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中共對澳洲鐵礦「欲罷不能」的背後

作者:
澳洲礦業鉅子Clive Palmer去年9月向天空新聞(Sky News)表示:中國完全依賴澳洲的鐵礦石和各種礦產資源;要是沒有鐵礦石,中國絕對會陷入經濟崩潰。Palmer甚至建議,澳洲政府應該針對澳洲銷往至中國鐵礦石開徵出口關稅,以反制中共對澳洲的經濟脅迫。

中澳關係急遽惡化。中國最大的鐵礦石供應國是澳洲。圖為西澳Pilbara地區一台取料機正在裝載鐵礦石

3月中下旬,英國風險評估機構Verisk Maplecroft的最新報告指出,中共政府正增強將貿易武器化的能力,只是現實也存在關鍵領域被卡脖子的窘境。

Maplecroft在最新報告《2021年政治風險展望》(Political Risk Outlook2021)中說,中國是原油和鐵礦石等主要大宗商品的消費國,但中國嚴重依賴進口來滿足國內相關需求。報告稱,這可謂一項致命弱點,且有一典型例子,即中國最大的鐵礦石供應國是澳洲,因此阻礙着中共政府試圖複製澳洲煤炭的報復性措施。

其實在今年1月,中共工信部發佈鋼鐵工業發展規劃,五年內(到2025年)鐵金屬(主要就是鐵礦石,或稱鐵礦砂)國內自給率達45%以上、海外權益鐵礦占進口礦比重20%以上,「自主可控」的供給合計可達65%。而這個官方目標顯然有的放矢。

當前國際鐵礦業是巴西1家、澳洲2家礦企巨頭三分天下的格局。據日前報導,巴西近兩年有10座鐵礦場受到自然災害的影響而產能大減,以及澳洲資源部長皮特(Keith Pitt)透露,作為該國鐵礦石最大買家,中國2019~2020財年進口的鐵礦石中,有高達62%來自澳大利亞。

以上數據能夠說明,至今澳洲鐵礦業尚未遭到中共公開抵制的主要原因,同時這也促使澳洲政府未雨綢繆。ABC中文網報導,澳大利亞貿易和投資增長聯合常務委員會(Joint Standing Committee on Trade and Investment Growth)3月17日發佈了一份研究報告,指出了澳大利亞對某些國家的貿易和投資依賴,可能會給經濟增長帶來長期挑戰,以及戰略多樣化的必要性。這意味,澳大利亞需要做好減少與中國貿易的準備,免受其隨時的經貿要挾。

雖然中共祭出最新政策雙管齊下,欲在5年內尋求替代澳洲鐵礦砂,但在外界看來可能會事與願違。

如欲大幅提升國內自給率,卻逢中國本地鐵礦石產業正在萎縮。海外報導多引用的一個數據,是在北京設有辦事處的CRU顧問公司高級鐵礦分析師Andrew Gadd指出,中國近年增加進口回收廢鐵,但在未來好幾年內,其規模最多只能增加10%。目前的中國鐵礦石供應量僅可滿足全中國鋼鐵廠所需的20%,到了2030年,估計將下跌至14%。顯見中國將會持續依賴進口鐵礦石。

再如積極投資境外礦源,過去是中共透過中資入股國際礦企3巨頭,目前中共擺脫對澳洲鐵礦依賴的最大希望,則是寄託於位在西非幾內亞、號稱「可能改變全球鐵礦石供需格局」的西芒杜(Simandou)礦場。

但這個項目風險非常高,早在2003年,澳洲力拓(Rio Tinto)已獲當地政府授權開發西芒杜礦區,至今仍未有任何產出,原因是幾內亞的政治腐敗拖累。

今年1月,以色列鑽石大亨Beny Steinmetz被控貪污罪名成立。如法新社報導,本案起訴檢察官表示,整起案件可以回溯到2006年,Steinmetz透過行賄幾內亞已故總統Lansana Conte的妻子,使他的BSGR能源集團(Beny Steinmetz Resources Group)獲得西芒杜鐵礦的開採權。外媒並披露,BSGR集團的最大股東就是中國鋁業,是中共國務院旗下的一家大型央企。

關於西芒杜開發案值得花些篇幅,部分港媒、陸媒傳播信息較片面,這裏主要根據多家外媒相關報導,包括但不限於2020年3月MINING.com(涵蓋全球採礦業的最大的專業新聞網站)援引彭博通訊社的報導《China-backed JV set to start work at Simandou》,以下是綜合梳理要點。

2003年,澳洲力拓獲得幾內亞政府的授權,獨家勘探西芒杜鐵礦資源共4個區塊(北部1、2號區塊與南部3、4號區塊),並於2006年取得了採礦權。

2008年,力拓1、2號礦區的開採權卻被幾內亞政府強制收回,轉手賣給了以色列商人的BSGR集團。

2009年2月,中鋁一方面提議入股力拓,共同開發3、4號區塊,但同年6月宣告破局,澳洲力拓取消中鋁投資。

2014年,新上台的幾內亞政府宣稱BSGR集團是通過賄賂得到的特許權,又撤銷了該公司在1、2號區塊的採礦權。

2016年11月,在幾內亞政府修改礦業法後,要求政府入乾股15%,各家企業不得不重新劃分股權,彼時,3、4號礦區是力拓與中鋁按53%、47%的比例成立的合資公司持有了95%的股份。

2017年,中共政府同意在近20年內向幾內亞政府提供200億美元貸款,以換取礦區的開採權。

2018年10月,力拓宣佈由於未能在協議期限內達成最終協議,原協議失效。彼時力拓、中鋁、幾內亞政府(乾股)分別在3、4號區塊項目中的股份如下:45.05%,39.95%,15%。

2019年7月,幾內亞政府對西芒杜1、2號區塊啟動了國際公開招標。同年11月,中共商務部官網發佈消息,新加坡韋立國際集團(Winning International Group)引領的「贏聯盟」(SMB-Winning Consortium)旗下公司中標西芒杜北部1、2號區塊。

可以這樣說,對中共政府而言,BSGR集團1、2號礦區的採礦權並沒有落到外人田。公開信息顯示,「贏聯盟」由新加坡韋立集團占股45%,為最大股東,山東國企煙臺港占股10%,山東民企宏橋集團、幾內亞UMS公司所佔股份不詳。據韋立集團官網,該集團與中鋁集團有着長期業務合作。

據稱,今年3月中方審批通過,西芒杜北部礦區預期最快可在2025年前投產。

事實上,CRU分析師Andrew Gadd已經指出,即使中國能夠將澳洲以外,把全世界所有其他地方的鐵礦石通通運到中國,中國還是需要額外3億公噸的供應量,才能滿足需求。

前澳洲駐華大使芮捷銳(Geoff Raby)也指出,中共「一帶一路」涉及大量基建項目,需要大量鋼鐵,因此無法在短期內擺脫依賴澳洲鐵礦石。

澳洲礦業鉅子Clive Palmer去年9月向天空新聞(Sky News)表示:中國完全依賴澳洲的鐵礦石和各種礦產資源;要是沒有鐵礦石,中國絕對會陷入經濟崩潰。Palmer甚至建議,澳洲政府應該針對澳洲銷往至中國鐵礦石開徵出口關稅,以反制中共對澳洲的經濟脅迫。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5/1577127.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