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馬歇爾、杜魯門出賣中華民國 一手促成中共篡政

—美國三次誤判中共的歷史教訓

作者:
甚至在共諜臥底上,美國都無意中成為同謀。周恩來曾在馬歇爾專機上遺落記事本,上有胡宗南身邊共諜熊向輝的絕密信息,被馬歇爾火漆密封,完璧歸趙。如果他將其交予國軍情報部門查驗,不但熊某會暴露,毛周等匪首亦有可能在陝北就擒。

馬歇爾、杜魯門是中共篡政的「貴人」

在馬歇爾調停失敗之後,杜魯門當局就已決定放棄中華民國盟友。49年8月,中國大陸淪陷前夜,杜魯門批准發表《中美關係白皮書》,極力文過飾非,推卸責任,聲稱「在合理範圍以內,美國所做任何事,都沒有改變中國局勢的可能;美國若做其所未做之事,對局勢亦不會產生影響,這是中國內部勢力造成的結果,結局是中國內部所決定的,是一方怠忽職責所形成的。」

然而,中國大陸的淪陷,美國是無論如何也脫不了干係的。就好像美援是英、法等國戰勝法西斯德國的決定性因素,國共戰爭其實也是一樣。中共從一開始就是蘇聯的傀儡,一直得到斯大林明里暗裏的支持。在這一大背景下,美國對中華民國盟友的援助就尤為舉足輕重。其它姑且不論,美國在雅爾塔協議出賣中國利益,將蘇聯禍水引入東北,使中共在那裏建立叛亂根據地成為可能。日本投降後,有愧於盟友的美國,非但不竭力挽回雅爾塔協議的惡果,反而再祭昏招,派畏共特使馬歇爾來華,強力干涉中國內政。表面上看,政府在內戰中失利是官員腐敗,經濟崩潰、民心思變,美援不濟、共諜臥底等多重因素疊加的結果。但朔本尋源,幾乎每個因素都與美國的綏靖政策有關。

在政治上,美國要國民黨與共匪恐怖叛逆組織組建「民主聯合政府」,為共匪假借民主訴求及開明偽裝,自我粉飾,洗白罪惡,抹黑政府,欺騙國人,提供機會和舞台,連素有獨立精神,自由思想的知識精英階層都被矇騙而加入反政府的行列。

在軍事上,美國落入中共軍隊國家化的圈套,阻止政府武力剿共,先在東北放生共匪,後在關內逼政府停火,給國軍套上層層繩鎖,甚至以切斷軍火相迫。國軍兩面受敵,屢失戰機,進退維谷,戡亂難以為繼。

在經濟上,美國的調停使戰事久拖不決,政府一年剿滅共匪,兩年恢復經濟的預想落空。被共匪破壞的交通長期癱瘓,再加上龐大軍費的負擔,經濟終被拖垮。

在民心輿論上,美國政府決策層就不乏親共派,對國民政府帶有根深蒂固的成見。美國自己就是抨擊國民政府腐敗無能、獨裁專制大合唱里的高音部,更加大了眾口鑠金,積毀銷骨之效,對政府和民心的毀滅性打擊難以估量。

甚至在共諜臥底上,美國都無意中成為同謀。周恩來曾在馬歇爾專機上遺落記事本,上有胡宗南身邊共諜熊向輝的絕密信息,被馬歇爾火漆密封,完璧歸趙。如果他將其交予國軍情報部門查驗,不但熊某會暴露,毛周等匪首亦有可能在陝北就擒。

如果說國民政府是兩面受敵,共匪方面則是兩方受益。它們絕非小米加步槍打敗了國民黨,而是靠蘇聯提供的海量重型軍火和日本技術兵種加盟戰勝了被美國卡住脖子的國軍。它們最終得勢不是因為共黨的高明,而是由於美國的愚蠢。可以說杜魯門、馬歇爾成為助共匪赤化中國的「貴人」而「居功至偉」,先是不問青紅皂白,大幫國府的倒忙,後來又一走了之,做甩手掌柜,任國民政府自生自滅,眼錚錚看着中國大陸陷入共匪魔掌,億萬中國人淪為共產奴隸至今,書寫了美國戰後對華關係史上極其不堪的一頁。正如蔣中正在日記所言:「此次革命剿匪失敗,並非失敗於共匪,而乃失敗於俄史(斯大林);亦非失敗於俄史,而實失敗於美馬(馬歇爾)冥頑不靈。」

馬歇爾使華固然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但問題的根源在決策者杜魯門。美國總統雖然經過民選,但並不能保證當選人具有高瞻遠矚的戰略眼光和對抗共產邪惡、捍衛自由的堅強意志和使命感。二戰以來的多位美國總統都「德不配位」,極度輕視中共的邪惡本質和能量,推行對中共姑息退讓的綏靖政策,嚴重損害美國自身和自由世界的利益,杜魯門就是其中之首。

二戰結束後,美蘇短暫的盟友關係終結。美國面臨蘇聯共產主義勢力的擴張,開始實行對蘇共的遏制策略,把捍衛自由,圍堵共產極權作為首要戰略目標。作為總統,杜魯門有責任及時調整對華政策以適應戰後新的世界格局。對美國而言,國共是否合作已不再重要,當務之急是防止中國被赤化,加入蘇聯的陣營。況且當時蘇聯業已侵入並控制中國東北,有扶植親蘇中共政權的現實危險。因此,堅定支持盟邦中華民國政府,才符合美國和自由世界的利益。

但是,杜魯門在歐亞推行兩種不同的政策。在中國,他無視國民政府傾向美英,反蘇反共的主流,抓住訓政時期國民黨一黨政府不放,將政治民主化放在對抗共產主義之上,強迫國府與共匪組成聯合政府,並以此為援華條件。

而在歐洲,他針對希臘和土耳其潛在危機,提出杜魯門主義(Truman Doctrine),即美國為阻止共產赤化,堅決支持(世界各地)抗擊共產勢力武裝叛亂的政府(不論民主與否)和人民。但他卻認為此政策不適用於中國,因此在1947年正式推出杜魯門主義時,特意將「世界各地」的定語刪除。也就是說,對尚未被蘇共極權染指的歐洲國家,美國必須大力援助以防患於未然。而對已經被蘇共勢力滲透的中國,則需優先推動政治民主化。杜魯門明顯重歐輕亞,厚此薄彼,言行不一,自相矛盾的外交政策,是美國繼羅斯福在雅爾塔引狼入室後的又一戰略失誤。這就是馬歇爾調停失敗,美國最終丟掉中國的根本原因。杜魯門推倒了美中關係大逆轉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其後續效應綿延長達幾十年。

中國大陸淪陷後,短視的杜魯門政府一錯再錯,先是從韓國撤軍,拒絕大韓民國與美國建立軍事聯盟的請求。1950年1月,國務卿艾奇遜又公開宣佈,美國在太平洋的防線(又稱艾奇遜防線)僅包括從阿留申、日本、沖繩和菲律賓的一條弧線列島,朝鮮半島和台灣均被排除在外。

美國的主動撤守,為虎視眈眈、野心勃勃的斯、毛、金共產邪惡勢力開放綠燈,成為韓戰爆發的根本誘因。美國不願配合國民政府剿滅共匪,卻很快在朝鮮戰場與中共直接交戰。而這支共軍正是先前受美國庇護而奪取大陸政權的。如果美國從一開始就像赫爾利、魏德邁、麥克阿瑟那樣堅定支持國府剿共戡亂,那麼很可能既不會丟掉大陸,也不會有韓戰(甚至越戰),戰後中國的命運和世界格局就會改寫。真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然而,美國沒有接受血的教訓,而是好了瘡疤忘了疼。隨着尼克遜當選總統,美國對共匪的新一輪綏靖政策又強勢登場,再次踏上自損國運的不歸路。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8/1574024.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