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和伊朗伊斯蘭神權結盟 新軸心國團伙正形成?

協議標誌着中共和伊朗伊斯蘭神權政權之間的經濟、貿易、軍事關係達到新高點。雖然協議的內容沒有完全披露,但肯定會涉及中共對伊朗基礎設施、工業、經濟和石化部門的大量投資。協議還將加強軍事、情報和反恐合作,將伊朗與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實質上聯繫起來,成為發揮全球影響力的工具。

澳大利亞坎培拉智庫ASPI的「戰略家」網站(The Strategist)發表西澳大利亞大學「穆斯林國家中心」社會學兼職教授、《伊朗崛起:伊斯蘭共和國的生存與未來》一書作者賽卡爾(Amin Saikal)的文章說,石油豐富、具有地區影響力但遭到美國制裁的伊朗,和受到美國壓制的全球性強權中共國簽署了為期25年的合作協議。中共對美國及其盟友在中東展開了新的戰略鉗制。

王毅和伊朗外長扎里夫簽署25年合作協議

協議標誌着中共和伊朗伊斯蘭神權政權之間的經濟、貿易、軍事關係達到新高點。雖然協議的內容沒有完全披露,但肯定會涉及中共對伊朗基礎設施、工業、經濟和石化部門的大量投資。協議還將加強軍事、情報和反恐合作,將伊朗與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實質上聯繫起來,成為發揮全球影響力的工具。

2016年,在伊朗多邊核協議達成後,中共國和伊朗的貿易總額約為310億美元。2018年川普政府不顧英國、德國、法國、俄國、中共國等協議簽署國的反對,退出該協議並對伊朗實行嚴厲制裁,但中共國與伊朗的貿易額卻創新高。支撐這種上升關係的,是雙方對抗美國及其盟友的共同利益。

中共國與伊朗更深入、廣泛的合作,尤其雙方與俄羅斯越走越近的關係,以及中、伊、俄三方和美國的敵對關係,有很大潛力改變中東地區的戰略態勢。北京到目前為止一直謹慎地不和伊朗結成夥伴,就是怕損害與沙特阿拉伯及其阿拉伯盟友利潤豐厚的石油貿易關係。沙特是伊朗主要的地區對手,中共國所需17%的石油從沙特進口,只有10%來自受制裁的伊朗。中共國還和伊朗另一個主要地區對手以色列進行軍事和情報合作。

北京和德黑蘭自2016年以來一直在談這項協議,現在終於達成,肯定會使海灣阿拉伯國家、以色列、美國深感擔憂。鑑於德黑蘭在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也門的影響力不斷擴大,以及一貫支持巴勒斯坦反對以色列佔領,這些國家已經日益感受到伊朗的威脅。美國還擔心伊朗在阿富汗的影響力。美國和國際聯軍已經在阿富汗與塔利班叛軍纏鬥了20年,但沒有取得太大的成功,華盛頓希望儘快從那裏體面地脫身。

由於伊朗和俄羅斯關係密切,中伊協議可能形成一個強大的中、伊、俄軸心,只會提升德黑蘭與拜登政府談判美國重返伊核協議時,討價還價的地位。拜登返回伊核協議的條件是,伊朗必須撤銷為報復川普政府制裁而實施的反措施。但德黑蘭予以拒絕,並要求美國率先解除所有制裁。

伊朗人傳統上對與任何世界大國結盟保持警惕。雖然在前國王統治期間,伊朗走入了美國的軌道,但實際上卻促成了伊斯蘭革命,導致巴列維王朝覆滅,反美的伊斯蘭政權上台。正由於美國不斷努力打壓、孤立伊朗伊斯蘭政權,尤其是在川普政府時期,終於促使德黑蘭逐步轉向東方,走到與中共國達成協議的地步。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萬維讀者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6/1577440.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