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何清漣:美中關係:一場不能忽視的會議

作者:
米高·斯賓塞則稱讚中國基礎設施建設更重要的是「功在日常」,比如投資機場、港口、鐵路等基礎設施,罔顧中國造成的基礎設施產能嚴重過剩,不得不向外推出原本是向全世界輸出過剩產能的「一帶一路」計劃這一事實,提出「在這方面,美國應該向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學習,更加重視公共部門投資」。

2021年3月20至22日,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線上線下同步舉行。

有關中美關係的走向,美國一直不肯放棄戰略模糊狀態,阿拉斯加會議受辱之後,國務卿布林肯雖然也發了一些狠話,但並未改變競爭關係這一定位;與此同時,拜登政府減少2.5%的軍費。假如以上所有信息還讓人不肯放棄美國將懲罰中國的幻想,那麼最近一場在北京召開的會議,美國前去參會的20餘位人士的顯赫政學雙棲身份及發言內容已經非常清楚地說明問題。

中國級別最高的經濟會議,美國去了哪些人?

根據中共官方發佈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21年會境外代表名單:機構與學者》,從克林頓時期開始形成、歷經小布殊奧巴馬時期主導了美國對華政策的擁抱熊貓派核心人物這次去了不少。

以下僅列舉知名度相當高的一些人物: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基辛格協會主席;美國前國務卿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H.Summers);哈佛大學教授、美國前財政部長羅伯特·魯賓(Robert Rubin);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名譽聯合主席、美國前財政部長米高·波斯金(Michael J.Boskin);史丹福大學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前主席彼得·曼德爾森(Peter Mandelson),歐倫斯(Stephen A.Orlins),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會長;美國國務院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前代理助理國務卿斯滕·維爾蒙德(Sten H.Vermund)等等。

全列出來讓讀者感到很Boring(乏味),概括一下比較容易理解北京的統戰工作做得有多成功: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前主席兩位及現任成員;哈佛大學、史丹福大學,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紐約大學的六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親民主黨智庫布魯金斯學會、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會長與前任會長、福特基金會會長、《經濟學人》主編等全部出場。

這些機構、這些人基本上成了近20多年美國對華關係的主導者。

這些人物出場還不是主要的,而是其中的一些重要人物說了什麼。

基本否定川普對華貿易戰[i]

2018年3月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美國擁抱熊貓派基本沉寂,這是第一次如此集中出現在中共官方的高層會議上,他們的發言從內容上看,基本是否定川普的對華政策。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埃德蒙·費爾普斯在會議上發言稱:「一些西方人抱怨中國的經常賬戶順差、抱怨中國工人搶了美國工人飯碗。這些表象背後的成因很複雜,是由市場因素決定自然形成的,並不是中國政府故意操控的。美中兩國之間的經貿關係是相互依存的,中國『佔美國便宜』這類的說法是講不通的,……如果把現在中國工人生產的中間產品轉移到美國去生產,由於美國工人的工資水平較高,生產成本將大幅提升,導致產品價格升高。很多產品在中國生產是因為中國生產效率高,這是市場自然選擇的結果,對各方都是有益的。」

熟悉這些年中美關係的人都知道,這還是在用「比較成本理論」在為中國叫屈,因為中美貿易戰開打的主要理由有兩條,一是美國對華巨大的貿易逆差(2017年為2,758億美元,2018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近4,200億美元,佔美國對外全部貿易逆差的67%以上;中國貿易順差90%以上來自美國),時任總統的川普說過好幾次:「我們在過去25年裏重建了中國。」

中國當時聽後很憤怒,《環球時報》發文質疑「美國重建了中國?對中國聽眾來說,這實在有些天方夜譚」。現在有美國大名鼎鼎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來幫中國說話,對北京來說十分解氣。

這位教授關於產品在中國生產是市場自然選擇(比較成本)的結果,這當然沒錯。但作為一位美國經濟學教授,他沒看到產業轉移給美國製造業帶來的後果:自2000-2010年間,美國失去了570萬個製造業就業崗位,使美國製造業的就業基礎減少了近三分之一。這些失業及其原因已經在大眾傳媒和學術界得到了充分的證明。鐵鏽地帶的失業、自殺率增高,當地製造業從業者陷入絕望之中,2016年,許多人放棄他們支持了三十多年的民主黨,轉而支持川普,這是美國政治版圖發生大位移的直接原因。

紐約大學教授、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米高·斯賓塞則稱讚「中國的『十四五』規劃在供給和需求方面做了很好的規劃,創新是其中的核心要素。過去十年,中國的創新能力令人印象深刻,毋庸置疑,中國是有能力做創新的」——這話,表面聽起來毫無問題,但如果了解近幾年美國針對性地打擊中國盜竊知識產權、逾百華人科學家(其中不少是中國千人計劃的參與者)這一情況,就不會如此簡單地看待這一說法。如前所述,川普發動中美貿易戰的原因是兩點,除了巨大的對華貿易逆差之外,就是中國大規模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

中國盜竊美國知識產權,就是因為創新能力不足,再加上創新成本太高,因此利用在美華人及科學家,利用他們的職務之便大量盜竊知識產權。

2019年美國301調查報告的重點就是技術轉讓和知識產權保護問題。在2019年11月20日發佈的301調查報告最終修訂版中,美國貿易代表審查了以下技術密集型行業數以百計的報告交易:1、航空;2、集成電路;3、信息技術;4、生物技術、5、工業機械;6、可再生能源;7、汽車。

得出結論:證據表明,中國政府的政策和措施對所研究的每個技術密集型行業的投資都產生了重大影響。在多層次的政府——中央,地區和地方——中國政府已經指導並促進了美國公司和這些行業資產的收購。

報告點了幾十家中國企業的名。清華大學、中國電信、晉華集成、南航都被點名,並按照國營、軍民混合、民營等分類歸置,相當詳細。清華大學並非企業,它之所以被點名,乃因中國引進海外科技英才的千人計劃中的人,不少就是清華特聘教授。

該報告重點提到的由中國國務院頒佈的《中國製造2025》,更是被美國直指為「中國在美偷盜知識產權的指南」。北京也很清楚,「美國最大的關切不是貿易赤字而是國家長期競爭力」,但決不肯承認許多盜竊知識產權的行為是在國家支持下進行的,只是悄悄地做了一些調整,比如中國國務院辦公廳於2019年12月發佈通知,稱自新通知印發之日起,此前發佈的含有《中國製造2025》提法的國辦發(2016)82號停止執行。

作為一位美國經濟學教授,至少應該關注一下這個報告所談的事實。但這些教授似乎反對川普政策已經到了罔顧事實的程度,凡川普主張的,就一定要反對。這種視國際主義(他國利益)比本國要高,也只有在將「讓美國偉大」視為錯誤的左派當道的美國才會出現。

提前向北京透露合作有望

這批穿梭於中美兩國政界的智庫要員與經濟學教授去北京還有一個目的,向北京提前釋放合作意願。

在去之前,拜登的第一個1.9萬億計劃已經出台,第二個2.3萬億的與擬在4月推出的2萬億計劃還未宣佈,中美合作因為阿拉斯加會談中中方代表的言行讓美方無法表示合作,如何釋放美方的好意?這種有官方背景的人士出場最為合適。

米高·斯賓塞則稱讚中國基礎設施建設更重要的是「功在日常」,比如投資機場、港口、鐵路等基礎設施,罔顧中國造成的基礎設施產能嚴重過剩,不得不向外推出原本是向全世界輸出過剩產能的「一帶一路」計劃這一事實,提出「在這方面,美國應該向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學習,更加重視公共部門投資」。

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前主席福爾曼(Jason Furman)則乾脆直接向中國宣佈好消息:「美國推出了巨大規模的財政刺激政策,這意味着人們將從中國、歐洲、日本購買商品」。[ii]

必須指出,上述會議在中國被大張旗鼓地宣傳,但美國主流媒體卻根本未予報道,其中緣由不難理解。

[i]《6位諾獎得主齊聚,說了啥?》搜狐網,2021-03-22。

[ii]《頂級經濟學家預言美國經濟:通脹擔憂與更大刺激方案?》,第一財經,2021-03-20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SB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3/1580426.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