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世衛疫源報告出籠 譚德塞變臉 專家解析

2020年2月24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日內瓦WHO總部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

世衛專家組周二(3月30日)發佈病毒起源調查報告,隨後世衛秘書長譚德塞罕見嗆聲中共,甚至表示需要進一步調查疫情云云。專家認為,世衛疫情起源的排序很不合理,而譚德塞變調有多種可能性。

林曉旭:世衛報告的疫源可能性排序很不合理

根據該報告內容,專家小組提出4種疫源可能性,概率最高的是病毒宿主傳染第2種動物後,後者再傳染人類,被評為「可能至非常有可能」(likely to very likely);其次是蝙蝠直接傳染人類,被評為「可能」(likely)。

第3種是透過冷凍食品傳播,被評為「可能但機會不大」(possible but not likely);至於經由實驗室外泄則被評為「極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

對此,美國病毒學專家、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實驗室主任林曉旭博士對大紀元表示,衛生組織的報告的政治傾向遠遠超過他的科學嚴謹性,對幾種可能的排序出現嚴重錯誤。特別是把實驗室的泄漏排到了極不可能性,幾乎是排除在外,這是很不合理的。

林曉旭說,過去一年多以來各方面的證據表明,從病毒基因組合獨特的特徵,以及一些流行病學方面的特點都可以看出,這個病毒從一種動物傳播到人的可能性,相對來說還比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還低。

林曉旭認為,世衛專家組一兩周時間在中國訪問,根據中共官方科學家所提供的數據,簡單地把實驗室泄露的可能性排除掉,這是不合理的。

他指出,西雅圖科學家Stephen crane用統計學的方式分析的幾十種病毒的特徵,以及這個流行病學方面的特點,綜合起來考量,得到的結論是實驗室泄漏有99%的可能。「不管是中國,還是其他國家在過去幾十年的病毒研究中,研究人員被實驗室的樣品、裏面培養的病毒感染時有發生,這種可能性相對來說是比較高的。」

冷凍食品傳播排序在實驗室泄漏之前被指助中共甩鍋

林曉旭認為,世衛報告把冷凍食品傳播排到實驗室泄漏可能性之前,這也不太合理。「這基本上是中共官方的一個甩鍋的論調」。冷凍食品的生產和加工過程中有可能沾染這個病毒,並進一步傳播開來必須有前提條件,就是必須來源地已有相應的大疫情的爆發。但是2019年末和2020年初,並沒有看到哪個地方有疫情爆發和這個冷凍食品的傳播是相關聯的。

「可見,病毒通過冷凍食品傳播開來,充其量是可以探討病毒進一步傳播的一種可能的途徑,但不是追蹤病毒來源的一種可能性。世界衛生組織這個排序在這方面是不合理的。」

他說,「從蝙蝠或者中間宿主傳播到人的這種可能性,目前為止中共官方沒有提供任何動物樣品,特別是中間的動物宿主的樣品檢測到COVID-19是陽性的,這個本身就是也是極不尋常的。」

他進一步分析,薩斯(SARS)爆發時4個月之內就找到了這個果子狸是中間宿主。2015年中東呼吸道綜合症爆發時,9個月就找到了駱駝是中間宿主。現在十幾個月過去了,中共病毒疫情大面積集中爆發情況下,沒有找到任何一個動物中間宿主,這也說明這種可能性是比較低的。

「世衛對病毒來源可能性的排序有相當多的錯誤。」林曉旭說,「這份報告的獨立性本身也相當令人質疑。」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世衛的這份報告沒有意義,報告實際上是在中共操縱之下出台的,中共政府明顯干預整個調查過程,單純從疫情溯源的學術角度看,其政治價值遠遠高於科學價值,其可信度非常低,沒什麼意義。

譚德塞罕見嗆聲中共 專家:有多種可能

世衛的報告受到多方質疑後,世衛秘書長譚德塞罕見稱,專家小組在訪問原始數據時遭遇困難,更提到,雖然報告指稱最不可能從實驗室泄出,但會考量所有的可能性,該份報告只是開始,不是結束,「我們需要在多個領域進行更多研究,這將需要進一步實地考察」。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認為,他應該是受到了來自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方面的壓力,才透露了病毒起源調查期間專家獲取數據受到中共阻撓的情況,好彰顯下世衛的獨立性,有點小罵幫大忙的味道。

吳特還指,世衛的調查報告內容本身其實也沒什麼新意,「冷鏈傳播」、「實驗室泄漏」可能都極低的論斷看上去像是在和稀泥,既不想得罪中共也不想得罪國際社會其他國家。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1/1575640.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