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漫天雪:拜登恐已確診 燈塔早已熄滅

作者:

拜登上台三個月,主要為政舉措和「宏偉藍圖」如下:

1、叫停美加輸油管道建設。主要原因是環保和溫室氣體排放。因為環保組織說,輸入這些石油,不會給美國帶來好處和就業增加,卻相當於增加了3700萬輛汽車。

2、重返巴黎氣候協定。

3、轟炸敘利亞境內伊朗支持的某個民兵組織,並調兵前往敘利亞。官方聲稱,這是針對駐伊拉克美軍遭火箭彈襲擊作出的回應,行動獲得了拜登批准。

4、1.9萬億美元新冠疫情紓困計劃。為每周失業救濟金增加300美元,將失業救濟範圍時間延長至9月6日。符合條件的個人可獲得1400美元現金補助;預計85%的美國家庭將拿到補助,一個四口之家可以拿到5600美元。

5、加稅計劃。聯邦企業所得稅從21%增長到28%,企業海外利潤最低稅率從10.5%提升到21%。企圖設定全球最低企業所得稅稅率,希望首先在20國集團達成協議,實現「更公平地徵稅」。

6、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成立跨黨派委員會,對最高法院的建制進行為期180天的研究,研究是否增加法官席位或為法官設定任期限制等爭議性議題。

7、控槍計劃。制止「幽靈槍」擴散;加強手槍「穩定支架」管制;擴大「紅旗法案」管控範圍和標準,阻止有自殺傾向或可能對他人構成危險的人獲得槍支。

8、2.3萬億美元基建計劃。主要包括:基礎設施修復、新能源和電動汽車開發、老年人和殘疾人護理、飲用水設施、寬帶接入和電網升級、200萬套「可負擔住房」、振興製造業、研發和就業培訓等。

9、大幅度增加政府支出預算和赤字。2022財年聯邦政府可支配支出預算方案總額超過1.5萬億美元,較上一財政年度增加1180億美元。2021財年上半年預算赤字升至歷史同期最高,為1.706萬億美元,是此前紀錄的兩倍。

上述舉措,有的已經實施,有的是他的計劃,在參眾兩院都被民主黨控制的情況下,通過的幾率很大。這些計劃,讓羅斯福「新政」和林登·約翰遜的「偉大社會」都相形見絀。

川普執政四年,雖然也槽點滿滿,但是還有些微亮點。拜登這三個月,則每一道題做的都是錯的。多年以後,這些他眼裏的偉大計劃,將作為他的罪狀被歷史所記錄。其所作所為,用一句中國成語概括再恰當不過——倒行逆施!

閒話少說,就上述為政舉措作以簡評。

1、美加輸油管線建設和重返巴黎氣候協定,這兩個事是關聯的,都是環保議題。這是民主黨的老調子。奧巴馬政府曾在2012-2015年短暫同意過這個項目,後來迫於環保組織的壓力叫停了這個項目,川普任內又重新啟動了這個項目,到拜登手裏又叫停。

這個事沒那麼複雜,不要被他們冠冕堂皇的話術遮蔽雙眼。其實就是所謂的綠色新政、清潔能源——政府產業扶持項目與傳統競爭性行業的角力罷了。民主黨對新能源的巨額補貼培養了一大批利益集團,和「綠色環保組織」暗通款曲,對政府施壓。現在民主黨上台,他們額手相慶,利益同盟更加穩固。如果讓傳統能源進來,這些所謂的新能源根本競爭不過,他們就是要靠政府補貼過日子。這實際上也揭開了所謂新能源的真面目——這是一幫靠納稅人的補貼過日子的剝削者、寄生蟲;一個靠補貼才能生存的能源,不是新能源。

「綠色環保組織」、瑞典「環保少女」格雷塔說的話,都從反方面去理解,大致就沒錯。因為這是一家以環保為名侵犯他人財產權的組織,一個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到所有人頭上的組織,一個熱愛地球、熱愛生物、熱愛冰川,唯獨不熱愛人類的組織。

一國政府,朝令夕改,沒有契約精神,還想着要產業回到國內,屬於白日做夢!

2、轟炸敘利亞,不過是給軍火商納投名狀。民主黨愛打仗、愛發鈔、愛強制,軍火商最喜歡這種政黨,他們在選舉中是支持了拜登的。所以,炸一下敘利亞,既是對軍火商的投桃報李,又為新發的巨額鈔票尋找一個去處。再說了,還能「去庫存」,敘利亞那地方已經成馬蜂窩了,也不差美國那7枚導彈。

藉口總是很好找的,戰爭動員的手段和正當化的說辭,美國政府更是手到擒來。

戰爭是國家的興盛,從來不是人民的福音,包括交戰雙方人民。敘利亞人死去了,美國人則不論是否同意,都得用自己繳納的稅金去支持拜登殺人。

3、疫情紓困補貼,已經寫過很多了。記住一句話:福利制度是合法的搶劫,任何補貼政策都是資源配置的扭曲。政府能發多少福利,就能製造多少失業。它打擊生產和資本積累,使整個社會生產力倒退,人們依靠福利生活,最終導致貧窮。劫掠他人財富心安理得,個個追求權力青睞,為自己分一杯羹,這就是道德潰敗。福利越多,就是往公有制的方向前進一步,一個社會倒退就越快。

美國著名黑人經濟學家托馬斯·索維爾說過一句話:「我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保護自己的財富會被成為貪婪,而拿走他人的財富卻不是」。

正確的疫情恢復措施是減稅減費、減少各類管制。用徵稅和信用擴張來發補貼,純粹是火上澆油,把經濟往死里整。

4、增加稅收,減少資本積累,必然影響最終產出,導致普遍貧窮。稅收越多,公有制的程度就越高,就是把民間可用於生產的財富拿來用於聯邦政府揮霍。花這些稅收的過程,又從社會中抽走了一部分稀缺資源,必然使人們更為重要的需求無法滿足。

對企業海外利潤課徵重稅,就是在阻止勞動力自由流動的基礎上,繼續阻止資本的自由流動,它會使資本積累更少,比較優勢難以發揮,產出下降,降低所有人福利水平。在國內投資稅收太高,才到國外投資賺取利潤,現在國外利潤也要課徵重稅,那就哪兒都別投資了,一起受窮唄。

企圖統一20國集團企業所得稅,就是在說:我搶得多,你們這些國家也要和我一樣多,少了就是不公平。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5、最高法院「摻沙子」,讓人想到無恥的F·D·羅斯福。因為現在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比例是6:3(也只是名義上而已),所以就要安插自己人進去。如果這個比例顛倒,他才不會動這個壞心思。

不過也好,它讓人再一次認清美國「三權分立」的真實面目。行政權力的無限膨脹,讓最高法院成為橡皮圖章和黨派利益的逐鹿場;最高法院本身也不是人們想像中那樣客觀中立,他們同樣是觀念的產物,在民意面前步步退縮,毫無招架之力。最關鍵的是,司法是壟斷的,最高法院,同樣是美國的最高法院,是美國「政府」的組成部分,不是嗎?

許多人對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充滿崇敬,寄予厚望,認為他們保持獨立、終身任職、客觀中立,我過去也是。但是看看美國最高法院的歷史、看看美國政府權力擴張的過程,再看看最高法院在斯科特案、黑白強制混校、隔離但平等、同性戀合法化等案件中的表現,就會知道,他們也不過是觀念的巨浪中的一片樹葉,看似頑強,也不過是外強中乾,只有隨波逐流。

再說,把社會正義的期望寄托在9個甚至5個老頭身上,本來就顯得挺幼稚和不切實際的。

6、控槍計劃,更多的是像征意義,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場,與共和黨、自由黨劃清界限。但是它表達了當今民主黨人強烈的對人民和社會生活的管控傾向。管制曾經熱愛自由、桀驁不馴、橫槍躍馬的美國人最徹底的辦法,就是解除他們的武裝,讓其喪失自衛的權利,將暴力牢牢地掌控在聯邦政府手中。

槍支並不只是防衛這一功能,它實際上表明了人民的主權。就像托馬斯·傑斐遜說的那樣:「當一切制衡機制不保,權利喪失的時候,我們還有最後一條路:拿起武器,反抗暴政」!

所以,控槍計劃,就是聯邦政府對人民的宣戰!

7、2.3萬億美元基建計劃,又是夾雜了一大堆補貼、產業政策、福利政策的「豬肉桶」計劃。它讓人想起羅斯福新政期間以安排就業、投資拉動的「工賑計劃」。

就業不是這麼增加的。就像米爾頓·弗里德曼說:「你要想增加就業,為什麼不用勺子挖運河呢」?就業必須靠資本積累,有更多的企業來僱傭勞動力才行。把大家的儲蓄拿走,聯邦政府到處亂撒,恰恰是消耗資本,與增加就業的目的背道而馳。

基建也不是聯邦政府能搞的。資源是稀缺的,這是任何經濟行為必須面對的首要事實。聯邦政府的巨額投資,必然從社會中抽走資源,使人們的迫切需求無法滿足。投資計劃永遠應當由私營企業主導,他們有精確的經濟計算,有慎重的判斷和權衡,有利潤機制的激勵,接受消費者的評判,才能使資源得到最優的配置。事實上,只有用自己的錢去投資,才叫投資;聯邦政府拿別人的錢去投資,那不叫投資,那是掌權者的消費。

聯邦政府的投資,就是浪費、低效、腐敗的代名詞。從來沒有任何私營企業會說:我們不惜一切代價……但聯邦政府經常這樣說。它實際上就像秦始皇在向人民宣佈:我要用你們的錢給我修陵墓了!

沒有真實的儲蓄做支撐,用舉債和擴張信貸的方式搞基建,是經濟危機的根源,會將一個國家拖入破產的邊緣,使人民墜入貧窮的深淵。

我們甚至可以退一步:政府主導搞基建,完善基礎設施和物流等配套,作為招商引資的一種手段,實現外商投資的增多。但這仍然是表面原因。一個地方光有完善的基礎設施,能把投資吸引過來嗎?不能。能夠吸引投資的是營商環境。說白了就是較少的管制、較低的稅負,企業有更多的經營自主權,只有這樣,企業才能前來投資,這部分投資轉化為更大的產出,抵消政府投資帶來的資源配置錯誤的負面效應,於是經濟實現了正增長,人的生活水平提高。如果沒有好的營商環境,政府主導的再多的基礎設施建設,也無法吸引來投資。

記住:是較好的營商環境,吸引了更多很好的投資,使得經濟增長了,因此抵消了政府錯誤投資的影響,這才是事情的真相。

有了經濟發展帶來的更多的資本積累,於是才有可用的資源用於政府投資,而不是政府投資所以有了經濟發展。千萬不可錯置因果關係。

但是看看現在的美國,有這樣的營商環境嗎?黑白平權、女權運動、環保、社保、財產稅遺產稅、工會、最低企業所得稅、產業保護、高關稅貿易保護、知識產權、巨量印鈔通貨膨脹……真是惡行累累罄竹難書,這樣的營商環境,你修多少路架多少橋建多少基站,都是白搭!

除非,在美國設立「經濟特區」,像對待曹德旺先生一樣,有些地方可以不受美國變態的管制法律的約束,實行自由企業制度,才能有所改觀。好了,在加州、華盛頓州這些管制橫行的地方設一些「中租界」,實行「一國兩制」,是可以考慮的。

8、政府開支增加和巨額預算赤字,這是上述措施的必然結果。解決辦法就是讓美聯儲開動印鈔機瘋狂印鈔票,這就是通貨膨脹。

通脹就是合法印假鈔,就是一種秘而不宣的稅收,就是一種大規模盜竊;就是一次財富的轉移,較早拿到錢的人如銀行和軍火商受益,較晚拿到錢的人如工薪階層、靠養老金生活的人、領固定收入的人受損;就是一次國有化的進程。同時,是引發經濟危機的罪魁禍首。

通脹讓人們對未來喪失信心,變得目光短淺,消極情緒蔓延;使那些靠近權力的人進一步掠奪無權無勢的人。所以,通脹傷害人的心靈,摧毀社會道德,貽害無窮。

拜登這一系列倒行逆施的政策措施,真的像一套「組合拳」。如果說美國這個「燈塔」本來就已經黯淡無光,他就是那個讓它徹底熄滅的人;如果說美國這個病人本來就已經奄奄一息,他就是那個拔掉氧氣管的人。這種搞法,讓人懷疑,他可能跟美國人有仇。

這是一個對經濟一無所知的人,從來不知道手段與目的之間的因果關係。犯這種錯誤的人一般有兩種:第一,精神病患者。精神病患者並不是不行動,而是說,他對因果關係的認識和常人不同。例如他會從一個角落地突然竄出來大吼一聲,把人嚇個半死,但是在他看來,那是對你表達喜愛。正常人不會這樣表達喜愛,所以他是個精神病。

第二,知識欠缺導致的邏輯思維混亂。一種是自己永遠不學習,是達克定律中描述的無知無畏者。一種是過去學過但是忘得一乾二淨死活回想不起來。它的學術名稱叫阿爾茲海默症,俗稱老年痴呆。

川普執政的時候,為拜登取了個綽號「瞌睡蟲喬」,看來是實至名歸。「一個人的名字可能取錯,但綽號是不會錯的」。以「經濟學醫生」的觀點看,他已被確診為老年痴呆加精神病患者。

這是戲謔之語。實際上現在誰也不敢說他是「瞌睡蟲喬」了,他就是一個「干預狂魔」,一個民主黨意識形態和政策舉措的忠實代言人。說他患病,已經是出於最大的善意,他實際上就是美國政客中壞人的典型代表。

中國崇美的人很多,反美的人也很多。崇和反,不是不可以,但是首先要搞清楚,崇什麼?反什麼?

有些人盲目崇拜,說美國有自我修復和糾錯機制。過去我也這樣認為,現在知道這種認識多麼膚淺和缺乏歷史意識。美國已建國245年,如果稍微客觀一點,去讀讀美國憲法以及它的建國先賢的自由理想,就會知道,245年的歷史,就是自由不斷被蠶食、憲法被一步步被違背的過程。修復和糾錯,倒也不是說沒有,但總的趨勢是,車子已經越來越爛,修修補補一下,不倒就一直往前推,反正我也最多就這四年或者八年,最好不好在我手裏散架就行了。再說了,「長遠看來,我們都死了」!

所以,要學,就學1920年代以前的美國,除了邪惡的南北戰爭和美聯儲,那時的美國總體算得上一個自由的燈塔。千萬別學現在的美國、20世紀以後的美國,它已被福利政策——歸根結底是聯邦政府的權力擴張,折磨得面目全非,已經是一個熄滅的燈塔。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觀念的後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7/1582080.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