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亞裔的可悲,不是被黑人暴打,而是找錯了敵人

作者:
華裔真正要鬥爭的對象,不是黑人,不是跟黑人打架,而是挽救美國於歐洲化的深淵。 因為在歐洲化不可抑制的突飛猛進之後,最受傷的就會是最勤奮、體格最弱的那些人。

近期,美國國內針對亞裔的暴力行為和犯罪陡增,亞裔於是也學習非裔,掀起了一波反對歧視的示威浪潮,跟隨黑人的腳步喊出了「黃命貴」的口號。

不過,要我看,這並沒有什麼用。

亞裔期望自己的發聲能夠取得「黑命貴運動」那樣的豐碩果實,在美國社會獲得同樣的效果,幾乎沒有可能。

跟非洲裔不同的是,美國白人對亞裔沒有多少可抱歉的歷史包袱,所以一味的示弱和文縐縐的喊出反對仇恨的口號,只會讓亞裔在美國的處境更加尷尬和艱難。

論體格,論組織力,論自發社會的建構水平,華人都不佔任何優勢。華人的特點是學習好,夠勤奮,社會化(順服)程度高……

當然,這些特點是不是優點,則見仁見智。

比如我就認為勤奮是絕對的優點,但有些左派不同意,他們認為敢鬥爭、敢打架才是優點,埋頭勤奮工作是慫貨。按照這個思路,就可以知道,華左骨子裏就喜歡黑人的做派,他們普遍推崇革命,崇尚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那一套,只不過他們打不贏黑人,想到要被黑人折磨,就有些沮喪。

所以,如果一位華左也反對黑人,其實是羨慕嫉妒恨的意思,他們本質上跟黑人是一樣的,他們希望華人個個都是李小龍,把別人都踩在腳下,君臨天下,只可惜,那只能出現在電影中意淫一番罷了。

實際生活中,單個亞裔的戰鬥力普遍不如黑人,這種情況在短時間內毫無改變的可能,也許,永遠也無法改變。

更加悲催的是,華裔比之其他亞裔,不但單兵作戰能力同屬弱雞,內部還不團結,看看這次讓人笑掉大牙的華裔內訌事件,就可知一二,不管走到哪兒,華人內部除了黑幫和宗族的組織能力較強,擁有一定戰鬥力外,要自發形成穩固的正常組織去抵擋外族的侵擾,太難,要不了多久就會鬧內訌,一地雞毛。

自發構建擁有強大實力的共同體去自我保護,對於華人來說,非不想,實不能矣。

按照歐美社會目前的這種趨勢發展下去不改變的話,黑人一統江湖是可以預見的,原因,我後面會分析。

所以,不要相信左派的鬼話,要信他們的鬼話,那社會就會變成你死我活的叢林社會,最後剩下的,肯定是最不要臉、最肯下死手的流氓,大多數正常人都會死的很難看。

看看這些面相,如果這些人天天來騷擾你,不靠警察,光靠你自己,你即使練好武功,僥倖打贏了一次,那又怎麼樣呢?你還指望今後有安全感,擁有正常的生活嗎?

看到這裏,估計不少老讀者會有疑問了:你明明在之前的文章《不可一世的黑人暴徒,遇到他們,慫了》裏,給韓裔在洛杉磯大暴亂中的神勇表現大唱讚歌啊,說他們敢於在生死關頭拿着武器跟黑人干,現在為什麼又給想同樣做的華裔潑冷水呢?

沒錯,到什麼時候,我都會讚許韓裔在洛杉磯暴亂里勇於反擊並自我保護的行為和能力。

但是你要看情況啊,洛杉磯大暴亂是什麼狀態?基本屬於戰爭狀態了——群體性暴亂,警察都已撤離,整個社會處於無政府的叢林社會中,你不拿着武器跟丫干,是準備等死嗎?

在社會正常秩序下,哪裏需要你拿着武器跑樓頂跟人打仗的?政府拿來幹嘛的?警察是幹什麼吃的?你會天天拿着槍給人對射嗎?暴力可不是鬧着玩的,是要死人的,哪個正常人會一天到晚跟人打仗?

你以為洛杉磯暴亂把黑人打痛了,韓裔就從此不再被黑人欺負了嗎?別天真了,看看最近韓裔店鋪被黑人打砸的新聞,你一個正常生活的人,可能天天跟街面小混混打仗嗎?等你鼓起勇氣、抄起武器準備反擊的時候,這些流氓暴徒早就逃得無影無蹤了。

還記得,之前「黑命貴」運動火熱的時候,華人自發購買武器彈藥,在微信群組織自衛的時候,美國警察可是不幹了——你們華人真當我們美國警察是擺設啊?

在任何一個正常國家裏,除開秩序崩潰、出於自保的特殊情況,是不允許你私人武裝行使警察職責的,如果人人都可以拿着武器去充當所謂「正義」的執法者,結果不言而喻,一定是天下大亂。

那麼問題來了:打又打不贏,還不允許主動出擊,華裔還有出頭之日嗎?

當然有啊,但是,首先你要找到病根。

我看很多人拍著腦門就在開藥方,那不是扯淡嗎?

對症下藥,才能藥到病除,病都看錯了,你開的藥就是作死的毒藥。

所以,不要鼓動華裔跟黑人打架,你又不是流氓,就不要裝流氓,不是流氓卻去硬裝流氓,你會死的很慘。

那麼,美國的病根是什麼呢?很簡單,三個字——歐洲化。

我在之前很多文章中都剖析過,美帝的衰落原因並不複雜,就是歐洲化。英美為何能夠在近代引領世界,並不斷撥亂反正,在經歷幾次浩劫之後,復歸和平繁榮的正確道路,就是因為英美走了一條不同於歐洲的道路,是對歐洲化的反動。

但當這種反作用力越來越弱,美帝越來越歐洲化的時候,災難自然降臨。

看看現在的西方世界,原本我以為,在英國被左派糟蹋後,保守派強大的美國是歐美社會中難得的一股清流,會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然而,通過2020年一系列魔幻的事件,我相信,不只是我,大多數人都已經幻滅了,對吧?

就連左派祖師爺的法蘭西,現在都反過來嘲笑美帝是個左瘋子,原本的燈塔一旦瘋癲起來,全世界都看不穿了。

可見,美帝現在的歐洲化大有趕超歐洲的趨勢。

黑人的囂張,不過是歐洲化的結果,是美帝衰敗的結果,而不是因為黑人的囂張,導致美帝的衰落,不要把因果關係搞反了。

所以,華裔不要擔心黑人,黑人不過是被慣壞的小孩子,慣壞他們的正是歐洲化,是白左。

華裔真正要鬥爭的對象,不是黑人,不是跟黑人打架,而是挽救美國於歐洲化的深淵。

因為在歐洲化不可抑制的突飛猛進之後,最受傷的就會是最勤奮、體格最弱的那些人。

為什麼崇尚個人主義的美帝也會陷入歐洲話的深淵呢?

究其原因,有兩條。

一是原子化社會的必然趨勢,二是人性的根本缺陷。

先來說第一條。

很多人可能會說,如果亞裔團結起來,跟黑人群體一樣那麼團結,那麼敢鬥爭,亞裔就不會這麼被欺負了。

別傻了,實際上,隨着原子化社會的必然到來,受過教育的年輕一代,恐怕越來越不會自發建構了,以前維繫組織的信仰和方式都在一一土崩瓦解,這不只是亞裔的問題,這是全球性的趨勢,亞裔只是一直較弱而已。

在現代社會,組織能力強,往往就意味着和現代價值理念想背離,除非你想退回之前的時代,或者丟掉現代社會的一系列價值觀,否則,組織能力越來越弱,是現代社會的必然結果。

我們現在已經越來越無法想像,一群人可以在享受現代社會和高科技所帶來的一切便利的同時,還能自發因為某種信念穩固的生活在一起一輩子,無論這種信念出自某種宗教還是某種特定的人文觀念。

魚與熊掌無法兼得,可能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宿命。

而對於亦正亦邪的人性而言,我們人類天生就好逸惡勞、好吃懶做,熵增是必然的趨勢,而人生就是要不斷的對抗熵增,一有鬆懈,往往就意味着奴役之路。

現代社會給人類的自我奴役之路提供了一系列的可能性,歐洲化就是這個可能性之一。

「歐洲化」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願景呢?一個人可以不自律、不工作,就靠社會這台機器不斷的給他輸氧過活,即使最終的結果,因為難以為繼而同歸於盡,他們也還不在乎,至少現在爽一把,哪管日後洪水滔天。

歐美社會那些「革命小將們」就是靠機器輸血過活的廢人,不過,錯不在他們,錯在那些開動這台榨汁機的操控者們,他們才是罪魁禍首。

所以,打不贏黑人不可怕,找不到病根,找錯了對手,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

黑人單打獨鬥能力雖然很強,其實真刀真槍幹起來,基本屬於烏合之眾。看看洛杉磯大暴亂中,烏泱泱的黑人面對一小撮韓裔跟他硬剛,都能被打的抱頭鼠竄,你就知道他們的實際戰力有多渣了,基本和熱兵器時代阿拉伯人一樣的渣。

如果沒有白左的保護,沒有歐洲化的國家機器鼓勵,這些好鬥而不善戰的渣子,能翻起什麼巨浪嗎?沒可能的。

這些渣子能夠肆無忌憚的零元購,惹是生非,不是他們有多厲害、多壞,而是因為他們之中的壞人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相反,社會卻給了他們錯誤的暗示,甚至鼓勵。

孩子都是一張白紙,光責怪孩子敗家有什麼用呢?

聰明人都知道,要讓孩子不敗家,孩子的父母就要徹底改變育兒方式,給每個孩子心智成長的機會,而不是無原則的溺愛與遷就。

放在一國之政治,道理並無二致,「歐洲化」就是那個殺死孩子的兇手。亞裔的敵人,其實也是我們所有人的敵人,是源自歐陸的錯誤思想,而不是某個種族、某種膚色或某種信仰。

因為人性的劣根性,也許我們永遠也無法消滅這種錯誤的思想,但是,我們至少能夠做到壓制它,防範它,把它的破壞性降到儘量低,這是我們可以做到,也必須做到的。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北游獨立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10/1579261.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