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齊亮: 100塊都不給

作者:

1997年,那是一個春天。

美國眾議院決定授予特蕾莎修女一塊金牌,表彰她為慈善事業做出的巨大貢獻。

有一位議員站出來反對,這個議員就是美國著名的奧派經濟學家、政治家羅恩·保羅。保羅認為特蕾莎修女的人格和事業固然偉大,但眾議院不應該拿美國納稅人的錢來表彰她。

獎勵她的那塊金牌,要花費3萬美元。

保羅提出了一個替代方案,那就是由他帶頭,每人捐100美元,來支付這塊金牌的費用。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只要在場每個議員都捐出100塊,購買這塊金牌,綽綽有餘。

結果,在所有懇請他支持花納稅人的錢來表彰特蕾莎修女的議員中,願意掏出這一百塊的,人數為零。

「沒有一個人樂意捐獻他們自己的錢,展示他們所謂的信念和慷慨。」

羅恩·保羅總結說:「當然,拿着別人的錢,對他人慷慨大方是很容易做到的。」(-1)

類似的事情,1999年又發生了一次。這次是政府要授予羅莎·帕克斯金牌。就是那個1955年在公交車上拒絕給白人讓座而引起軒然大波的著名黑人民權運動家。

一年後,2000年春天,羅恩·保羅再次站出來反對眾議院授予里根總統和夫人金質獎章。

他再次呼籲議員們眾籌來購買獎章,結果,那些支持花費納稅人的錢來頒獎的議員中,再次無一人相應。

在眾議院,羅恩·保羅把他1997年的發言稿,又講了一遍。只是換了幾個名字。

昨晚去電影院看了《我的姐姐》。

女孩的父母在車禍中喪生,她準備把年幼的弟弟送給別人家寄養。

結果,一幫親戚長輩,大義凜然的批評她怎麼能這麼想,怎麼能置自己的親弟弟於不顧。憤怒的長輩衝過來準備扇她耳光,「善良」的姑媽暗中使壞,告訴寄養家庭弟弟有暴力傾向,讓寄養的事情黃掉。

網上甚至還出現了譴責女孩「賣弟弟」的視頻。鍵盤俠們,義憤填膺。

好像人人都是傳統倫理道德的守護神。

但是,一幫親戚,有哪一個願意收養還在讀幼兒園的弟弟嗎?沒有;一幫鍵盤俠,有一個人願意來幫助這一對無助的姐弟嗎?沒有。

道德,用來表演的時候是容易的,用來承擔的時候是艱難的。表演者趨之若鶩,承擔者寥寥無幾。

自古以來,人性是普遍的,也是不變的。不管是在美國的眾議院裏,還是在《我和姐姐》的電影時空裏。

那些喜歡慷他人之慨者,骨子裏往往極度吝嗇冷漠;那些喜歡用高道德標準來苛責他人者,對自己大抵極度放縱要求極低。

鄭淵潔在童話里說:「吝嗇的真實含義不是捨不得花自己的錢,而是捨得花別人的錢。」(-2)

拔一毛以利天下,不為也;但是拔別人的毛,抽別人的血,犧牲別人的未來,來滿足自己的道德情懷,很多人就爭先恐後。

這就是所謂的人渣。人渣不仁,以別人為成本,以別人為代價。

願我們永遠也不要成為這樣的人。

願我們永遠記得:所有你想要的,都請自己給自己。

註:

1-羅恩·保羅《繁榮基石》

2-鄭淵潔《鄭淵潔童話全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齊亮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7/1582038.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