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張杰:習近平抱怨被「干擾」

作者:
習近平與默克爾通電話抱怨中國和歐盟關係被美國干擾,但他沒有意思到中國並不是被美國干擾,而是中國挑戰了世界秩序和價值觀。歐盟並沒有被美國迷惑,而是主動與美國站在一起。

在媒體上,我們常看到有關騷擾的報道,但在「從勝利走向勝利」的中國新時代,我們卻看到了「干擾」的報道。並且這個抱怨被干擾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習近平和他領導的中國。

據德國N-TV電視台報道,4月7日,習近平和德國總理默克爾通了電話。習近平抱怨受到「干擾「。他提出與德國和歐盟擴大合作,要排除「干擾」。習近平說:「當前,中歐關係面臨新的發展契機,也面臨着各種挑戰。關鍵是要從戰略高度牢牢把握中歐關係發展大方向和主基調,相互尊重,排除干擾。中國發展對歐盟是機遇,希望歐盟獨立作出正確判斷,真正實現戰略自主。」習近平還強調了中國對德國經濟的重要性。他說,「五年來,中國一直是德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我們希望德國對加深中德企業間的合作持開放態度。」

習近平的話表明中國希望與歐盟保持良好關係,勸告歐盟不要站錯隊,同時告誡歐盟不要忘記了中國市場這塊肥肉。可見,習近平想通過默克爾喊話歐盟。默克爾今年秋天大選後即將退出政壇,習近平希望默克爾發揮餘熱。德國《時代周報》援引未經證實的消息稱,中德政府將於4月下旬舉行磋商。

第一,誰干擾了習近平?

習近平在電話中說,中歐關係存在「新機遇和不同挑戰「。關鍵是要堅定地走面向戰略遠景,相互尊重,「消除干擾」和「排除干涉」的路線。習近平受到「干擾」沒有?當然,的確他被干擾了。

據法新社報導中分析,去年12月,中國和歐盟達成金額巨大的貿易投資協議,但該協議尚未得到歐盟議會的批准。兩周前,歐盟對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為實施了制裁。這是30多年來的首次。北京政府隨後做出反擊,對歐洲各國議員丶學者和德國墨卡托研究中心施行制裁。中國和歐盟的對抗使該協議的前景變得模糊不清。

觀察人士分析,習近平與默克爾通話似有挽救局面的意味,他希望歐盟不要站在美國這一邊。中方在美國總統拜登正式上任前,曾有強化與歐盟關係,形成中、美、歐新三角的設想。由於美國兩黨對中共有高度共識,中共對拜登上台後改善雙邊關係也不抱太大希望。具有龐大經濟力量的中國與溫和持中的歐盟強化關係,至少在經濟層面讓美方孤立中國的計劃受阻。

美方正在全球佈局圍堵中國,歐盟已經加入美國的陣營。連對中國一向謹言慎行的日本,態度也出現反轉,與美國一道公開批評中國。

美國並沒有停止他干擾習和中國的腳步。4月8日,美國商務部再次將七家中國超級計算機公司列入制裁名單,原因是這些公司從事危害「美國國家安全或美國對外政策利益的行為」。上屆美國政府已經把數十家中國公司列入實體清單,華為、中芯國際等都名列其中。

第二,為什麼要干擾習近平?

習的確想與美國和西方國家搞好關係,但覺得美國人一直在欺負他。說起來也是,中國並沒有主動對美國挑戰。貿易戰是美國發起的;華為孟晚舟也是美國要加拿大抓的;新疆、香港和台灣都是中國的內政。說中國隱瞞新冠疫情,習也自覺委屈。因為當時正臨近春節,誰也不願瘟疫敗了全國人民過春節的興致。川普說翻臉就翻臉,把自己應對不力的責任推到他的身上?簡直欺人太甚。

中美矛盾由來已久,可以說好也好不到哪裏,壞也壞不到哪裏。江胡時代,中美關係也出現過僵局,如美國空襲中國駐南斯拉夫領事館等。但也不至於關閉休斯敦領事館啊,關閉領事館是斷交、戰爭的前奏啊。習近平很困惑,中美關係為何會急劇惡化,像洪水一瀉千里呢?

其實,真正讓美國不抱任何幻想的還是香港反送中事件。中共對港民的武力鎮壓和恐嚇使美國看到了納粹德國的影子,覺得再不對抗中國,十年後,誰也玩不過他了。港版國安法的強制推出是壓倒中美關係這個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也是習近平最愚蠢的政治決策。中國在香港有駐軍,誰能顛覆香港主權呢?但習走火入魔,不管不顧執意強推港版國安法,將「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將《中英聯合聲明》當成了擦屁股的紙,甚至將《基本法》也扔在一邊,強行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美國認為中國就是納粹德國和共產蘇聯的合體,習就是希特拉斯大林的邪靈轉世。

習手腕很硬,但他的行為很容易讓美國人給他畫像定位。你想在21世紀世界出現了集中營和種族滅絕,出現強勢崛起的紅色極權帝國,出現一個像希特拉和斯大林的獨裁者,美國不滅你滅誰?因為二戰的慘痛記憶還沒有消失。

政治學者辜學武指出,中方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實:即在對新疆政策的制裁問題上,布魯塞爾在時間上或與美國進行了協調,但在內容上,歐盟可以說是「義無反顧,而且社會支持度非常高」。德國和歐洲社會認為,在新疆發生的事情與他們的價值觀格格不入。因此做出制裁決定是出於自覺和信念,並不是受到美國的「干擾」。

在戰略問題上,歐盟整體上通過北約組織與美國有着持久而牢固的軍事合作關係。歐盟一直是美國的盟邦,這不僅僅是歷史因素促成,更重要的是具有相近的價值觀,美歐之間雖有矛盾,但人權觀念,民主價值是一致的。

第三,習如何在國際上玩成孤家寡人?

徳籍華人政治學者張俊華在他的文章《習氏戰狼外交」何時休?》中認為,中國的戰狼外交並非一時衝動造成,而是建立在一系列對中國自己以及世界環境的認知基礎上。而這些認知建立在對自己以及西方世界的誤判基礎上。

誤判一:中國在不遠的將來,就會在經濟上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經濟的動力。而隨之將發生的,則是中國在各個領域逐一取代美國。中國超越美國,這在中國政界以及學術界裏大多數已認為是一種必然。然而,中共官方忽視了,這種「必定」的信念是建立在西方能像以前一樣對中國寬容和信任的前提下的。正是這種寬容和信任,中國在技術上「學」「偷」「買「才有可能。如果這個前提不存在,那這種「必然性」就要大打折扣。

誤判二:中國的世界大工廠地位非但不變,而且更強化。這樣,國際資本與西方各國的工業勢必依賴中國。於是,世界經濟的主動權就掌握在 中共領導人手裏。確實有些國家,特別像德國尤其是其汽車行業對中國市場極度依賴。德國的經濟過於依賴國際貿易,其85%以上的市場在歐盟之外。中國是德國連續4年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共官方以為,西方資本是站在中國的一邊。但是中國卻忽視了,越南、印度等好多國家也在上升。而發達國家本身也開始了重新考慮調整經濟結構特別是製造業佈局。

誤判三:中國的技術,在關鍵領域已超越西方或與西方國家並肩同行,即便不是全面超越。靠着宣傳,中國政策制定者似乎太相信自己的研發創造能力,他們忘了,這種跨越式的進展也是建立在西方能像以前一樣對中國的寬容和信任的前提下的。而現在,恰恰是政治信任的原因,使得「世界第一「的公司如華為佔領全球市場雄心計劃大大受阻。也就是說,「以走捷徑的辦法超越別人」的好日子已不存在。

誤判四:中國作為首個經濟恢復的國家將重複2008金融危機後的故事,那個時候,中國被看成了拯救西方資本主義唯一救生圈。中共官方認為,在世界抗擊新冠病毒過程中,中國自然領引世界並一定會受世界瞻仰。但中國的領導似乎忘了,現在整個環境變了。在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中國對原材料及其他商品的需求推動了全球經濟增長。而這一次,中國並不可能提供那麼大幫助。倒過來說,在全球經濟貧乏的狀態下,像中國這樣一個依靠出口的經濟也不可能重現以前的奇蹟。

誤判五: 中共領導人感覺到自己已到如此強的程度,以至於能用經濟以及各種手段隨意懲治那些不聽話的國家。以前中國可以懲治那些「不富裕的小國「,而如今,那些發達的西方國家都不得不接受來自中國的懲罰。但是中共官方卻忽視了,在違背人類價值觀和一般遊戲規則的前提下的懲罰措施,在國際範圍必然導致失去自己的道德支持者。

我認為,張俊華先生對中國五個誤判的分析是深刻的。習近平對於中國崛起有一種暴發戶的狂妄心態,又加之錯誤的歷史觀是他有一種復仇心理。這兩種心理的交織催生了咄咄逼人的戰狼外交,也決定了中國國際形勢的內外交困。我們可以說,今天中國面臨時代很新,但習近平很舊。

現在,我們進行一個總結。習近平與默克爾通電話抱怨中國和歐盟關係被美國干擾,但他沒有意思到中國並不是被美國干擾,而是中國挑戰了世界秩序和價值觀。歐盟並沒有被美國迷惑,而是主動與美國站在一起。因為這是民主與極權,自由與專制的對抗。21世紀發生在新疆的種族滅絕是維吾爾人的悲哀,但也是人類的恥辱。習近平對中國和世界存在嚴重的誤判,這決定了他不會去改變自己的錯誤,而會沿着錯誤的道路末路狂奔,這也決定了中美、中歐之間的衝突無法緩解。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1/1579786.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