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副舍長: 拜登沒領盒飯 川總仍在加油

作者:

前天推特勒上就有人在傳敗燈進醫院,準備領劇終盒飯。出于謹慎特意找朋友核實,結果不是那麼回事。然而世事就是如此諷刺,同樣的路邊信息昨天下午輪到微博在傳,還堅守熱搜榜長達十餘小時,單憑點讚人數就超過十萬,人山人海裏面,簡直都神化了普京曾懟敗燈的那句——祝你身體健康。

我犯賤再次去核實,最後發現又掉溝里。哎,真是大意了。

其實事情是真又能怎樣。咕咕雞早晚將替代敗燈、奧巴黑背後有伙更大的提線財團,早已成為世界共識。換誰也就那麼回事。要說惟一不同之處,恐怕只是為白宮寫稿人減輕負擔,從此無需擔心敗燈僵硬的大腦識別不出長句,對着提詞器一陣哆哆嗦嗦,而咕咕雞上去填幾百個哈哈哈就能搞定。

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要關心敗燈是否真的隱退呢。大概是想從中辨別那伙沼澤大怪到底惡到什麼程度吧。雖說敗燈褲襠里有翔,上它們的鈎容易得緊,但他畢竟在沼澤深耕近五十年,好歹也是有根基的,年齡與健康度從本質上看不成問題。這點看他自被美媒官宣開始,各種表演的一連串小跑就可以佐證。那意思是幕後大佬和觀眾都來看,本人願意配合各方質疑;當然嘍,在上飛機時連摔三跤純屬用力過度,終究還是穩得一批,沒有人仰馬翻不是。

順着這個方向,事情就多出若干枝丫可能,也燒腦得多。按照敗燈自身利益最大化來論,他能保住當下位置肯定是他們涉腐家族樂於見到的。適當時候以健康或政見相左為由讓位給咕咕雞,就算是迫於影政壓力,同時又何嘗不是在試探對手的反應。起碼最大的作弊鍋他一直在背着,功勞苦勞都有,沒栽川總腳下卻栽小夥伴手上,真惹急眼可得呲牙咬人。再說同上賊船,誰還蠢得不會來份私約以保周全。

於是乎,就算敗燈順着劇情得領場外盒飯,一夥鼠輩也得找個合適機會,確定瓜果成熟,耗盡川總追查下去的精力,才方便台前易主。再講真,咕咕雞除了皮膚符合震志正確之外,實在沒有拿得出手的東西,初選才百分之二的支持率,終歸是個湊數的貨色。這樣也就形成三方拉鋸的勢態:敗燈借川總不停發難能賴著就賴著,風險里求收益,因此連裝樣子地指責誹謗的言辭都沒有,;咕咕雞自然奈何不得,不就一張黑皮,能推上去自然也能扯下來,何況給了幕後分紅的肥缺,暫且聽話也就理所當然;至於川總,反正法理佔着,人氣在彈劾風浪過後不降反升,底盤堅如磐石,以他的倔強脾性肯定加滿油門死磕到底,直讓影政大佬們頭疼。

也難怪,但凡人都是有目標的,辛苦四年財富縮水,那只能用利之外的名來彌補,就像川總競選演說時秀的,除了耶穌,美地最有名非他莫屬。實際上這樣描述還保守太多,要說全世界也不為過,任誰也不能否認,從白宮失去川總開始,媒介與觀眾過得都是非常寂寞。

可是人心總是不容易滿足,尤其是在曾經擁有再失去之後,根本不會反過來想,四年前川總意外上來,已經是個驚喜。加上大選被作弊烏雲罩着,以正義之名,更沒有理由不去盼着他早點歸來——至少挺川派抱着如此心思。就算對於中立瓜眾來說,川總比起敗燈有趣得多,荷里活大戲越來越難看,可川總算借現實大劇多少做出了補償,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空剩下那幫竊賊最難堪也最難受,如鯁在喉卻無計可施。要說徹底讓步決無可能,胃口再大也吞不下竊國重罪;稍稍讓步,用恢復臉書賬號來試風向、默許藍州往選舉規則上修漏、暫緩稅單發難,都不行,幾番較量下來,發現他軟硬不吃,就是時刻叫着要拯救美地。

說到這裏,甚至可以認為川敗相愛相殺,川總揪著不放,敗燈暗地寄望他能堅持下去,反正聯高法籠絡到一批護法,要查真相幾無可能,拖下去就能贏得空檔時間,寶座放心坐着多舒坦。川總這邊,盡力總是好的,絕不放棄,每天進一步,希望肯定有,這也是他至始至終鼓勵票民共同努力的原因。

表面來看,已有四十七州在往大選上修漏,一百多項調查作弊的立案在推進,完全稱得上形勢喜人。大怪們背地裏慌得真切。浪尖上的喬州州務卿,就是被林大律曝吃多貓膩回扣的那個雜碎偽像為此已不顧吃相,打死都要護短,說只允許調查電子掃描單,實票不讓碰,規則修補上同樣推三阻四。川總為此特意發公告罵,大意是從你這下刀的,想忽悠對付過去,沒門。調查不能停,補漏也必須老老實實,不能只核實票民身份資格,還得保證大選日不能淪落成大選周或大選月,否則美地還是墮落得不如香蕉國。

關於美地墮落的衰樣,這是川總親口說的,並且不同重要場合反覆提及多次。因此那些燈塔迷也就不用埋頭苦扛。何必呢。美史真票創紀錄、贏得最多的郡縣、大事上從不含糊的大統領說的不算,那地球沒有人能夠品頭論足。回過頭看,美地存在的問題他三十多年前就已察覺,到他準備競選時已變得千瘡百孔。

舉個直接的例子:當他合法逃稅時就能發現美地命脈患上絕症。國家運行需要錢,誰都知道,但稅收失策,只會催促市場轉為畸形。這也是當他說是因為奧敗無能才使他逃稅時,票民並無多少反感。可是毛病總得治啊。敗燈延續奧黑風格,也就能理解亞馬遜老大跳出來力挺增稅法案,歸根結底,大企業能逃稅的手段多了去,你看叫他公司內部採用郵寄票就遭拒絕,明擺着玩不了貓膩。一句話,資本圖利,掌控白宮內閣的猶太人更是將這本性滲進骨子裏,搞得在歐洲史上人見人厭。

客觀而論,資本重利原本無可厚非的,更積極地評價,沒有資本擴充文明世界就難以前進。但得講武德,除了守規則,不作惡更是前提。這裏有太多的華爾街掮客案例,內部專門有人挑事,緊接着再找人指引他人花錢消災,已被全球多少政客玩熟的套路。裏面的門道,我想也就聰明的猶太人才能發明得出來。基辛格夠牛資格夠老吧,當時向以色列敲錢從不手軟,由此可見一斑。

這現象也能很好解釋為什麼面對美地該屆內閣,連伊、朝、白俄這種牆頭食腐力量也具備裝吸架勢,更何況更強的,根本是大家心知肚明,看着一幫圍毆,充其量不過高超的扯皮而已。譬如眼下的五加一伊核問題,與奧黑時六方朝核拉扯邏輯是一樣的。明明川總見效顯著的一對一解決,偏偏改為多方摻合,大蛋糕前誰還沒點小心思。

意識形態這種飄渺的東西固然有,但放置契約裏面,它立即變得詼諧無比。雖說利益是最終目的有些誇張,但川總當初評價歐洲時就直言不諱:那幫老乞丐,本身富有,卻總想着從美地刮油水。——連接他與德國女相談判軍費時的弦外之意,刮去的錢還用不到刀刃上,看那些湧進的難民將歐洲禍禍成什麼鳥樣。

世界是需要川總的。或者說,越是政客不待見的,普羅大眾就越得清醒地認知,相較擅長扯皮的政客,川總的品格是多麼稀缺。可惜,從暫時來看,美地不配擁有他,瓜眾可能也得受到切膚疼痛,才能在回憶里欣賞他身上罕見的真實不做作之美。

會有三戰、大範圍熱戰嗎?幾年後難說,目前是不可能有的。全球化財團掌控的美地,頂多也就要求潛在對手遵守生意場上的契約,除此想要其他就是奢求。更別說他們缺乏川總的談判藝術,以及洞穿人性的言談技巧。譬如:我與長白山世子有着非常好的私人友誼,他是非常傑出的震志家。話說得暖心,不像敗燈上前就說,你這不行啊,侵犯這個那個,以致別人幻想着亂棒痛打一頓。不過需要強調一點,言行之中,行才是關鍵。言語能給台階下,行為上令人敬畏,核心還是其力量能夠化繁為簡,不扯皮,真干,這就夠任何對手拿他當回事。

話說回來,這種局面這幾年是見不到了,稍好的情形只能等敗燈屢屢試錯,碰一鼻子灰回頭,就像最初叫停築邊境牆,只過了三個月就被迫需要重啟一樣。川總雖在影響美地走向,但也僅此而已。敗燈一夥頂着竊選嫌疑,終究也只是嫌疑。只要法律上不能為川總正名,甚至從他本人現有的姿態來看,堅持歸堅持,卻從未見他放言說要踢走敗燈回白宮的話。道德層面上說得通,可是九位大護法中只有兩人擁有勇氣與智慧,任他個人再強再怎麼得人心也奈何不得,畢竟,民主以最壞的面目出現,法理上敗燈是經過幾層認證的。

奪取中期議院是川總就近切實的選擇,更遠兩年的大選,他還真沒有優先放在心上。美地需要他拯救的重要事情太多,他肩上擔子也過於沉重。如何破解偽驢的意識正確,如何缷掉大科技平台的言論壟斷,如何讓他自己的聲音不被掩蓋,以此喚醒更多隻願啃食福利的票倉蛀蟲,如何重置自由邊界,如何將美媒拉回中間立場等等,每一項都是可以載入幾百年美史的偉績。但坦率地說,光靠他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實現。

七千五百萬(理論上更多)票民以及他們心中的上帝能給予他怎樣的支持,將成為決定因素。川總信心能讓外界感覺得到,票民表現到底如何,也許惟有時間才可以給出答案。要說做樂觀點的預測,不過圖個未知即是美的眼前安慰,但願他們能從二戰前後的歷史中汲取到足夠多的經驗。就像丘吉爾說的,人民的戰爭遠比國王的戰爭可怕。如果他們認識到這是一場存亡之戰的話。當真輸給偽驢,他們將永失精神家園,最終與別處的待割之菜無異。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有間訴舍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415.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