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柬共屠殺數十萬華僑內幕:中共默許 還把求救信交給殺人者

柬埔寨共產黨的別稱是「紅色高棉」,它在柬埔寨執政的短短三年多時間內,至少屠殺了100多萬柬埔寨人。據記載,柬共殺人得到了中共力挺,中共還把華僑的求救信交給殺人者,導致數十萬華人也被柬共屠殺。

柬埔寨紅色高棉大屠殺(圖片來自網絡)

20世紀50年代,紅色高棉還是越南共產黨的柬埔寨支部。1960年,柬共召開第一次全國會議,脫離越共,1962年,波爾布特當上了柬共總書記。之後,柬共照搬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一套,試圖打游擊奪取西哈努克國王的政權。

但在1970年柬埔寨首相郎諾發起政變後,情況發生了變化。

西哈努克最早期是統治柬埔寨的國王,後來朗諾政權把他推翻以後,西哈努克和紅色高棉結合起來想把朗諾政權推翻,奪回他的王國。

後來紅色高棉起來以後,把朗諾政權推翻,自己建立了共產主義政權,西哈努克在柬埔寨也遭到了清洗。

1975年4月17日,紅色高棉攻佔金邊,並在第二年初改國名為「民主柬埔寨」,頒佈新憲法,開始執政。波爾布特擔任政府總理。西哈努克被短暫賦予一個虛職後退休,遭到軟禁。

波爾布特掌權後,「留着無用,殺掉不可惜」是紅高棉的重要的國策之一。這個國策被寫進紅色高棉內部文件而成為證據。當時柬埔寨有至少170萬人,由於飢餓、殺戮死亡。

大規模屠殺人民的最無理的理由,卻又沒有明確的政治目的,令人匪夷所思。這甚至不像極權暴政那樣以意識形態為目的殺人行為。

如無法承受繁重勞動的病弱者被指為「懶惰」,有任何不滿的人被指為「反革命」,悲傷情緒也被指為牴觸「安卡」,某些稍有知識的「新人」自製一些省力農具也被指為「資產階級伎倆」,還有「偷吃食物」、「捉青蛙或昆蟲吃」、「採集野菜」、「低聲私語」、「夫妻私會」、「講錯話」等罪名,都是當時很流行的處決罪名。

對於民眾來說,清白無辜和逆來順受並不能防備無故殺害。

對於紅高棉來說,殺人不再是為了鞏固政權或打擊敵人,而僅僅是一種隨意的、打發無聊或尋求一時興奮的行為。紅高棉為了取樂,最常見的殺嬰幼兒方式是把嗷嗷叫的孩子拋起來,用刺刀迎接落下的孩子,或者對着大樹活摔孩子。

孩子的死活和痛苦掙扎都無所謂,反正那是必須被消滅的生命。這樣的惡毒行為就是當時整個柬埔寨到處存在的普遍狀況。

柬語譯員也被殺

紅高棉執政期間,中共當局派遣了1萬5千名「援柬」人員,為紅高棉政權進行建設。為語言溝通,紅高棉招募了一些柬埔寨華人青年,作為中共專家的柬語譯員。

但紅高棉禁止這些譯員與中共專家過多接觸,並在他們完成翻譯工作後予以殺害。如:川龍華人青年黃錫龍等8位譯員在橡膠園中被集體殺害;國防部招募來翻譯「援柬」武器的中文說明書的40位華人譯員,有2人被殺死,20多人完成翻譯任務後永遠失蹤。

紅高棉還派一批人到中國開封市學習空軍知識,招募幾十名華人青年擔任譯員陪同前往,後來把這些譯員召回金邊全部殺掉;曾擔任波布在1975年訪華時與毛澤東交談的華人譯員吳植俊也被殺害。

有些華人利用接觸中共援柬人員的機會,向中共派來的「援柬」人員哭訴求救,中共援柬人員也都看到了柬埔寨華人身陷劫難,但中共官方指示援柬人員對華人的求救,一概不准理睬。

一份調查報告說:在紅色高棉的大屠殺中,中共扮演了重要角色,當時幾十萬華僑被紅色高棉殺害,中共使館非常清楚,中方沒有在國內外透露一點風聲。

當時,中共人員遍佈柬埔寨各部門,所有的華人求救都被封鎖了,華人的求救紙條被中方轉交給紅色高棉,這些求救者均被殺害。

一位柬埔寨華人呼籲道:中共唆使柬埔寨華人華僑盲目地追隨,致使犯法坐牢,或者逃往森林搞武裝革命,最後反遭紅色高棉的大批屠殺,這些都可以說是柬埔寨華人自己的罪錯。

不止柬埔寨,在東南亞的多次排華災難中,中共當局一樣吭都不吭一聲,拒絕向華人伸出援手,甚至連口頭的聲援也沒有。最終,華人華僑走投無路,大量被殺。有評論認為,中共以對待海外排華的態度對待華僑,根本沒有資格要求華人華僑效忠誰或者不效忠誰。

中共協助柬共屠殺華僑

作者趙卓伊在題為「卑鄙之極!中共協助柬共在柬埔寨屠殺華僑」一文寫道,1月份,他在去紐約甘迺迪機場的電召車上,認識了柬埔寨出生的林先生。

林先生講述:他的父母在1949年前後從廣東潮汕到金邊謀生,當時的金邊是法國殖民地,因勤勞能幹,他們一家很快就有了安定富足的生活。在70年代中林先生十八九歲時,在中共的大力幫助扶持下,柬共統治了柬埔寨,人民開始了前所未有的苦難日子。

和許多華僑一樣,林家的財產被沒收了,林先生和父母兄弟6人被遣送到鄉下農場勞動改造,不少人因不適應強度的勞動和缺衣少食的艱苦生活而生病,虛弱沒用的人和有怨言反抗的人會被處決,那時每天都能聽到看到有人病死餓死被斬首槍決,人們生活在極度恐懼中。

有一天柬共官員要大家集中列隊,原來是中共官員來訪指導工作。華僑們高興極了,那是祖國的親人啊,這回有救了。他們不顧柬共的人呵斥阻攔,衝上前去興奮的圍着中國來的官員,訴說他們的苦難和非人待遇,請求中共政府解救幫助。

中共官員阻止了柬共官員的阻攔,並告訴華僑們有什麼情況和不滿儘管說,還登記了他們的姓名家庭情況,讓他們回家等候,華僑們滿懷希望的等著中共的營救。

幾天後,林先生和弟弟上山勞動中,被幾個逃亡出來的人拉着,告訴他們兄弟快逃跑吧,中共官員出賣了華僑,把他們登記的名單交給了紅色高棉,柬共部隊拿著名單抓人,並當眾處決,林先生的哥哥也被殺害了。

他們兄弟正擔心父母的安危,林家父母也隨手拿了點吃的和幾件衣服逃出來找他們兄弟。就這樣他們一家五口和其他逃出來的華僑沿着山路向柬泰邊界逃亡。

一路上見到逃亡的人越來越多,走了十天左右終於進入泰國。

在泰國他們住進了難民營,一住就是好幾年,這期間還有不少華僑去找中共大使館,請求幫助,但中共大使館不管不問華僑難民,更別說保護他們了。後來國際上歐美等國決定接收柬埔寨難民,中共使館官員出現在華僑難民面前了,說祖國如何關心他們,中共政府會幫助他們返回中國安居樂業的,有些華僑聽信了這些花言巧語跟中共走了。

而林先生一家永遠無法忘記中共的出賣和哥哥的死亡,他們告訴其他的華僑們不要相信中共。所以他們周圍的華僑難民多數人沒跟中共走。

一天幾個管理難民的泰國人,突然來安排華僑難民上兩輛大巴,含糊不清地說要安排難民們到什麼地方,很多難民上了車,林先生一家打定主意,除了見到聯合國官員,否則哪兒都不去。

幾天後上車的幾個難民衣衫襤褸的回來了,向大家哭訴,他們生死一線的遭遇:上了大巴後被一直拉到泰柬邊界,在邊界線3、4百米的地方把難民們趕下車,軍警們端著槍向地下掃射逼他們走向柬埔寨方向,到了柬方邊境地區,柬共部隊用機槍掃射,不少人當場遇難,跑回來的人是鑽進草叢裏樹林裏躲過了屠殺,他們不明白這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一天他們遇上了讓難民上車的一個人,難民們抓住那人要打他,那人害怕的說出真相,是中共給錢讓他們做的!中共不想讓華僑們去其他國家,說丟中共的臉。

據記載,1976年是紅高棉殘害華人的高潮期。許多華人冒死逃亡。在柬埔寨西部,華人穿越貧瘠的山地和原始森林,九死一生逃往泰國邊界,但只有很少人成功。

在柬埔寨東部平原的華人比較幸運,他們穿過叢林逃往越南,許多因逃亡而得救的華人們說:「越南人(越共)對華人真的是很好,凡是逃到越南的華人,都得到了救助和醫療。」

直到現在很多人還認為世界上最嚴重的「排華」暴行,發生在60年代的印尼「清共」時期。事實上,死於紅高棉屠殺的柬埔寨華人數量,佔了那裏華人總數的60%以上,而死於印尼「清共」的印尼華人比例大致是5%。

1975年紅高棉接管金邊時,柬埔寨大約有50萬華人。柬埔寨官方資料,1984年統計,柬埔寨內戰、紅高棉的殘害以及人民避難他國,在柬埔寨僅剩61,400名華人。

中共的「輸出革命」在印尼慘敗,而在柬埔寨獲勝,但柬埔寨華人不但沒有得到好處,反受虐殺。

有一首歌詞對東南亞華人的描述是:「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黃色的面孔有着紅色污泥,黑色的眼珠有着白色恐懼。多少人在追尋那解不開的問題,多少人在深夜裏無奈地嘆息,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這是什麼道理?」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401/1575564.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