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習近平親民秀再遇喊冤女 寄希望於「青天大老爺」的冤民

—總書記親民秀再遇喊冤女 寄希望於「青天大老爺」的冤民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獻花儀式中走向人民英雄紀念碑。(2020年9月30日)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攜夫人及一眾官員近日在福建「考察」,期間突然出現有婦女從路邊沖向他的車隊下跪喊冤,被混在歡迎人群中的便衣人員追趕並迅速強行拖走的驚人一幕。近年來中共領導人出行期間屢屢遭遇訪民喊冤叫屈告御狀的尷尬場面,有評論認為,這種情況凸顯社會矛盾和民間苦難加劇,同時也反映一些底層民眾尚未意識到社會不公與黑暗根源就在於制度和領導人,依舊像古人寄望於「青天大老爺」那樣可悲可嘆。

女子下跪疑似喊冤

幾天前有網傳視頻顯示,習近平巡遊福建省三明市期間,在其「關注民生」之旅的車隊經過一個廣場時,一名穿淺紅上衣的女子突然離開圍觀人群疾速奔跑過去,在據信搭載習近平的那輛中巴不遠處跪倒在地,當時混雜在人群中的十餘名便衣人員立即竄出,在她身後緊追不捨,至少還有一名灰色上衣的女子也跟着跑過去,結果兩人都被便衣人員架迴路邊。

這段只持續10餘秒的視頻還顯示,紅衣女子伏地下跪時,緊隨兩輛中巴的一輛黑色越野車突然加速超車,擋在下跪女子與仍在行駛的中巴車之間,整個車隊沒有停頓或減速,而是繼續前行離去。其間,一名在現場執勤的警察只是走上去察看,並未採取行動,似乎也未查問企圖攔車喊冤者以及那些便衣人員的身份,而多數圍觀群眾似乎沒有察覺異常情況,仍在繼續用手機朝着車隊方向拍攝。

視頻中出現的驚人場面沒有得到任何官方媒體報道,對車下跪的女子和其他衝上前去的那些人的身份和下落目前無法得知。不過,這一突發事件在網絡媒體迅速熱傳,一些海外中文媒體和自媒體主持人紛紛加以報道、點評和嘲諷,稱當局精心安排導演的一場領袖「親民秀」由於這起看似訪民攔車下跪喊冤的意外事件而成了「穿幫戲」。

流亡加拿大的民主活動人士劉沙沙長期關注中國底層民眾維權的事務。她對美國之音表示,她感到視頻中記錄的突破嚴密封鎖沖向車隊的那兩名女子一定冤情很深。

「我真的很佩服她們,她們很勇敢。因為在現在國內那種嚴密控制和壓力下,能去沖習近平的車,我佩服她們的勇氣和行動力。而且我覺得她們應該是有很大的冤情。小的冤情不會這麼拼命。」

劉沙沙表示,她並不贊同中國百姓習慣於向當權者下跪的做法,但是也不能苛責她們,因為這是民眾長期受到中共洗腦教化的結果。

攔車喊冤事件頻發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上任之初曾宣稱反對官員出行興師動眾和擾民,這一表態一度博得過中國民眾好評。但後來官方的實際做法與這種口頭上的說法漸行漸遠,尤其近五六年,所到之處,保鏢護衛成群結隊,臨街門窗不准見光,封路戒嚴成為常態,去年武漢出現過警察進入居民家中值守的怪異現象。

即便如此如臨大敵似的嚴密部署,仍有一些意外的「攔駕喊冤」事件發生。

海外中文網站2015年6月17日報道,習近平日前到遵義「視察民情」,前呼後擁,市民夾道歡迎。突然發生意外,一個女人慾攔車喊冤,被按倒在地,悽厲的尖叫聲被歡呼聲淹沒。

有視頻顯示,當車隊出現在街道拐角處,突然從夾道歡迎的人群中傳出女人聲嘶力竭的一聲尖叫:習主席救命!第二聲還沒喊出來就被一些便衣人員制止,習近平顯然沒有察覺,因為出現在這位身穿白襯衫出巡的領導人眼前的都是歡迎群眾。

不過,網友掃蕩報就此事點評說:「好險啊,差點驚醒了中國夢。」

2018年6月10日,習近平車隊山東海港城市煙臺的一條主要大街上遭遇一名高喊冤枉的女子攔截。網傳視頻顯示,很快有幾名便衣人員將這名攔車喊冤的女子拖到路邊,車隊繼續前行。

同年11月5日,網傳一名江蘇泰州泰興涌金商業廣場的業主訪民在上海第一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CIIE)開幕當天成功攔截了可能是習近平乘坐的官方車隊。有視頻顯示,這名攔車訪民很快被幾名穿制服的警察架走。

普通訪民的心聲

對於不時有人試圖攔車向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喊冤,一些訪民表示理解同情。

中國湖北鄖西訪民柯大英及兩個女兒(柯大英提供圖片)

湖北省十堰市鄖西訪民柯大英對美國之音表示,一旦遇到習總書記,她也會跑上去要求伸冤。

2003年,柯大英不滿14歲的二女兒金某被法院判刑5年,罪名是「投毒殺人」,但柯大英及其家人指控法院在檢方並沒有依法提供物證的情況下枉法宣判,為此他們一直申訴,目前已經申訴到最高檢察院。

柯大英告訴美國之音,他們一家逐級上訪到各級檢察院申訴18年來,不斷受到鄉政府和地方當局指使黑社會分子的暴力截訪和身心摧殘。

四川省南充市訪民趙敏秀對美國之音表示,她弟弟從部隊退役後轉業為時裝模特後無辜遭打群架的團伙開槍誤殺,因此事未獲得合理解決,她一直都是按照法律程序和規則進行投訴,目前案子獲得了部分解決,但兇手仍未落網。

她表示,在她上訪過程中曾到中南海去遞交上訪信,並有過攔車喊冤求助大官的想法。

北京維權人士全世欣在推特上發表評論說,「現在已經不是皇上的時代了——還不如有皇上的年代呢!這種青天大老爺的思維,現在,既不能讓你見到"老爺"(過去皇上時代,你敲鼓告狀老爺就得升堂問案,現在你連個鎮長都見不到!)更不能告上御狀。但是,卻保證讓你見到"拘票"!」

她接着說:你之所以被拘留,是「因為,你讓筒子(同志)們出"事故"啦!筒子們輕則績效獎金泡湯,重則處分臨頭!不恨死你整死你都見鬼了!」

北京四季青鄉的全世欣因自家宅基地和住房多年前被當局強拆而堅持維權至今,並公開舉報地方幹部的嚴重貪腐問題,遭地方當局嚴厲打壓和非法拘押。她最近一次以尋釁滋事罪名被拘押,據說是因為2019年在推特上多次發表支持香港反送中抗爭的言論,目前處於法院延期開庭等待公訴人補充證據階段。

無數訪民越訪越冤

數月前,河南疫苗受害兒童家長何方美和她丈夫、記者李新因為維權而被失蹤,造成一雙年幼的兒女長期失去父母照看。

何方美去年10月2日對河南省輝縣地方政府的門牌潑墨,抗議當局阻止她帶疫苗致殘的女兒到北京治療。李新曾向中國人大代表與政協委員發出公開信,呼籲制定《疫苗傷害法》,設立疫苗法院,建立疫苗不良反應報告系統,即時公開並提供公眾查閱。

山東龍口小店主李淑蓮因地方官員索賄不成而遭迫害,上訪近十年,先後被關押9次,失去人身自由共計100多天。她的家人稱,2009年夏季,李淑蓮被地方當局僱傭的黑社會人員從暫住的小旅店裸體抓走,受到嚴重羞辱。同年中秋節前夕,李淑蓮被地方維穩人員關押毆打致死,但當局謊稱她自己用內褲勒頸死亡,遺體仍在殯儀館冰凍停放。

李淑蓮的女兒李寧當時是中國人民大學學生,失去母親之後她接力上訪,2013年3月5日曾在北京兩會期間裸跪天安門廣場喊冤,引起中外媒體和社會廣泛關注。

李寧告訴美國之音,她為母伸冤告狀十餘年,經歷許多磨難,身心受到嚴重傷害,不得不到北京就醫治療,而她母親的案子2018年底在公眾輿論壓力下移到蓬萊市法院異地重審,但重審法官依然對7名涉案官員和打手枉法輕判,認定李淑蓮死於自殺,儘管被告人偽造被害人自殺假象的證據清楚。

在加拿大的民主活動人士劉沙沙表示,事實證明中國獨有的信訪制度是無效的,上訪成功者只是小概率,而大概率是遭受迫害打壓,有些訪民性命不保。

「死掉了很多,在北京凍死的,病死的,然後走不下去自己上吊的。急眼了砍個人被處決的,像許有臣那樣的。指望信訪制度來改變不公平,不管用的。這是制度性的不公平。」

胡溫時代訪民與總理互動

中國百姓中間一直流傳着一些平民擊鼓鳴冤、攔轎喊冤、甚至攔駕喊冤叫屈,古代清官、明君為民伸冤除惡的故事。到了21世紀,前中共總理溫家寶曾到國家信訪局親自接訪,被認為有效地為其刻意打造的「親民形象」加了分。

南方周末報道說:2011年1月24日下午,「溫家寶總理來到北京永定門西街國家信訪局來訪接待室,來自天津、吉林、山東、湖北、內蒙古、河南、山西、江蘇等8名上訪群眾向溫家寶總理直陳不公與苦痛,總理現場要求隨行的各部委積極督辦,開62年建國史之先河。」

溫家寶對在場的訪民時表示:「我們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我們的權力是人民賦予的。我們應該利用手中的權力為人民謀利益。」

溫家寶憑藉着這一看似親民之舉成為1949年之後第一位接見訪民的中共總理,卻惹惱了時任中宣部副部長蔡名照。政治類圖書《中國國安委》:秘密擴張的秘密中有相關記載:蔡名照把溫家寶斥為「唯恐天下不亂」的「麻煩製造者」,並整頓了正面報道總理接訪新聞的南方報業集團,同時將當時為南方報業撰文的資深媒體人長平解聘。

上述官方安排的接訪活動之外,溫家寶在其總理任內還與訪民有過幾次偶遇。

2011年6月30日,大連訪民王春艷在北京南站候車室意外見到了出席一次高鐵開通活動的時任總理溫家寶。王春艷不僅與溫家寶握手,而且遞交了上訪材料。

2008年,王春艷姐弟四個家庭的八百平米私人住房在大連被政府和開發商強拆,她和家人一直上訪,她弟弟妹妹得了神經病,她母親在北京上訪時因生氣而亡。

據報道,當天遞交上訪材料的還有營口和瀋陽的訪民,溫家寶接到材料後說,他會認真看材料。

當時主持民生觀察室的活動人士劉飛躍對美國之音說:「這是一次偶然事件,對案情的後果很難說,甚至可能對她個案的解決帶來相反的作用。」

劉飛躍說,中國的許多地方官員往往對告御狀的人更加兇狠。

2012年5月9日下午,林秀麗在北京南站2樓候車室巧遇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這位總理接了林秀麗的材料,承諾一定解決到其滿意為止。然而,據維權網報道,青島市的政法委書記將林秀麗「解決」到了精神病院,後來關進黑監獄,共囚禁369天。

李克強曾被「攔駕喊冤」

溫家寶的接班人李克強也有一段偶遇訪民的往事。

2018年2月12日,中共總理李克強日前在吉林省白城市鎮賚縣視察時在一個集市被當地訪民王喜貴攔住喊冤。當時這位訪民被周圍的護衛人員擋住,李克強把他叫過去與他握手並索要信訪材料。中共官方媒體的報道對於這個插曲集體失聲。而王喜貴的電話後來一直無法接通。

自由亞洲電台的記者致電鎮賚縣政府時,對方稱已了解了該訪民情況,向上匯報,並進行了「妥善處理」。

維權失地農民被控「煽顛」

中共黨媒央視多年前就推出長篇專題報道指出,「在中國基層,征地拆遷和信訪這兩項工作都被稱為「頭號難題」。這兩個「頭號難題」又往往交織在一起。」

長期從事維權活動的上海郊區農民陳建芳,因她家土地被上海市政府和房屋開發商非法徵收強佔卻未獲得合理安置補償而走上上訪道路。

在十多年的維權過程中,陳建芳參加了推動人權和法治的公民活動,成為上海訪民中的代表人物,並於2018年獲得以被北京警方關押迫害至死的人權活動人士曹順利名字命名的「曹順利人權捍衛者紀念獎」。

3月19日,被指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陳建芳在上海法院出庭受審,目前此案尚未宣判。

評論指習家有過上訪經歷

網絡媒體《縱覽中國》2017年刊登署名茉莉的文章說,據估計當今中國大約有二千萬訪民。文章說,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的于建嶸教授的團隊曾對2000多名訪民做過調查,發現只有3人通過上訪解決了問題,有60%以上的人因上訪被當局關押過。文章指出,這些數字說明,在中國遵照法律程序文明上訪的訪民,其反映的問題得到解決的機會微乎其微。

文章認為,習近平少年時期因受其父習仲勛拖累被打成反革命,送進少管所,也當過上訪的冤民,是「最牛訪民」。

文章說,文革結束後,習近平的母親齊心女士上訪多次,終於在中央組織部找到胡耀邦先生,其父的冤案得以平反。但今日掌握了國家最高權力的習近平,卻拒絕像胡耀邦一樣為走投無路的訪民解決問題。

訪民質問與求救

中共19大前,100多名訪民以視頻發聲的方式對即將連任中共總書記的習近平說出心裏話。被勞教次數居全國之首的遼寧丹東維權人士姜家文質問習近平說:「不忘初心。你當年為父上訪,經受過當下訪民的苦難嗎?什麼原因促使你告贏了?而當今訪民十年、幾十年告不贏呢?你知道當下訪民的生存狀況嗎?」

河北省承德市興隆縣訪民馬桂琴在她自錄的一段視頻中對習主席說,「公安局還有政府官員拘留我,勞教我,拘留我無數次。希望主席您救我。我是一個合法的好公民,但是他們想抓我就抓我。把我打殘廢。他們拘留我。我上吊了,死過又活過來了,又能享受您的好政策。我希望主席一定救我命,我在這給您磕頭了。」

信訪局長被指撒謊

在2017年兩會期間,時任國家信訪局長舒曉琴對媒體宣稱「全國信訪案件2016年解決了百分之80」。這個被認為虛誇的數字激怒了訪民們,他們集體投訴舒曉琴涉嫌公開造假。

據美國之音記者在北京觀察,2020年疫情爆發前,國家信訪局接待室外邊每個工作日都有成百上千訪民排隊等候提交材料。其他訪民集中的地方包括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信訪部門,中紀委信訪部門,以及後來設立的退伍軍人事務部門。當局在位於北京郊區的久敬莊和馬家樓建立了應對進京訪民的常設接待場所,這兩個地方卻讓眾多訪民望而卻步。

李煥君:領導人一代不如一代

曾在美國兩次截停習近平車隊的原北京石榴莊被強拆維權人士李煥君對美國之音表示,真正的民意就在這位往前沖的女訪民那裏,而千千萬萬的訪民沒有這樣的往前沖的機會。她認為,上訪人員有增無減的局面是獨裁體製造成的問題。

她說,「體制問題,它就是官官相護嘛。現在信訪部門就是一個產業鏈。信訪部門拿到材料之後,它就給當地政府。當地政府交錢買這個材料,然後就當沒有事發生一樣。信訪局門口也是,那些截訪人員一來說要哪個訪民,門口一收錢,這個人在他們眼皮底下就給帶走了。」

習近平2012年11月就任中共總書記以來多次強調他最牽掛的是困難群眾。

原北京市豐臺區南苑鄉石榴莊強拆受害者李煥君認為,中國最困難的群眾就是苦難深重的訪民,就在距離中南海不遠的國家信訪局。

李煥君指出,她2019年9月在華盛頓截停習近平車隊以後,這位領導人派隨行人員接了她的狀子,但五年多過去非但沒有解決她反映的問題,她姐姐和其他家人反而遭受南苑鄉和村霸更殘酷打壓。她表示,習近平的新時代還趕不上胡溫時代,甚至趕不上慈禧垂簾聽政的滿清帝國時代。

「溫家寶接了案子還能給解決,」這位前北京幼兒教師說,「習近平2015年9月接我的案子,到現在沒給我解決,2016年和17年我姐還被打。太黑暗了。現在連過去都趕不上。他趕不上溫家寶,連過去慈禧那小腳老太太他都沒趕上。那時候楊乃武與小白菜喊冤都給解決了呢。」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30/1574475.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