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南昌暴動中共不敢言說的史實

作者:
在國民黨身處危急時刻,在意識到中共的巨大危害後,國民黨主席蔣介石在北伐成功後毅然在南京開始「清黨」。隨之,發現了共產國際和中共陰謀的汪精衛也在武漢「清黨」,大批中共黨員和激進份子被捕,幾百人被處死。這不是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又是什麼?然而,對於自己曾經的惡行,也就是惡報的原因,中共洗腦片不着一詞,目的當然是激起不明真相的中國人對國民黨蔣介石的仇恨,當然是為了彰顯中共的偉、光、正。

近一段時間,中共各大電視台、網絡平台紛紛播出百集洗腦微紀錄片《百鍊成鋼:中國共產黨的100年》,加上其他洗腦電影、宣傳,在大陸儼然又掀起了一個洗腦小高潮。這大概是正在死路上狂奔的中共,意圖在臨死前多拉上幾個陪葬者。因此,信了中共的宣傳,那就是害了自身。這也是筆者推出系列反洗腦文章,揭穿中共在微紀錄片中一個個欺世謊言的原因。

在洗腦微紀錄片第十集《南昌城頭的槍聲》開篇,就拋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毛澤東為何要在中共軍旗上加上「八一」二字?而這與中共在1927年8月1日發動的南昌暴動有關。不過,洗腦片雖然講述了南昌暴動的起因、經過,但還是有一些歷史真相中共不敢言說。這些不敢言說的史實和真相包括:

一、國民黨為何要如此嚴厲對待共產黨人?洗腦片中提到蔣介石汪精衛皆發動了「發革命政變」,大殺中共黨人,而為了奪取政權,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決意發動南昌暴動和秋收暴動,並派周恩來作為前敵總指揮。洗腦片提到張國燾傳達了共產國際的指示,即「如果有成功的把握,計劃是可行的」。

那麼,為何蔣介石和汪精衛要將目標指向中共呢?筆者在上一篇《孫中山容共非聯共國民黨清黨重擊中共》一文中已經點明,中共在遵照共產國際指示,讓中共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後,完全違背了孫中山允許其加入的條件,在國民黨內大肆宣傳共產主義,違背國民黨的命令,在國民黨內挑撥是非,即以親俄親共和遠俄反共為劃分界限,開始了左派對右派的反對和鬥爭,甚至將不親俄親共的國民黨人罵成了「反革命派」,直至將他們開除出黨。

不僅如此,中共黨員還竊取了國民黨內組織、宣傳等重要部門的領導職務,甚至還意圖奪取軍權。此外,中共由還策劃了攻擊外國領事館、教堂、商社並造成人員傷亡、財產損失的「南京事件」。

在國民黨身處危急時刻,在意識到中共的巨大危害後,國民黨主席蔣介石在北伐成功後毅然在南京開始「清黨」。隨之,發現了共產國際和中共陰謀的汪精衛也在武漢「清黨」,大批中共黨員和激進份子被捕,幾百人被處死。這不是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又是什麼?

然而,對於自己曾經的惡行,也就是惡報的原因,中共洗腦片不着一詞,目的當然是激起不明真相的中國人對國民黨蔣介石的仇恨,當然是為了彰顯中共的偉、光、正。但歷史怎能被抹殺?

二、中共為何選擇在南昌發動暴動?這是因為當時的北洋軍閥孫傳芳不甘心在江西境內慘敗,又糾集10萬人的「五省聯軍」直逼南京國民政府,國民政府派白崇禧率北伐軍主力迎戰。江西自然空虛,中共則乘虛而入,將各地武裝調入江西,意圖通過暴動奪取政權。中共此時的行為按照今日中共政權的定義,那是赤裸裸的叛亂。

三、中共為何在南昌城只待了三天?洗腦片中說國民黨張發奎部的葉挺、賀龍朱德等在8月1日凌晨發動暴動,但在8月3日就撤離了南昌,前往廣東。原因是聽說中共叛亂後,汪精衛急令張發奎、朱培德等率軍向南昌進剿,中共叛軍只得向廣東逃亡,企圖以廣東為基地,佔領港口,以獲蘇聯軍火援助,再向全國發展。這個時期還不忘記投靠蘇聯主子。

四、洗腦片為何避談中共離開南昌後的慘況?中共叛軍一路逃亡,損失慘重。

李立三在《李立三報告——八一革命之經過與教訓》中提到,食物與飲料全買不到,甚至終日難得一粥。渴則飲田溝污水,以故兵士病死極多,沿途倒斃者絡繹不絕。同時軍隊中多無軍醫處、衛生處等的組織,無法救治。加以宣傳工作極壞,逃走極多。僅行軍三日,實力損失已在三分之一以上,遺棄子彈將近半數,迫擊炮完全丟盡,大炮亦丟了幾尊,逃跑及病死的兵士將近四千。

由於很多兵士不理解暴動意義,軍心動搖,紛紛棄械逃亡,遺棄子彈近半、步槍三千支。而二十軍的兵士沿途騷擾農民拉伕、拿物,甚至姦淫的事都發生過。

中共剩餘的叛軍好不容易在9月下旬逃到廣東潮汕地區,又遭到留守廣東的北伐國軍參謀總長兼第八路軍總指揮李濟深部的重擊,葉挺、賀龍部被國軍包圍,在湯坑被陳濟棠、薛岳、鄧龍光指揮的粵系大敗。中共《中央通告第十三號——為葉賀失敗事件》記錄:「巷戰一晝夜而我軍竟完全解體」。

更讓中共尷尬的是,叛亂的「軍官政治意識本甚模煳,離開大隊之後,更是絕無目標的情形,竟要求李濟琛收編」。這樣薄弱的革命意志,中共怎麼宣傳?

湯坑慘敗後,葉挺、賀龍指揮的叛軍僅殘餘約800人,在朱德、陳毅帶領下,於1928年4月逃到井岡山,與毛策動的湘贛邊界「秋收暴動」殘餘農民軍會合。

對於這樣的慘況,中共自然是要諱莫如深,否則如何突出其的「偉、光、正」形象?因此中共對於南昌暴動的敘述只能是簡單簡單再簡單。

五、洗腦片不敢提及共產國際反對暴動。在1927年7月中共時任高層瞿秋白、李立三、鄧中夏、譚平山等商議發起暴動之際,新任共產國際駐華代表羅明納茲於7月23日抵達漢口,多次與瞿秋白、張國燾討論南昌暴動。參與討論的還有另一少共國際代表,俄顧問加侖將軍(即布留赫爾)與范克。他們都不贊成暴動,表示共產國際不會給予經費支持,而張國燾前往南昌是為了傳達共產國際的阻止電令。

共產國際的指令是:如有成功把握可舉行暴動,否則不可動,將軍隊中的同志退出,派到各地農民中去;目前形勢應極力拉攏張發奎,除非得到張(發奎)的同意,否則不可動。這與洗腦片中斷章取義傳遞共產國際的支持顯然並不一致。

不過,很多中共黨人反對共產國際的意見,認為暴動不能再拖,更不可停止;張發奎已受汪精衛包圍,絕不會同意中共計劃;中共不應依賴張發奎,因此暴動還是舉行了。

六、南昌八一紀念館的群雕透玄機。中共為了紀念南昌暴動,曾建立了南昌八一紀念館,並建立一組群雕。有意思的是,當時不過獨立團小小上尉排長的林彪和隸屬朱培德第三軍(滇軍)的軍官教導團長兼南昌市公安局長的朱德,都成為了南昌暴動的重要領導人,在群雕中佔有一席之地,而真正的策劃與組織者張國燾、譚平山、瞿秋白等,因為政治原因卻消失不見了。中共在天下人面前篡改史實的膽子着實不小。

國民黨將領張發奎晚年曾總結道:1927年夏季,我犯了一個大錯誤——過分信任共產黨,誤以為「分共」政策能夠兵不血刃地貫徹執行。當時我們既已確立分共政策,就不該同時把軍隊往東調動以至南昌有隙可乘。我們必須先處置共產黨,然後再對付南京。其次,我們應該有力地控制住共產黨,它絕非如九江事件中那樣不堪一擊。至少蔡廷鍇師不會通敵叛變,賀龍部也不會易幟。

而聽信了中共參與南昌暴動的那些高官又有幾個有好下場呢?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2/1580025.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