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久違好文】沉雁:花季,從神光照耀心靈開始

作者:
在72年前,那些被胡適苦口婆心也請不走的名人大家們,譬如老舍、傅雷、梁思成和林徽因等等,你不能說他們個個都沒有良知,更不能說他們哪一個不聰明,無論如何,他們中的每一個都充分滿足"良知+聰明"。但為什麼他們就不走呢?這該如何解釋?唯一的解釋就是,覺醒,是上天的恩典。陽光打在每一個人的臉上,但只有神光才會照進極少數人的心裏。這個極少數人就是有幸被揀選的人。

我最近不知被連續滅了多少篇,都懶得去計數了,尤其這幾天,差不多剛發出來一會兒就滅了,要說不懊惱、不煩躁、不沮喪,騙鬼都不信。

這狀況就像什麼呢?就像半夜鬼附身一般,想掙扎卻動彈不得,想呼叫卻張不開嘴,想放棄抵抗卻又萬般不舍。

不舍?

時局如此艱難,退一步茫茫無措,進一步萬丈深淵,寫時評有那麼扣人心弦麼?

林語堂說:"文章乃案頭之山水,山水乃地上之文章。"

我相信,大多數朋友都是喜歡旅遊的,路上所見奇峰異景、險澗急灘、神草靈木,無不讓人駐足而立流連忘返。然而,如果你恰好遇到了黑導遊、黑旅館、黑景區,再美的山水也會讓你一臉沮喪悻悻而歸。

最美的風景是人,這話一點不假。

寫文章也一樣,寫作不是唱獨角戲,寫作不是自言自語,寫作是一場與萬千讀友的無聲對話。每一個讀者讀到一篇文章,就像翻閱案頭之山水,讀的是文字,觸摸的是心靈,相守的是知音。就這樣,我和我的讀者朋友們,因為文字相遇,就相互構建了一道高山流水的風景。

你是我的風景,我在景中行。從北陲的莫河邊到南方的好望角,從學養深厚的名校教授到腳手架上的農民工,從德高望重的耄耋長者到朝九晚五的同齡人,漫步於這些不同地域、不同階層、不同年份的讀者風景中,每一顆光亮的靈魂就像花兒綻放一般,千姿百態,一一令我賞心悅目,感之不盡。

無論是時評的作者還是讀者,心照不宣,理當是一群覺醒的成年人構建的風景。沒有相當的年齡、相當的閱歷和相當的痛苦沉澱,不但寫不出來時評,其實讀起來也是索然無味。

三年前當我加進好幾個研究生讀友時,我還是十分震驚。兩年前當我加進好幾個大學生讀友時,我不但震驚,簡直有點不敢相信。即便是現在,我都很難理解正在讀書的研究生或大學生會喜歡讀我寫的文章。我自認為我的覺醒年齡明顯遠遠早於同齡人,怎麼還會有比我覺醒更早的人呢?

然而,我的不敢相信在兩天前又一次被刷新。

是的,你們沒看錯,她說她是一個高中生。

當我發出疑問時,她迅速截圖了他每次搶在我文章被滅前的截屏,說明追我文章已經很久了。

我依然懷疑,就翻開她的朋友圈瀏覽了一下,果然是在讀高三。

我目瞪口呆。

除了震驚和不敢相信外,我心裏好像還涌流着一股酸酸的味道。這酸味,明顯是嫉妒的濃度遠高於羨慕。

有花季少年來追我的文章,這美不勝收的風景理當令我喜不自禁。我怎麼還會有嫉妒呢?這就是我今天文章要說的一個主題。

讀高三,應該十七八歲的樣子。各位看官也許還記得,我去年在五四青年節寫了一篇流量過200萬的爆款:《大多數死在了18歲,你還過屁的青年節》。僅憑這題目就隱隱流露出,我不但痛心疾首,似乎也有點幸災樂禍。

我居然遇到了一個18歲的活口,我突然在這個高中生面前沒了幸災樂禍的優越感,酸酸的味道驟然而起。

是的,大多數死在了18歲。在一個從幼兒園就開啟辣手摧花模式的教育環境裏,哪還有什麼花季少年和花季少女?絕大多數還不到高中畢業基本就被虐成了木偶機械人一樣的殘花敗柳。而她,不但還活着,從她心急火燎索要我被滅的文章看,她已經活成了令我難以置信的一枝獨秀。

難以置信?

四年來我收到讀友們對我文章不少的美譽,其中尤以"視角獨特"和"思想深刻"頻次最多。這裏我也就不再謙虛了。同樣是林語堂說:"一個人所能接受的思想深度恰好就是她的覺醒程度"。無論如何,我都難以想像,一個十七八歲的高三學生有這樣的覺醒程度。這就是我的難以置信。

她怎麼會有這樣的覺醒?誰給她的啟蒙?

胡適這位集偉大的文學家、偉大的思想家和偉大的教育家於一身的文化啟蒙大師,他連自己的親生兒子胡思杜都啟蒙不了。這是一樁有力印證"啟蒙就是偽命題"的鐵案。

難道是這位高中生比她的同齡人更聰明更有良知?

在很長時間裏,我也接受"覺醒=良知+聰明"的模型。但以下事實又讓我否認了這個覺醒模型的實際存在。

在72年前,那些被胡適苦口婆心也請不走的名人大家們,譬如老舍、傅雷、梁思成林徽因等等,你不能說他們個個都沒有良知,更不能說他們哪一個不聰明,無論如何,他們中的每一個都充分滿足"良知+聰明"。但為什麼他們就不走呢?這該如何解釋?

唯一的解釋就是,覺醒,是上天的恩典。陽光打在每一個人的臉上,但只有神光才會照進極少數人的心裏。這個極少數人就是有幸被揀選的人。

我是幸運的,我的讀友們都是幸運的,當然,最幸運的是這個高中生。她不但沒有凋零,從神光照耀她心靈開始,花季,就伴隨她一生。因為,神光照耀處,不再有黃昏。

講到這裏,中老年才覺醒的朋友們,是不是比我還泛酸?酸一會兒就可以了,雖然我們的花季來得更遲一些,但終歸來了,我們沒有被上帝拋棄,已經贏了這界的大多數。參見我在2019年11月所寫的《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永不覺醒》,收錄在我《雁過留聲》文集的第92篇。

哈弗大學胡佛研究所製作了一張幸福因子排名表,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覺醒。覺醒,花季,幸福,幸福得像花兒一樣。就這樣無縫對接了。

所謂花季,就是永不凋零的意思。

我相信這位高中生,不會211畢業後被忽悠去做踩曲女。

我相信這位高中生,不會去做走直線的會務倒茶女。

我相信這位高中生,不會出現在抵制美貨、抵制日貨、抵制歐貨的攢動人影中。

我相信這位高中生,這一生都不會做下面視頻中的瘋婆子。

我相信這位高中生,不會在人到中年後結成樹上的果子。

這就夠了,一個在18歲之前就已深度覺醒的美麗少年,她將遇到什麼樣的人,她將做什麼樣的事,她將怎樣安排她的人生,我們都不必擔心。神光照亮了她的心靈,更會照亮她的眼睛。

祝賀這位高中生,我們一起祝賀吧!她是撞入我們成人山水畫中的一支冰雪花,她是我們覺醒世界裏一抹最激勵人心的風景。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4/1580901.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