上海汽車集團考察時強調,「發展新能源汽車是我國從汽車大國邁向汽車強國的必由之路」。

2016年4月,習近平指示說,「必須突破核心技術這個難題,爭取在某些領域、某些方面實現『彎道超車』」。

去年7月習近平在吉林考察時重申,「要搶抓機遇,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實現彎道超車」。

美國之音在去年12月28日的報導(原文)中引述多位專家話語稱,中共試圖在電動汽車上趕超歐美日傳統汽車強國,為此對中國電動汽車行業投入巨額補貼,並涉嫌竊取技術。

去年2月美國反間諜與安全中心(NCSC)總監伊萬尼納(William Evanina)公開表示,竊取美國飛機技術和電動汽車技術是中共諜報工作的兩項重點。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分析說,「習近平宣揚彎道超車,本身就帶有投機的色彩,暗含不擇手段的寓意,不然為何不說直道超車。」

圍攻特斯拉:特斯拉在中國的起伏

特斯拉在中國的變遷,濃縮和折射了外企在中共治下的興衰起伏。

2018年5月,特斯拉在上海開設了超級工廠,不但成為中國第一家外商獨資設立的汽車公司,還獲得上海當局的免費地皮與低息貸款等諸多優惠。

2019年12月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出產首批特斯拉Model3。當年由於中共開始下調補貼,2019年下半年中國新能源汽車銷量連續下跌;而特斯拉的出現填補了市場空白。

2020年前11個月,特斯拉中國產Model3共售出11.4萬輛,遠超國內競爭對手。

特斯拉在中國的成功,直接帶飛了中國的純電動車行業。追隨特斯拉在美國上市的蔚來、小鵬和理想汽車去年銷量都創下歷史新高,股價也都隨之大漲。

然而,在當今中國大陸,電動車的競爭其實異常激烈。

中國自媒體「政事堂」將中國電動車行業分為走「右翼路線」的3家央企(一汽、東風、長安),3家國企(上汽、廣汽、北汽),3家德企(寶馬、奔馳、大眾)和恆大;以及走「左翼路線」的4家新勢力(比亞迪、蔚來、理想、小鵬),2家轉型民企(吉利、長城)和2家國際巨頭(特斯拉、蘋果)。

這其中,代表高端智能純電動車的特斯拉,正面臨越來越多對手的狙擊。

去年11月,上汽集團宣佈與上海浦東新區政府和阿里巴巴集團合作,打造高端智能純電汽車品牌「智己汽車」。12月,東風汽車旗下高端電動車品牌「嵐圖」SUV開始接受預定。長城汽車也計劃打造一個全新品牌「沙龍」汽車。

不僅如此,小米手機也於今年3月30日宣佈正式進軍智能電動汽車行業。4月廣汽集團宣佈和華為共同研發L4級自動駕駛汽車。就連房地產商恆大也從去年起開始融資造車。

不過,據財新網特稿《圍攻特斯拉》 ,目前國產純電動車唯一能在銷量上與特斯拉抗衡的,只有五菱宏光MINI EV;但後者是低端車型,售價僅為特斯拉Model3的十分之一。

該文引述瑞銀證券報告稱,在傳統燃油車時代,中國品牌汽車僅佔全球約十分之一的份額,在中國以外幾乎沒有影響力。電動車時代則不同。瑞銀報告對中國、美國、歐洲等國的電動汽車領域進行評分,認為中國得分已超過美國,位居第一。

財新網報導另一篇報導《誰主汽車前路》 也指出,特斯拉為新能源汽車業注入活力,開創了良性的商業循環;同時中共當局也大力支持新能源汽車,寄望「換道超車」。

該文還提到,華為遭到美國晶片禁令制裁後,正在竭力打造汽車業務能力;目前華為在與北汽和長安汽車合作,提供智能汽車解決方案。財新報導稱,蘋果、華為、小米等手機廠商覬覦電動汽車的「風口」,推動汽車向智能化發展。

該文引述瑞銀估測稱,2030年中國或會出現數家全球領先的汽車和產業鏈公司,佔據全球近半的電動車市場。事實上,目前中國企業已經在電動車電池上躋身第一梯隊,瑞銀數據顯示中企佔據全球汽車電池市場約60%份額。

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特斯拉雖然也享受中共的優惠和補貼,打開了中國市場,但中共的支持顯然更傾向於中企。而特斯拉在中國成為電動車標杆,引入了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經驗,結果是陷入孤軍奮戰,被眾多中共支持的競爭對手模仿、圍攻,然後一步步追趕。」

章家敦:中共不會「放他一馬」

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Elon Musk)或許沒想到,自己進軍中國市場短短一年多,就迎來中共的變臉。

2021年3月部隊家屬院禁停特斯拉的通知照片在互聯網上流傳(網絡圖片)

今年3月起,一張解放軍部隊家屬院禁停特斯拉的通知照片在中國互聯網上流傳。

更早前,2月中旬,特斯拉中國分公司高管被中共五部門「約談」,被要求「嚴格遵守中國法律法規」。

2021年3月央視視頻連線採訪了剛剛參與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21年會討論的特斯拉CEO馬斯克。(中共央視視頻截圖)

為了回應中共軍方禁停特斯拉以及官方的翻臉,3月下旬馬斯克不但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會上極力澄清特斯拉不會從事間諜活動;而且在接受央視採訪時大力稱讚中共「十四五」規劃設定的碳排放目標。

然而,知名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博士告訴美國之音(連結),馬斯克對中共示好,可能不會換來「放他一馬」的結果。

章家敦認為,習近平要的是外國公司的資金和技術,「他要取代他們,取代馬斯克」。「從現在開始的5年或10年後,馬斯克將為中國(中共)毀掉了特斯拉後悔莫及。」

另外一名商業顧問張洵以臉書(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為例,扎克伯格曾一再討好中共,但最終未能敲開中國市場的大門。張洵也相信,中共不太可能放過特斯拉。

不過,中國大陸也有政經自媒體評論說,「特斯拉是一員猛將。我們不要,別人就會要。」

微信公眾號「三法司正道辦」4月19日發文稱,新能源是扭轉局面的時代風口,能夠「學到」特斯拉多少技術,要看它紮根多久;而且特斯拉後邊是美國的民主黨,加深利益關係,在美國就多了朋友、少了敵人。該文認為,特斯拉難免恃寵而驕,因此受到一些敲打,也是意料之中。

李林一則認為,外媒和大陸自媒體的分析可能都沒錯。「習近平看重新能源汽車,是想在新能源、氣候變化這些國際事務上挑戰美國,主導國際秩序。因此,從長遠看中共是要取代馬斯克、取代美國。」「但目前,習近平需要特斯拉的技術和經驗,來實現中共的野心。」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龍騰雲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21/1583615.html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