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周恩來死前"感人肺腑"的一封信

從現已解密的檔案資料可知,迫害老戰友劉少奇、賀龍、彭德懷、陶鑄致死,製造彭羅陸楊冤獄等等,周恩來都直接插手,他還指導專案審查、羅織罪名,擬定結論,對各該當事人的含冤而死,實乃難辭其咎。最令人髮指的是,他曾在把劉少奇定性為"叛徒、內奸、工賊"的專案審查報告上批示"此人該殺!"四字。他親自掀起與操控的"抓五.一六份子"運動迫害了數千萬無辜民眾,其中幾十萬人被折磨致死,幾百萬人因酷刑致殘。

田豐先生在他的文章《面具後面的周恩來初探》中說,"他把良心賣給魔鬼,還想要人民記住"恩惠"。他一生作偽,給自己爭得短暫的名利,留給後人的卻是哀鴻遍野、滿目瘡痍的國土。"中共歷屆當權派把周恩來裝扮成完人與尊神,是為了愚弄人民,以便延續中共的獨裁統治。揭開周恩來面具系列節目就是要還原周恩來的本來面目。這次節目的部分內容來自胡平先生的文章《解讀晚年周恩來》和田豐先生的文章《面具後面的周恩來初探》"

索贊尼辛在談到斯大林1937年大清洗時講過:要搞這樣的清洗需要有斯大林,但也需要有這樣的黨:大部分掌權的黨員,直到自己被捕入獄的前一刻,還在毫無伶憫地把別人關進去,遵照同樣的指示消滅自己的同類。

把任何一個昨日的朋友或戰友交出去送懲辦。而且今天頭頂上帶上了受難者光環的所有布爾什維克,都已經充當過殺害其他布爾什維克的劊子手(在此以前他們都曾是殺害非黨人士的劊子手,這就不用說了)。也許正是需要一個一九三七年,才能表明他們神氣活現地標榜的世界觀原來是多麼不值錢。他們依仗這種世界觀把俄國搞得底朝天,摧毀它的基石,踐踏它的聖物,而在他們所搞亂的俄國,他們自己卻從未受到過這種懲辦的威脅。一九一八年到一九三六年間布爾什維克手下的犧牲品,從來沒有像那些布爾什維克領導幹部自己挨整時表現得那麼渺小。如果詳細考察一九三六至三八年抓捕的歷史,那令人厭惡的不僅是斯大林及其幫手,也是那些既屈辱又醜惡的受審人--他們在喪失了先前的殺害非黨人士兇狠後,所表現出的那種精神卑賤實在令人作嘔。

如高文謙所言,在中共黨內鬥爭史上,"周恩來是唯一能夠和毛共始終,一直屹立不倒,並且最後總算善終的人物"。可是,周是怎樣做到這一點的啊?對自己同類的不斷的出賣──從彭德懷、彭羅陸楊,到劉鄧、陶鑄、賀龍、楊余傅。毛要打倒誰,周就出賣誰(有的人還不是毛要打倒,只是得罪了江青)。為了保自己,周甚至可以出賣自己的乾女兒孫維世和親兄弟周恩壽,可以出賣自己的衛士長成元功。

僅僅出賣別人還不夠,周還不斷地自污自辱,不斷地向毛卑躬屈膝。在《晚年周恩來》一書里,高文謙披露了周在去世前半年寫給毛的一封信。當時,周被已經擴散的癌症折磨得死去活來,在醫院中瘦得體重只有61斤,自知來日無多,在病榻上用顫抖的手給毛澤東寫下這樣一封信:

主席:

問候主席,您好!

(以下兩段匯報病況,略)

為人民為世界人的為共產主義的光明前途,懇請主席在接見布特同志之後,早治眼病,必能影響好聲音,走路,游泳,寫字,看文件等。這是我在今年三月看資料研究後提出來的。只是麻醉手術,經過研究,不管它是有效無效,我不敢斷定對主席是否適宜。這段話,略表我的寸心和切望!從遵義會議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諄諄善誘,而不斷犯錯,甚至犯罪,真愧悔無極。現在病中,反覆回憶自省,不僅要保持晚節,還願寫出一個象樣的意見總結出來。

祝主席日益健康!

周恩來75.6.16.22時

為了讓毛能領會自己的一番苦心,周還以央求的口吻,給毛的機要秘書張玉鳳附了張便條:

玉鳳同志:

您好!

現送十六日夜報告主席一件。請你視情況,待主席精神好,吃得好,睡得好的時(候),念給主席一聽,千萬不要在疲倦時念,拜託拜託。

周恩來1975.6.16.22時半

也許有人會說這是韜晦,是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對。因為所謂韜晦,所謂能屈能伸,都具有一種時間特性。現在韜晦是為了將來展現,今天屈是為了明天伸,可是周寫這封信的時候已經病重不起,已經沒有將來沒有明天,所以它根本沒有韜晦和能屈能伸的意義。韓信受胯下之辱在先,登台拜帥在後,所以留下千古佳話。要是順序顛倒過來了,要是一個堂堂大元帥,後來竟然願意從別人胯下鑽過去,那就不成佳話成笑話了。季諾維也夫和加米涅夫飽受酷刑,因為怕被斯大林處死,所以才不顧體統向斯大林搖尾乞伶,雖然可悲可恥,總還情有可原。周恩來卻是身患絕症而不起,即將壽終正寢,"死去原知萬事空",何必對毛還如此低首下心,奴顏婢膝?

李志綏在《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裏寫道:"1966年12月,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的江蘇廳開會。江青來了,要找周。從延安時期就給周任衛士和衛士長的成元功迎了上去。成請江先休息一下。江青勃然大怒說:『你成元功是總理的一條狗,對我是一條狼。馬上給我抓起來。'這事給汪東興處理。汪堅決不肯逮捕成元功。汪說可以調動成的工作。鄧穎超代表周告訴汪:『一定要逮捕成元功,說明我們沒有私心。'汪仍未同意。後來汪向李志綏說:『成元功跟他們一輩子了。他們為了保自己,可以將成元功拋出去。'"

《晚年周恩來》裏寫道:76年元旦過後,周的病情繼續惡化,已近彌留階段,偶爾從昏迷中醒來,還要身邊的工作人員給他念毛澤東詩詞,"當讀到『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時,甚至露出笑容,還喃喃自語道:『中國出了個毛澤東'啊"。

怎樣解釋周的臨終表現呢?太做作了。在"反擊右傾翻案風"的緊鑼密鼓中,毛對周的猜忌嫌惡幾乎不加掩飾,"據身邊的醫護人員說,周在生命最後的一段日子裏,一直讓播放越劇《紅樓夢》中的『黛玉葬花'和『寶玉哭靈'這兩支曲子"。如此形勢,如此心情,周怎麼還能聞毛詩詞而露出笑容,怎麼還能念念不忘歌頌毛?當然是演戲。這齣戲越演到後來越走調,演員也越演越吃力;可是沒辦法,只有硬着頭皮演下去,演到底。這就叫"保持晚節"。周在1966年5月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講話:"要跟着毛主席。毛主席今天是領袖,百年以後也是領袖。晚節不忠,一筆勾銷。"

對周恩來心醉神迷頂禮膜拜最甚的是一窩中共高幹子弟,為了維繫這一特權階級的既得利益,他們刻意把周恩來塑造成一尊超凡入聖的偶像,念叨他"在文革浩劫中保護了大批老幹部"。然而,從現已解密的檔案資料可知,迫害老戰友劉少奇、賀龍、彭德懷、陶鑄致死,製造彭羅陸楊冤獄等等,周恩來都直接插手,他還指導專案審查、羅織罪名,擬定結論,對各該當事人的含冤而死,實乃難辭其咎。最令人髮指的是,他曾在把劉少奇定性為"叛徒、內奸、工賊"的專案審查報告上批示"此人該殺!"四字。他親自掀起與操控的"抓五.一六份子"運動迫害了數千萬無辜民眾,其中幾十萬人被折磨致死,幾百萬人因酷刑致殘。在整個文化大革命運動中,周恩來是唯一沒被打倒的中共高層領導人;他怎麼保住自己的地位呢?就是不斷地出賣別人,連自己的乾女兒與親弟弟都不放過。

總而言之,毛澤東之所以能成為擁有絕對權威的獨裁者,所以能把國家民族的命運玩弄於股掌之上、殺害超逾八億黎民百姓,周恩來負有不可推卸的重大罪責。

周恩來外表溫文儒雅,待人笑容可掬,接物彬彬有禮,說話細聲細氣,直到二○○一年,曾任毛澤東機要秘書、做過十四個月"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王力在香港發表兩巨冊八十萬言回憶錄**證實周恩來曾於一九三一年親自指揮殺手勒斃顧順章全家與親友卅七人分別掩埋三處民居庭院,善良的人們誰也不會相信連稚齡孩童與曾營救過周的恩人(斯勵)都逃不過他的毒手。早在一九三四年冬紅軍"長征"出發前,為了不暴露西竄行蹤,擔任中共紅軍總政委的周恩來悍然下令殺害了上萬名傷病號以及"政治不可靠"份子,這就是震驚中外的"萬人坑事件"。還有,一九五五年四月,周恩來赴印尼萬隆出席亞非會議前,已收到情報知悉印航克什米爾公主號專機被放置了定時炸彈,卻還下令中國代表團其他成員按原計劃登機,他為了迷惑國民黨特務機關不再更改計劃以確保他自己的安全,硬是把自己的部屬與外國記者等十一人葬身於太平洋波濤之中,讓別人給自己當掩體。這一切表明了,這個被人為套上奪目光環的"偉人",實際上是個權欲私心極重、明哲保身第一而又性格懦弱、行為兇殘的濫小人。他不是浩劫中扶危濟困的善人,而是助紂為虐的幫凶;他不是善於在政壇走鋼絲繩的雜技大師,而是內心人格分裂,表裏不一的兩面派。

周恩來的口是心非、兩面三刀還表現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他三次親赴印度勸說達賴喇嘛回國,說盡了好話,許盡了善願。然而五十年代末,他下令殘酷鎮壓抗暴起義的藏民,拆寺院、鬥喇嘛、毀菩薩、燒經書;六十年代中期他派遣紅衛兵入藏"把喇嘛制度徹底打碎",甚至強迫班禪喇嘛吃屎。

周恩來把良心賣給魔鬼,還想要人民記住"恩惠"。他一生演戲作偽,給自己爭得短暫的名利,留給後人的卻是哀鴻遍野、滿目瘡痍的國土。他以偽善的面目遮掩了陰險、狡詐、冷酷、卑鄙、自私、貪婪的真面目;他瞞天過海,耍盡渾身解數,欺世盜名,無所不用其極。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2/1575999.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