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田云:奇蹟還是恥辱——透視中共減貧白皮書

作者:
所謂「世界頭等大事」,乃是為中共打造「面子工程」,累積炫耀的資本,以利其加強對內統治和對外滲透,最終目的是為中共權貴集團創造更多的利益。這類「大事」每每勞民傷財,為官商勾結、巧取豪奪大開門路。

圖為2018年4月23日四川阿壩州村民正在將牲畜的食料運送到老村落。(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4月6日,中共國新辦發表了《人類減貧的中國實踐》白皮書,稱中共之脫貧攻堅為「兌現莊嚴承諾創造人間奇蹟」。

在新聞發佈會上,中宣部副部長徐麟稱:「中國之所以消除絕對貧困,最重要的是中國共產黨的人民情懷,從黨的領袖到普通黨員幹部,都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

顯然,強調黨的偉大、黨的恩情,乃是中共減貧的真正動機。不過,文宣雖然動人,卻難掩實情與尷尬。

一、官方數據說明了什麼?

2021年2月25日,中共喉舌新華網刊發《這項奇蹟,中國是怎麼做到的?》,文章引用世界銀行2013年發佈的《世界發展指標》報告寫道:

「1981年至2010年,佔世界極度貧困人口前3位的國家和地區為:撒哈拉以南非洲、印度和中國。其中,撒哈拉以南非洲、印度的貧困人口總數佔世界極度貧困人口的比例30年來有所上升,而中國這一比例從1981年的43%顯著下降至13%……」

請注意,1981年至2010年,即中共執政31年至60年後,中國的極度貧困人口連續近30年高居世界第三位,而具體貧困人數一度佔世界極度貧困人口將近一半。對於執政黨來說,這是功績還是恥辱?

中共一直自吹「偉光正」,為何在其治下,數以億計的國民幾十年如一日地生活在貧困線以下?難道,這也是清政府和國民政府遺留的問題?

眾所周知,從建政起到1970年代末,中共不間斷地大搞政治運動,所謂「抓革命促生產」非但沒有激活經濟,反而導致了人為的大饑荒慘劇。據大陸學者譚松等人調查指出,血腥的「土改」消滅了中國農村的精英階層(鄉紳),殘殺了大批富裕、勤勞的農民,破壞了鄉村的和諧,改變了傳統的農村貧富價值觀。因此,對於中國農村出現龐大的貧困人口,中共難辭其咎。

黨媒還給出了一些數字:「中國貧困人口從2012年年底的9899萬人減少到2019年年底的551萬人,連續7年每年減貧1000萬人以上。2020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

明眼人一看便知,中共所稱的「全部脫貧」是指官方「現行標準下」告別「絕對貧困」,而非「相對貧困」。而且所謂每年減貧超過一千萬人,是在最高層強力動員、強令各級完成的硬性規定下「達標」的,背後的水分和貓膩可想而知。

二、嚴苛的扶貧標準——中共自打耳光

上述新華社文稿簡述中共官方這些年來對扶貧標準的調整,「1986年,國家統計局和國務院扶貧辦在1984年農村住戶調查數據的基礎上,合作制定了第一條正式的貧困線,確定絕對貧困線為人均純收入206元/年,每人每天不足1元。當時世界銀行提出的最低貧困人口標準是每人每天1美元,貧困人口標準是每人每天2美元。」

要知道,人均純收入206元人民幣一年,人均每天5毛6分錢,是當時世界銀行最低貧困標準的16%。也就是說,中共用極低的標準線把本應受到救濟的大批民眾擋在門外,這也同時降低了本國貧困人口數目和比例,減輕了中共理應承擔的責任。

文章大言不慚地寫道:「2000年,考慮到我國貧困線標準過於苛刻,將很多貧困人群排擠在政策扶持的門檻之外,於是國家統計局又制定了一條低收入線,即865元/年。」「從2010年起,我國開始大幅調整官方貧困線。2011年,上升為2300元/年,這一標準比2009年提高了92%。此後每年根據價格變化水平做出相應調整,2015年標準提高到2855元/年。」

2855元人民幣相當於當時的439.9美元,即人均每天1.2美元,而當年10月世界銀行將極端貧困標準從1.5美元調高至1.9美元。

三、絕對貧困以外的相對貧困

中共高調宣揚的脫貧成績,指的是「絕對貧困」,然而,還有更大數量的中國民眾陷於長期性的貧困中。中共總理李克強去年5月披露,6億中國人月收入僅有千元。這6億人肯定是窮困潦倒,入不敷出,卻不屬於脫貧攻堅要扶持的對象。中共當局有無考慮過,怎樣幫助他們走向小康?

2018年,根據世界銀行發佈的《貧困與共享繁榮:拼出貧困的拼圖》報告,中等偏低收入國家的貧困線標準為:每天生活費低於3.2美元,中等偏上收入國家的標準是每天生活費5.5美元。

根據中共官方的人均國民收入資料,中國現已成為中等偏上收入國家。那麼按照世銀的標準,李克強所指的6億中國人其實就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四、中共何來「人民情懷」?

4月7日,黨媒稱,脫貧地區「多年遇到的像行路難、吃水難、用電難、通信難等問題得到歷史性解決」。

人們要問,中共執政71年,為何上億民眾陷於貧困,為何「行路難、吃水難、用電難、通信難」會在許多地區持續多年?人們還要問,多少領袖和黨員與貧困地區的百姓共患難,共同面對「行路難、吃水難、用電難、通信難」?

山西省呂梁是全國14個連片特困地區之一,呂梁市原副市長張中生貪腐金額高達10.4億元,這筆巨款比山西省倒數9個貧困縣一年的財政收入總和還要多。再如,河北省大名縣也是貧困縣,原縣委書記邊飛因貪污1.01億元被查處,而接替他的房延生幾年後也因違紀落馬。

僅此兩例足以說明,所謂「從黨的最高領袖到普通黨員幹部,都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乃是徹頭徹尾的謊話。

4月4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的一篇評論聲稱:「今日之中國,敢辦也能辦成世界頭等大事。建設三峽工程、青藏鐵路、港珠澳大橋,實施南水北調、西氣東輸、西電東送工程,舉辦奧運會、世博會、進博會……,中華大地上正在創造一個又一個人間奇蹟。」

所謂「世界頭等大事」,乃是為中共打造「面子工程」,累積炫耀的資本,以利其加強對內統治和對外滲透,最終目的是為中共權貴集團創造更多的利益。這類「大事」每每勞民傷財,為官商勾結、巧取豪奪大開門路。

中共大張旗鼓地慶祝脫貧攻堅戰的「勝利」,卻不敢正視一樁樁悲劇:

2003年夏天,陝西省榆林縣農民景統仕的女兒以高分考上東北師範大學。第一年學雜費大概需要人民幣1萬元。53歲的景統仕已經負債纍纍,選擇了喝農藥自殺。

2016年8月24日下午,甘肅省康樂縣景古鎮阿姑村28歲的村民楊改蘭殺死了自己的4個孩子後,服毒自殺。她的丈夫李克英料理完妻兒的後事,也服毒身亡。據村民披露,他們走上絕路是因為窮得過不下去,本來三年前楊家還有低保,但是後來不知為何,村鎮把低保取消了。

2018年1月9日清晨,8歲的雲南男孩王福滿餓着肚子,冒着零下9度的嚴寒,步行一個多小時去上學。當他走進教室時,頭髮和眉毛上結滿了「冰花」。這條消息在網上廣傳,王福滿的貧寒家境受到媒體關注,政府的「精準扶貧」被打臉。

2020年1月,貴州女大學生吳花燕因貧病去世,生前很長時間每天只有兩元的生活費。

中共宣揚的「解放後」的「新中國」,誕生了多如牛毛的億元貪官,上演着「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就是中共治下的人間「奇蹟」。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407.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