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五毛」已經out 中國現靠兩千多萬的「網絡志願者」

作者:

中國的「網絡志願者」

提到中國網軍,不少人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無處不在的「五毛」。從刷屏到人身攻擊,他們看似深諳中共的宣傳目標。不過,美國喬治城大學安全與新興技術中心(CSET)的研究員費瑞安(Ryan Fedasiuk)日前發文說,除了專業網絡評論員,中共還依賴着一個由兩千多萬人組成的「青年網軍」,展開多方位輿論戰。本台記者家傲周三專訪了費瑞安,請他介紹他所知道的中國網軍。

記者:當您談到網絡評論員時,我認為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五毛黨」。在您看來,「五毛黨」這個詞能夠充分概括這些網軍的身份嗎?

費瑞安:我覺得「五毛黨」這個詞有點過時了,它可能用在早期的時候更貼切一些,當時各級黨委嘗試僱傭一些網絡評論員,並組建這樣的小團隊,直接指導他們的工作。但最近幾年,隨着這套體系逐漸擴大,特別是在中國教育部和共青團中央2015年聯合發佈指導文件後,中共不但僱傭評論員,也開始依賴大量的志願者。

記者:在這篇發表在華盛頓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網站的文章中,您提到中國除了有兩百萬受僱的評論員之外,還有超過兩千萬網絡文明志願者。您能介紹一下這些志願者的身份嗎?

費瑞安:很多網絡文明志願者都是大學生,因為團中央和教育部2015年聯合發佈的這份指導文件要求包括香港在內的全國各地的大學黨支部組建評論員團隊,以便開展網絡文明志願者工作。

他們大多都很年輕。如果你查看一些大學黨支部發佈的志願者名單,他們平均只有十九歲。這些人被要求兼職在網上發佈富有攻擊性的帖子,以「淨化」網絡空間。

中國山東的「網絡文明志願者」組織結構示意圖((Source: Adapted from Qingdao CYL,2015)

記者:您在文中用了「志願者」這個詞,但您同時也提到他們是在政府設立了網絡文明志願者的地方配額之後才出現的。您覺得他們到底是自願、還是被迫加入的呢?

費瑞安:我認為「被自願」要更貼切地描述了他們的工作性質。團中央和教育部設定了具體目標,表示這些學校必須招募一定數量的志願者。因此,儘管他們被稱作「志願者」,但各所大學的團委需要招到足夠的人。

記者:成為一名網絡文明志願者能夠獲得哪些好處呢?

費瑞安:我想反問:成為一名共青團員有什麼好處呢?很多志願者都希望有朝一日在黨政機關或相關國企工作,參與這些活動讓他們的簡歷看上去更光鮮。這些大學的團委有一套評分系統,可以評估這些志願者發佈的帖子數,並給他們的表現打分。

記者:您能否簡單介紹下這些志願者的日常工作呢?

費瑞安:這些網軍需要點讚、轉發和評論微博、博客、論壇等網站的內容,有效引導網絡輿論風向。中央網信辦僱傭的評論員還需要刪除「不良信息」,或主動抵抗、反駁網絡謠言,壓制「不良信息」,傳播對中共有利的內容。

記者:儘管中國網軍的規模非常龐大,您為什麼還是認為中共在影響涉及中國的國際輿論方面並不成功呢?

費瑞安:我在文中談到,中國網民受中共宣傳工作的影響最大。在許多案例中,一些網軍成員鼓勵網絡公司關閉與他們意見不合的網民的賬號。但對於推特、臉書和油管等平台來說,中國政府及其宣傳機器還沒能對海外網民造成重大影響。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的虐待、在南海犯下的侵略性行為,讓國際社會意識到了北京當局的真實意圖和能力,我認為不管網軍做多少工作,都無法改變這樣的看法。

記者:在您看來,我們為什麼要關注這些志願者所做的事?

費瑞安:我認為中國網軍近期在海外更加密集的活動只是剛剛開始。這些人對H&M、優衣庫等外國企業、以及對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許秀中這樣的外國研究員的攻擊,只是他們開的第一槍。中共正在更多的地方與外國人展開輿論戰,以切實改善涉及中國的國際輿論。

記者:感謝您接受我的採訪。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5/1581276.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