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粉紅」為什麼註定被社會毒打?

    每逢重大公眾事件發生,總能看到過猶不及的作秀。一部分人為了利益而表演;而另一部分人則沉浸其中,成為「烏合之眾」的一員,我們把這種喪失獨立思考能力的人稱之為「粉紅」。

有人喜歡把「粉紅」同「愛國」混為一談,我不同意這個觀點。據我觀察,「粉紅」是一種樂於從眾、情商低下、毫無思辨能力的偏執狂。具有攻擊性的則被稱之為「粉蛆」。他們的行為和思考方式和「政治正確」的西方白左有異曲同工之妙。

為什麼一提到「粉紅」,大家就想到「愛國」?因為大部分粉紅都喜歡標榜自己很「愛國」。那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這和粉紅的性格特點有關。

首先,粉紅的信息渠道單一、且沒有思辨能力。表現在外就是,我們經常說一個人很「軸」、不靈活、書呆子、頑固,這就是粉紅給人的直觀感受。

像這樣的人,往往因其固執和無趣,而在群體中長期不受待見。他們心裏明白這一點,因此對自己的道德傾向、認知水平和社會關係,有種強烈的不安全感。這種不安全感,加上偏執的個性,導致他們非常害怕被否定和疏離。

因此,「粉紅」往往樂於標榜那些「絕對正確」的東西,來掩飾內心的自卑感,而且常常做過頭。當一個人幾乎沒什麼拿得出手時,標榜「愛國」就是他最後的遮羞布。

(阿Q和粉紅的立場雖然不同,但底層的思維方式是一樣的)

「因為我高喊着「絕對正確」的道德口號,所以沒人可以否定我和批評我,。」

但你會發現,很多粉紅情緒上來了,就會把事情做的很過火,最後變成一場鬧劇。這裏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源於補償自卑感或企圖佔據道德制高點的小心思,他必須把標榜的東西,做的比大多數人更激烈、更顯眼,才能達到吸引眼球的目的,但物極必反則是他沒有預料到的。

第二,就是源於粉紅本身的思維缺陷,他們無法理解複雜的事物。就拿「愛國」這個事,去問問那些在各大評論區污言穢語,動不動就給別人扣漢奸帽子的粉紅們,什麼是「國」。他們壓根答不出來,因為他們就沒思考過,或者沒搞明白這個問題。

我特別佩服的一個記者叫王克勤,這位大哥就是以各種揭黑報道聞名遐邇。他寫的很多東西針對環境污染、體制弊病問題,放在今天不少粉紅的眼裏,那就是妥妥的遞刀子、「負能量」。

據前同事講,這大哥從不標榜自己愛國,連朋友圈都不發,聊兩句天就開始批評時事。但在我看來,他是最愛國的人。在他筆下被曝光的「塵肺事件」、「疫苗事件」,不知道保護了多少人的生命健康。退休以後,王克勤成立了大愛清塵基金,自己花錢做慈善,幫助塵肺病人。王克勤先生從不標榜愛國,但他卻身體力行,關愛着這個國家的人。

對比拿U型鎖砸穿豐田車主的蔡洋,他在被關進牢裏的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我這就是愛國呀!」蔡洋刷着手機上譴責他的評論喃喃道。他根本不知道,「國」是指這片土地生活的人,是這片土地的山花水草。愛國首先要愛人,通過自己的方式讓社會變得更好,而不是當一個鍵盤俠。

「管他那麼多幹嘛?大家都說愛國好,那我也跟着高喊就對了。胡編、陳平罵美國,大家就說這是愛國,那我就跟着罵。北京交通台女主持人剪耐克就是愛國,那我就去燒鞋。這些人都是權威人士,跟着他們一起做,大家就認為我很愛國!就會喜歡我,我就會不那麼自卑啦!我的人生意義終於找到啦!」這就是粉紅的心路歷程。

所以,粉紅的大腦和開放型的大腦是不一樣的,如圖所示粉紅的大腦如右圖,已經扭曲變形。唯有與大腦漏斗的形狀相同的東西,才能順利通過這個漏斗,進入腦袋,然後,被消化吸收。

(圖片來自「叫虱」)

也就是說,只要是信息和觀點與原有認知有差異的內容,一概塞不進去。只接受符合自己立場和喜好的觀點,導致粉紅特別容易被各種「陰謀論」吸引,別管這陰謀論多麼離譜,只要把我討厭的東西描述的足夠壞,我就喜歡讀!

就像至道學宮這種,但凡一個高中畢業,稍微有點知識水平的,都不可能信它的鬼話。什麼美國人把新冠死的人都做人肉包子了,這文居然都能有幾萬點讚和打賞,可知粉紅到一定程度,就是徹底的腦殘。

但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凡是你看到的這些粉紅大V,什麼胡編、陳平、金燦榮、盧克文、周小平、孤煙暮蟬、遠方青木、販財局、九邊這些人,可絕對不是粉紅思維,因為粉紅思維不可能編出那麼有噱頭的故事來。他們可以說都是很聰明的人,非常了解公眾情緒、了解粉紅們愛聽什麼。動輒幾十萬的出場費,你以為是靠粉紅的腦子能賺來的?

這裏面有個人我還真認識,以前也是一家知名財經媒體的前同事。在飯局上,這位哥們從來不和大家聊戰狼那一套,除了投資就是聊賺錢。別說因為美國義憤填膺了,就是別人跟他拌個嘴都沒啥脾氣,在知道那個號是他運營的之前,我們都不敢相信。但去看看他的文章,又是那麼的慷慨激昂。

不久前,這哥們剛在廣州買了一套房,最近又考慮往海外做投資。他的公號一年100萬純收入,而且大品牌特別投放喜歡投這種安全、正能量的號。像他這樣能把賺錢和生活分得這麼開,一點不耽誤,也沒心理負擔,我是真心佩服。

其實,盧克文這種陰謀論早就不新鮮了,都是《貨幣戰爭》的作者宋鴻兵玩膩的那一套。人家宋鴻兵成名以後遊歷歐美,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引來無數效仿者。那天還有人給我私聊轉了一篇陰謀論的文章,告訴我這就是真相。

我當時哈哈大笑道,如果真相真的這麼容易找到,這麼複雜涉及到外交、甚至人類命運的問題。被一個微信公號寫手寥寥幾筆就給說明白了,你這不是罵我們國家各大高校和研究所的社科學者無能嗎?外交部為什麼不聘請盧克文當戰略顧問呢?為啥不在新聞發佈會引用一下他的觀點呢?人家外交官又不傻,知道這都是無稽之談,在大雅之堂說出去只會令人恥笑。你見過哪個高端學術論壇邀請過這些人上去噴糞的?

很多陰謀論只要稍微動動腦子就能識別。我後台留言經常收到什麼「美狗拿了CIA的錢」、「滾回美國去」的類似評論,關鍵是我的文章里都沒提過美國。這些粉紅也不動腦子想想,如果我真的收了美國的錢,國家安全部門是吃乾飯的嗎?別說收錢要從國外轉賬,就是用電信設備和美國中情局溝通,現在的技術還追蹤不了嗎?這幫人也太小看咱們國家了。

我從來不用筆名,讀者都知道我長期定居廣州,我覺得被知道了也沒啥的,咱不干虧心和腦殘的事,留不下罵名也不怕報復。反而是那些動不動就喊打喊殺的粉紅,可真是見光死,在網上噴完糞連名字都不敢留下。真是要多自卑又多自卑。

粉紅的思維方式另一大特點就是非此即彼,無法認識到事物的複雜性。「非我同類,其心可誅!」就是典型的粉紅思維。我昨天發了一個譴責緬甸軍政府槍殺兒童的文章,就有人在下面留言:

「歐美反對緬甸軍政府,所以我們應該支持緬甸軍政府!」、「槍殺兒童都是美國人搞得陰謀。」我真服了,先不說緬甸已經封閉了國界線,美國有沒有能力在大庭廣眾之下槍殺兒童還嫁禍給軍政府。那文章我通篇都沒提美國不美國的,這些人就能立刻先想到那去。對基本的反人類罪行選擇性忽略,啥事都能聯繫到西方陰謀上,我覺得這就不是一般的神經病可以解釋的,他們那個腦子真的已經完了!

如果只是篤信陰謀論,不過也就是人蠢了點也沒啥。但若把粉紅的思維,用在日常生活中,那就是各種被生活毒打。我兒時家境一般,做了不少臨工。加上記者生涯,接觸到社會方方面面。給我的感覺就是,越是需要精密思維能力、處理複雜人際關係的職業,粉紅佔比越少,比如金融、法務、藝術、媒體、諮詢行業。越是不需要腦力思考的行業,粉紅的比例越高。

這個邏輯很好理解,我之前在一家國內前十的財富公司做董秘。風控和投行部門,對自我判斷能力要求極高。這些人只相信最冷冰冰的數據和事實,如果他們也愛看這種胡編濫造的陰謀論,來下判斷,早不知道被風雲突變的金融市場弄死幾回了。投資是一門絕對理性的事,要求一個人能隨時打破固有的認知和理解,所以這行粉紅幾乎沒有,粉紅要幹這個,就一字「死」。

以前有個朋友就是,天天朋友圈轉發屎報那些評論。動不動就什麼寧可華夏不長草,也要收復釣魚島這種類似言論。就在前年,拉我投資P2P的理財項目,告訴我這是什麼央企背景的項目。我連調查都懶得,就知道不靠譜。但人家不聽,非要說,國家不可能讓我們賠錢,結果身價搭上賠的血本無歸。

有人說,「粉紅」適合考公務員進體制。我覺得這也是個誤區,「粉紅」確實比一般人更適合應試,尤其是不需要動腦子的死記硬背。但是進了體制,大概率是基層干一輩子。我之前在商務部下面的研究會幹過,也在記者生涯接觸過一些官員。但凡能在體制內混的風生水起的,腦子必須靈活,更要善於跟人打交道。而這些都不是粉紅擅長的。

說了這麼多,怎麼擺脫粉紅思維?很簡單,多讀好書,尤其是經典。像什麼《國富論》、《論法的精神》、《政府論(下)》、《全球通史》、《經濟學原理》、《政治學》(海伍德),這些創造了今天我們社會秩序的最基本的著作,先讀一讀,了解一下社會是怎麼運行的,別動不動就談那些國家、民族、社會主義、資本主義這樣的大詞。

同時,多和不同階層和群體的人交流,不要聽他們的立場,而是去理解他們思考的邏輯。了解他們的動機和利益訴求。在沒弄明白問題前,儘量縮小自己的討論範圍。我討厭那種小學裏面動不動就讓學生宣誓,做xx主義的接班人。他那么小懂個屁的主義啊!你至少等他讀完資本論、共產主義宣言,知道那些來龍去脈,再談主義吧。

作者:仝麟閣,95後前財經記者、投資公司董秘,發表文章累計超過50萬字。百萬級報道數篇、千萬加報道《扒一扒武漢病毒所所長成功史》作者,人民大學經濟學專業,喜歡研究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現居廣州潛心寫作。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麟閣經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6/1577738.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