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中共老大哥大撒幣幫助小兄弟:全國每5個人一個地堡 點不亮的歐洲明燈

中國人節衣縮食,萬里迢迢,很不容易運去的大量鋼材、機械設備、精密儀器等,阿方隨意堆放在露天地里,常年風吹雨打。我們的專家(中國曾先後有近6000名專家對阿援建)心疼得直掉淚。當我人員向阿方提醒不要隨便浪費時,阿方竟毫不在乎地說:沒關係,壞了,沒有了,中國再給嘛。

在社會主義陣營里,弱小的阿爾巴尼亞本來並不受蘇聯的重視。但阿爾巴尼亞卻對斯大林模式的認同感最為強烈。所以當鐵托領導的南斯拉夫與蘇聯分道揚鑣時,阿爾巴尼亞在東歐共產黨中間,最早開始清洗所謂鐵托分子。當然,阿爾巴尼亞如此做,也與其一直受到來自南斯拉夫的控制有關。

蘇聯則因為阿爾巴尼亞的絕對支持,而成為其最大的援助國。但隨着斯大林的去世,赫魯曉夫執政後蘇聯開始致力於改善同南斯拉夫的關係;在這一過程中,阿爾巴尼亞屢次發出強硬聲音,反對赫魯曉夫。1956年蘇共二十大重新承認南斯拉夫是社會主義國家,極大地刺激了阿爾巴尼亞政府。

與阿爾巴尼亞相似,中國政府在這一時期也屢屢對赫魯曉夫的一些做法提出批評。1958年全世界60多個共產黨展開「批判南斯拉夫現代修正主義運動」,蘇共的批判如蜻蜓點水不痛不癢,中國卻直接召回了駐南大使,南斯拉夫也召回了其駐華大使。此舉引起了阿爾巴尼亞對中國的關注。

而阿爾巴尼亞公開與中國站在一起,是在1960年6月20至25日召開的布加勒斯特會議。這次會議上,赫魯曉夫策劃並帶頭對中共發動「突襲」,東歐國家政黨也跟着指責中共,唯獨阿爾巴尼亞勞動黨代表團發言不同意蘇共批評中共的做法,因此被赫魯曉夫斥責,並遭受其他國家共產黨的圍攻。

此後多次共運會議,阿爾巴尼亞都選擇了與中國立場一致。但也因此徹底惹怒了赫魯曉夫,導致了蘇聯於1961年單方面撕毀了對阿的經濟和軍事援助合同,撤回在阿工作的全部蘇聯專家和根據協議駐守在阿港口的蘇聯艦隊,並拒絕其參加華約會議,12月甚至中斷了同阿爾巴尼亞的外交關係。

蘇阿關係跌至谷底的同時,中阿關係則迅速提升。兩國高層領導人互訪不斷,且禮遇規格極高。而中國接替蘇聯,成為了阿方最大的援助國。1961年,中國向阿爾巴尼亞提供幾十萬噸糧食,還提供了價值2.5億元人民幣的外匯,承擔了19個成套項目,幫助阿實現了瀕於夭折的第三個五年計劃。

對此曾出任中國駐阿爾巴尼亞大使的耿飈回憶稱:我國對阿爾巴尼亞的援助—直是在自己存在經濟困難的情況下提供的……近90億元人民幣。阿總人口才200萬,平均每人4000多元。援阿化肥廠年產20萬噸,平均一公頃地達400公斤,遠超我國耕地使用的化肥量。而軍援也超出了阿國防的需要。

另一方面,阿爾巴尼亞卻按照歐洲發達國家的生活標準,向中國提出了許多不切實際的要求。並且在阿方領導人看來,向中國要援助是理所當然。阿領袖霍查曾說:你們有的,我們也要有。我們向你們要求幫助,就如弟弟向哥哥要求幫助一樣。阿總理謝胡則說:我們不向你們要,向誰要呢?

有了中國的援助,貪大求全和貪得無厭成了那一時期阿爾巴尼亞的寫照。耿飈曾回憶:在阿爾巴尼亞向我們提出援建電視台時說,計劃在阿全國實現電燈照明後,做到每個農業社都有電視。而當時在我國,連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中黑白電視機的擁有量都少得可憐,更不用說農村了。

阿方還曾提出,要中方幫助更換化肥廠的主要設備。該化肥廠是中國援建的,本應使用中國生產的機器設備,但阿方卻指定要用意大利的機器,中方只好用外匯從意大利買來機器裝上。令人氣憤的是後來這台機器壞了,阿方還要中國從意大利買機器來更換,被耿飈當即拒絕了不合理的要求。

最讓人寒心的是阿方對中國援助的大肆浪費。阿爾巴尼亞馬路邊的電線杆,都是用中國援助的優質鋼管做的。此外他們還把中國援助的鋼筋水泥用來到處修建烈士紀念碑,在全國共修建了1萬多個。中國援助的化肥,被亂七八糟地堆在地里,任憑日曬雨淋。諸如此類的浪費現象,不勝枚舉。

中國人節衣縮食,萬里迢迢,很不容易運去的大量鋼材、機械設備、精密儀器等,阿方隨意堆放在露天地里,常年風吹雨打。我們的專家(中國曾先後有近6000名專家對阿援建)心疼得直掉淚。當我人員向阿方提醒不要隨便浪費時,阿方竟毫不在乎地說:沒關係,壞了,沒有了,中國再給嘛。

阿在國際市場上賣不出去的一些劣質商品如香煙、童裝、紡織品等都強行塞給我們包銷。如「鑽石」等品牌的香煙,口感粗劣,卻仍銷往中國。而中方幫阿爾巴尼亞搞了紡織廠,但他們沒有棉花,中國還要用外匯買進棉花給他們,阿方織成布做成衣,還硬要賣給中國,倒過來賺中國的錢。

此外,中國對阿軍援也是不遺餘力。1963年,阿爾巴尼亞向中國求助修理4艘蘇聯W級(中國03型的蘇聯原版)潛艇。這4艘潛艇是1955-1956年建造的,平時維護保養極差,大部分機械已達不到原有的技術性能和要求,艇體腐蝕嚴重,耐壓殼體個別地方已穿孔,整個上層建築根本無法修補。

儘管如此,阿方仍提出修理期間必須保持兩艘艇正常備戰,只能先修兩艘艇。阿方設備陳舊簡陋,中國工程隊在工地不僅修艇,還要修理設備。4艘潛艇修理工作量很大,不能僅靠工程隊,於是還要同時為阿方培訓技術人員。1969年,全部完成修復4艘03型潛艇任務後,工程隊全部人員回國。

除了維修潛艇外,1970年代,中國還向阿爾巴尼亞提供了數艘062型護衛艇和多達45艘的025「湖川」型高速水翼魚雷快艇,陸軍方面,先後從我國獲得了470輛59式中型坦克,與這些坦克和同期提供的還有63式裝甲車。與經濟領域情況相同,這種支援量也是超出阿爾巴尼亞實際需求的。

據統計,1961年至1978年間,中國還向阿爾巴尼亞提供了大量其他類別的武器裝備,其中包括:各種槍75.2萬支,槍彈15.64億發,火炮1.1萬餘門,炮彈822萬發,地空導彈系統兩套,導彈224枚,汽車4230輛。中方還以派專家和接受留學培訓的方式幫助他們熟練掌握使用援助武器。

除了武器之外,中國還為阿爾巴尼亞援建了數量驚人的地下洞庫和堡壘。其中,從1967年起,阿爾巴尼亞開始大規模修建地堡,據說數量多達50萬個,這些遍佈在阿爾巴尼亞各地的地堡都是用中國援助的高標號水泥澆築而成,平均每5個阿爾巴尼亞人就擁有一座地堡。

而前文提到的飛機,據資料顯示,中國共向阿爾巴尼亞提供過180架軍用機。其中包括12架當時中國最先進的殲7戰機(當時只生產了39架),此外還有一架轟5轟炸機,80餘架殲6戰機,以及若干殲5系列戰機,還有幾十架初教-6教練機,十幾架運-5輕型運輸機和若干架直-5直升機。

中國與阿爾巴尼亞之間的關係,興於蘇聯也衰於蘇聯。1969年處於戰爭邊緣的中蘇兩國。借越南國家主席胡志明逝世,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柯西金蘇聯過境中國的機會,欲進行緩和,結果阿方公開表示反對周恩來與柯西金在北京會晤握手,並因此降低了出席中國建國20周年慶典的規格。

此後,儘管有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兩阿提案」助力1971年新中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的事件,但中阿間終於還是因1972年的尼克遜訪華,而走向破裂。阿方斥責中國為「修正主義」,同時批判毛澤東的「三個世界理論」是「反馬克思主義的,反革命的」,但中國對阿的援助仍在繼續。

直到1978年,鄧小平才正式作出終止對阿援助的決定。在《關於被迫停止對阿爾巴尼亞援助和接回專家問題的照會》裏,歷數了中國不顧本國民生困苦,屢屢大規模援助阿方的事實。在再無可能獲得援助後,當年底,霍查公然把中國列為主要敵人,隨後出版著作《中國紀事》,則全面反華。

概括起來,中國援阿爾巴尼亞成套項目共計142個,自1954年至1978年,中國共向阿爾巴尼亞提供援款75筆,協議金額為100多億人民幣(其中一般物資佔28%強,軍事物資佔43%強,成套項目佔25%強,現匯佔2%強),阿爾巴尼亞成為我對外援助受援國人均數額最多的國家。

阿爾巴尼亞於2009年「順應形勢」加入了北約,在地面武器方面,該國接收了一些北約國家的裝備,卻再難組建起固定翼戰機部隊。此前有報道稱,阿爾巴尼亞對米格-29和梟龍戰機都有過興趣,只是如今這盞「歐洲明燈」,再也沒有免費的援助拿了。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帶你觀遍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241.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