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1958年一場壯觀慘烈的中國人鳥大戰

有人回憶,打麻雀那天,如果你恰巧站在黃河故道邊上,你就往北看吧,哈,一望無際的大平原上,人山人海,吆喝聲、歡呼聲驚天動地,為的是逼迫麻雀不停歇地飛,不讓它們落地休息,累死它們!如果誰發現落地的麻雀就用彈弓射,用石頭打;麻雀鑽進樹洞之類的地方就防火熏燒,不把那個可憐又可恨的小傢伙弄死決不罷休。一時間,朗朗乾坤,青山綠水,被攪得烏煙瘴氣、天昏地暗!

極其荒唐雷人的一首《麻雀詩》:

麻雀麻雀氣太官,天塌下來你不管。

麻雀麻雀氣太闊,吃起米來如風颳。

麻雀麻雀氣太暮,光是偷懶沒事做。

麻雀麻雀氣太傲,既怕紅來又怕鬧。

麻雀麻雀氣太嬌,雖有翅膀飛不高。

你真是個混蛋鳥,五氣俱全到處跳。

犯下罪惡幾千年,今天和你總清算。

毒打轟掏齊進攻,最後方使烈火烘。

連同武器齊燒空,四害俱無天下同。

——拍馬屁文人郭沫若

「社員同志們,消滅麻雀是毛主席、黨中央交給咱的政治任務,咱大隊要家家戶戶齊動員,男女老少都上陣,做到人人手裏有彈弓,不會使彈弓的就敲銅鑼,沒有銅鑼的就敲臉盆,沒有臉盆的你就扯脖子喊,喊,人人都會,是不?幹啥啊?你說幹啥?就為了嚇唬麻雀那狗東西!大家要記住一條,不讓麻雀落地,落樹枝上、房檐上也不行,累死那些個糟蹋糧食的小兔崽子!」(《舊事》第7期)

在首都北京,全市300萬人民總動員,1958年4月19日那天,鑼鼓喧天,彩旗飄揚,鞭炮齊鳴,像是在慶祝什麼重大節日。5時整,北京市圍剿麻雀總指揮王崑崙副市長一聲號令,全市軍民——「不論白髮老人或幾歲小孩,不論是工人、農民、幹部、學生、戰士,」人人手持「武器」,立即奔赴各自的戰鬥崗位,大街小巷的每個角落都有「重兵把守」,「千千萬萬雙眼睛監視着天空」。在全市範圍內,有830多個投藥區撒上了毒餌,200多個射擊區埋伏了大批神槍手,解放軍的神槍手馳赴八寶山等處支援殲滅麻雀,小腳老太太們登高爬梯的屢見不鮮,假人、草人隨風搖擺,也來「站腳助威」,一派「大戰來臨」的氣氛。

為了摸清「敵情」,「圍剿麻雀總指揮部」派出30輛摩托車四處「偵察」。市、區指揮、副指揮等乘車分別指揮作戰。在天壇「戰區」,30多個神射手埋伏在殲滅區里,一天之中殲滅麻雀966隻,其中累死的佔40%。在南苑東鐵匠營鄉承壽寺生產站的毒餌誘撲區,在兩個小時內就毒死麻雀400隻。宣武區陶然亭一帶共出動了2000居民圍剿麻雀,他們把麻雀哄趕到陶然亭公園的殲滅區和陶然亭游泳池的毒餌區里,消滅麻雀512隻。在海淀區玉淵潭四周5公里的範圍內,3000多人從水、旱兩路夾攻,把麻雀趕到湖心樹上,神槍手駕着小船瞄準射擊,被打死和疲憊不堪的麻雀紛紛墜落水中。整個北京城,成了一個令「老家賊」們膽戰心驚的天羅地網,別說麻雀,就是一隻臭蟲,也別想活着「跳」出去。一群被追趕得狼狽不堪的小麻雀驚魂未定地剛找到一座古城樓落腳,就被消防戰士發現,只見雲梯高架,年輕的戰士奮不顧身,衝上去與小麻雀展開「貼身肉搏」,戰績不俗。

當晚,首都舉行了展示「戰鬥」成果的「勝利大遊行」,一隊隊汽車滿載着已「滅殺」的麻雀和一批「麻雀俘虜」在長安街上浩浩蕩蕩地經過,全市人民無不拍手稱快,場面巍為壯觀。經過一天的「戰鬥」,戰果「極為輝煌」,據不完全統計,全市共累死、毒死、打死麻雀83249隻。據報道,忙活了一天感到疲憊不堪的首都軍民「正在養精蓄銳,好迎接新的一天的戰鬥」(見1958年4月20日《人民日報》)。

首都形勢一派大好,中國第一大城市上海自是不甘落後。12月13日凌晨,「戰役」開始,全市10萬面彩旗迎風飄揚,樓房頂、弄堂內、馬路中、空地上,還有郊縣的田野上,到處是人民群眾「警惕的眼睛」,吶喊聲此起彼伏(沒想到溫文爾雅的上海人打麻雀還是把好手)。市區的公園、墓地、苗圃等處,設有150處「火槍區」。一些市民還接受了使用火槍的專門訓練,數百名「火槍手」嚴陣以待。市郊各縣為打麻雀抽調了一半的勞動力組織起「滅雀」大軍,披掛上陣。經過一天的「人雀大戰」,到晚8時,全市共消滅麻雀194432隻(見1958年12月14日《解放日報》)。其統計數字精確到個位,足可氣死40餘年後的統計局,因為他們直到現在也難以達到這樣高的計算水平。其他大城市的情況也差不多。廣州共圍剿消滅麻雀31萬隻(包括雀蛋2.58萬個),搗毀雀巢3.9萬個,圍剿麻雀的戰役大獲全勝。人民子弟兵廣州駐軍也參加了這次「戰役」。軍民團結如一人,試看天下誰能敵?

有人回憶,打麻雀那天,如果你恰巧站在黃河故道邊上,你就往北看吧,哈,一望無際的大平原上,人山人海,吆喝聲、歡呼聲驚天動地,為的是逼迫麻雀不停歇地飛,不讓它們落地休息,累死它們!如果誰發現落地的麻雀就用彈弓射,用石頭打;麻雀鑽進樹洞之類的地方就防火熏燒,不把那個可憐又可恨的小傢伙弄死決不罷休。一時間,朗朗乾坤,青山綠水,被攪得烏煙瘴氣、天昏地暗!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遭殃的不只是麻雀,其他鳥兒,喜鵲、畫眉、黃鸝、金絲鳥等等,也都不知道如今這地上的人們犯了什麼病,驚恐地高高飛翔,不敢落地,邊飛邊發出一陣陣痛苦的哀鳴。據不完全統計,從3月到11月上旬,8個月的時間,全國共捕殺麻雀19.6億隻,隨着12月新的一輪「戰役」的進行,全國的麻雀基本絕跡,其他鳥兒死亡無數,充分顯示了「人民戰爭」的巨大威力。

1774年,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大帝也曾下過一道幾乎一摸一樣的命令:消滅麻雀,而且殺死麻雀者有獎。於是,百姓爭相捕雀,也是鬧得雞犬不寧。沒用多長時間,麻雀真的「一掃而光」,但大麻煩也就接踵而來:各地果園佈滿了害蟲,樹葉枯萎,草木不生。國王見狀急忙收回成命,「亡羊補牢」,緊急從外地運來雀種,加以繁殖保護,才算渡過難關。同樣的歷史,184年後在中國又非常認真地重演了一遍。人們好像「不過了」似的砍伐大量樹木作為燃料大煉鋼鐵,使得大片樹林被盪為平地,泉水乾枯,土地沙化,而愚蠢至極的打麻雀運動又使得大量以食蟲為生的鳥類死亡,導致蟲害蔓延,形成有史以來對自然生態破壞最為嚴重的一次人間浩劫。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卜榮華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2/1579978.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