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王旭的王 :盲目抵制到最後都是中國人糟蹋中國人

作者:

好幾個朋友在後台留言說,講一講最近關於H&M和新J棉花所引發的抗議熱潮,可能我長了這麼大歲數,這種事情見過的太多了,真的有些麻木了。以前寫過的很多文字,稍微改一下時下語境,估計都可以重新發出來。

我一直以來,都覺得很多事情,本質上都是政治紛爭,而政治紛爭通常會以經濟紛爭而呈現出來,無論是當年的抵制家樂福,還是反日大遊行,到了今天的棉花紛爭,感覺投入程度最高的是普通民眾,而受傷最深的依然是他們。

這裏面最典型的就是2012年,因為釣魚島事件而引發的反日大遊行,西安泥瓦匠蔡洋遭遇了開着日系車的車主李建利,在對方完全沒有招惹自己的情況下,蔡洋用U型鎖砸碎了對方的顱骨,自己獲刑十年,民事賠償25萬多,受害者半身不遂至今還在康復。

那一年的影響特別大,北京有些閒人也在鬧,大家如臨大敵。搞得我開日系車的同事要備一支棒球棒,說到了關鍵時刻跟對方拼了;還有一個朋友剛離婚,跟一男的談戀愛,那男的死活要開另一輛車上班,把一輛豐田車留給她開,她絕望地說就這樣沒擔當的男人,還跟他談個屁戀愛,遂分手。

這次H&M引發的紛爭,同樣是聲勢浩大的,比如有人聚集跑到耐克官方店去喊耐克傻逼,比如有人把自己的耐克鞋點着了燒,比如北京某廣播的女播音員用剪刀剪了一件耐克球衣,比如青島某樓盤稱禁止穿耐克和H&M的人進入,引發熱議。

其實我想說的是,該干點什麼干點什麼,抵制也好抗議也罷,都不是你普通人應該去做的事情,你以為的可以給西方人迎頭痛擊的事情,可能對於人家來說,並不能傷其筋骨,但對很多中國工人的影響是很深遠的。

有些不懷好意的西方人,巴不得你狠狠抵制,這些企業離開了中國,充其量就是陣痛,可是對中國的製造業和消費業,是相當嚴重的衝擊。

畢竟我們的對外出口,其根本並不是靠華為的5G縱橫天下,而依然是性價比極高的日用消耗品,在掣肘對手。至少在目前,我們的高科技產品,在國外是沒有什麼真正的競爭力的,哪怕再科技化,依然是走物美價廉的路線,服務於中低端消費者。

人口紅利是我們立足於世界的根本,中國有最成熟的製造業體系,最完備的產業工人集群,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世界市場的需求,世界市場同樣擺脫不了中國製造的誘惑。

西方的很多窮人,他們的生活中充斥着中國製造,只要有這個群體存在,以美國政府為首的西方國家,是無法真正意義上制裁中國的。因為民主社會,公眾的生存需求是天大的事情,這直接關係到他們的選票。大家都不可能既拿自己的政治生涯,又拿國家命運開玩笑。

美國儘管拼命在遏制中國,但充其量就是在教育、高科技等領域下手,他們不可能禁止牙膏、牙刷、衛生巾、馬桶、各種電器等進口,如果把這些東西給限制了,那就不是卡中國人的脖子,而是卡他們自己的脖子。

對於中國來說,這些才是基本盤。只要基本盤沒有丟,其實中國是不需要恐慌的。愛國憤青們當然不懂這些,他們覺得,西方的這些服裝品牌,他們如果沒有中國市場,他們就得餓死,我不得不說這只是一廂情願。

以H&M為例,中國市場的銷售額,只佔他們全球市場的5%,至於阿迪達斯和耐克等更大的巨頭,要佔比更大一些,耐克是17.86%,阿迪達斯在中日韓和東南亞整體銷售額佔比大概34%,在中國地區的表現估計跟耐克差別不大。

可能在很多人看來,這些到處開店的西方品牌,他們在中國的銷售額不得佔全球的半壁江山,至少也得三分之一,而現實的數據告訴我們,並不是這樣。畢竟作為一個有6億人月收入1000元的國家,就算在二線城市,仍然有不少人覺得阿迪達斯和耐克貴,他們從頭到腳可能都是如假包換的莆田貨。

但是不管怎麼說,中國市場一直是穩步增長的,這些品牌的確在中國賺了很多錢,但是他們也繁榮了中國的消費品市場,更重要的是養活了太多的產業工人,以及銷售人員。好多愛國憤青表示,他們要去這些品牌的專賣店抗議,要阻攔那些準備進店購物的人,還有人聲稱看到穿這些牌子的人,見一個打一個,要好好教他們做人。

這讓我又浮想出那個揮舞着U型鎖的蔡洋,他赤裸着上身,一臉猙獰的樣子。而他義和之勇的背後,是高達十年的有期徒刑,以及25萬的巨額民事賠償,那些在旁邊吶喊叫好的看客,哪一個會替他蹲一天大牢,為他償還受害者一分錢呢。

對於貧困的蔡家來說,無論是兒子的刑期,還是這筆錢,都是不能承受的數字。

至於被打他打碎了顱骨的李建利,右邊半身不遂,陷入了漫長的康復期。

我一直認為,國家和經濟體之間,因為意識形態而產生的矛盾和摩擦,應該由高層出面表態,並且解決這些問題。普通人因為自身的身份,以及能力局限性,就不應該介入這類事情,他們的視野和格局決定了,能好好工作好好學習,好好愛自己的家人,這就是最好的愛國。

中國是全球經濟一體化受益最大的經濟體,不要說我們還是個發展中國家,就是成了真正的發達國家,也不可能牛逼到可以跟所有國家決裂的地步。

哪怕中國和西方是敵人,那在經濟層面也是敵中有我,我中有敵,哪能涇渭分明徹底決裂。

這兩年因為疫情,各行各業都格外艱難,不少商場這剛剛有點人氣,因為這件事情又要陷入一場困局。有多少工廠工人,以及店員的命運,跟這些品牌息息相關,日用品市場的興衰,不僅僅是中國的基本盤,更是普通中國人的基本盤。

那些試圖去鬧事的愛國憤青,他們非蠢即壞,滿腦子充斥的都是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他們卻從未想過自己同胞能不能吃上飯,是死是活的問題。有人會說這些品牌都關張,自然有國產品牌替代上來,我想說的是目前有限的國產品牌,他們的產能能養活多少嗷嗷待哺的同胞呢,還真把內循環的大夢要做到二十二世紀。

關於抵制和反X活動,民間已經做了太多,但是這些事情鬧到最後,都淪為中國人糟蹋中國的鬧劇。

我為什麼不太想寫這篇文章,是因為呼籲不要用暴力,或者自我傷害的事情抵制,已經是老生常談了。至於最該抵制的是蠢貨這句話,恐怕很多人耳朵都快聽出繭子了。這些年我們做的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還少嗎,如果你真正愛這個國家,請不要動輒就要教這個做人教那個愛國,仿佛自己才是護國良將。

如果你看不慣某些牌子,你可以不買,但你沒有資格和權力去要求別人不買,從我做起才是本分。如果你買了不喜歡的牌子,那也大可不必丟棄,或者銷毀,當然如果你特別有錢,那另當別論。

但是現在的抵制,已經不是某些人聚集高喊耐克傻逼,或者燒幾雙鞋,亦或剪一件衣服這麼簡單,而是上升到了道德綁架的高度。

現在有個很尷尬的群體,就是中國的各級國家隊,他們絕大多數都跟阿迪達斯和耐克有合作,有的還是動輒幾個億的大合同。所以當娛樂圈的鮮肉在接二連三宣佈解約,很多體育明星還是沉默不語的,至於他們身後的俱樂部,以及國家隊更是如此。

於是就有一些特別搞笑的事情發生,比如耐克贊助了中超所有的球隊,這兩天包括上海申花、上海海港等隊在內,在發微博的時候,都把耐克的logo抹去了,看上去非常詭異。我不得不指出,從法律的角度上說,這些俱樂部已經涉嫌違約,因為品牌和俱樂部是有合同的,你如果覺得這個品牌噁心,那可以協議解約,但是這樣P掉人家的logo,這種做法很猥瑣。

現在你可以用PS,可是過不了多久,中超聯賽就要開始了,難道這些隊準備用膠布把logo也遮蓋住?

中國大滿貫第一人李娜,跟耐克有着深度合作,她的一身裝備深入人心,現在就有人在微博上逼問她,什麼時候同耐克解約?李娜是很尷尬的,因為今年她還有一部自傳電影要公映,如果無法按照愛國憤青們的心愿同耐克解約,那麼這部電影能不能上映,恐怕都要打一個問號,就算是上映了,會不會被抵制?

作為一個曾經的體育記者,現在的法律人,我想說的是,小鮮肉和體育明星對於體育品牌的需求是不一樣的,這些流量明星一絲不掛更值錢,他們穿什麼不重要,而體育明星不一樣,他們對裝備的功能依賴性非常強,有時候換個品牌真的可能不會打球,你能要求易建聯郭艾倫這樣的運動員穿老北京布鞋打籃球嗎?還是蘇炳添穿解放鞋跑100米決賽?

更何況,他們的商業合作,背後有國家隊,甚至體育總局的很多因素在其中,能不能解約,並不是他們自己說得算的。他們如果單方面解約了,天價違約金要愛國憤青們來眾籌嗎?

當抵制變成了一種不問青紅皂白的綁架,一群一窩蜂的群眾運動,這就有點難以收場了。

抵制這種事情,本身的就是荒謬的,你只有做到冷靜理智,用一顆沒有偏見的心,去好好學習多長見識,面對強者不卑不亢,用平等和尊重的心態示人,實現真正的自我成長,才能真正讓那些看不慣你的人啞口無言。盲目的仇恨和抵制,只會讓別人更加瞧不起你,越是過激越會引發群嘲。

當我們在高喊抵制的時候,到底在抵制些什麼呢?

當今的現代社會,從教育到醫療,到社會結構的構建,都是源自於西方的體系,更不要說影響近現代的幾乎所有的發明創造,從汽車、飛機、輪船,到冰箱、彩電、洗衣機,電燈以及手錶等,你能想到的東西,都是西方的發明創造,哪怕手機和Wi-Fi,都是如此,我們抵製得過來嗎?

盲目的抵制,就是一種無能的憤怒,廉價的自我傷害。

一想起來所有的抵制,到了最後都是中國人糟蹋中國人,我就忍不住深深地懷疑,這種抵制的背後有沒有境外勢力的支持。

你越是聲嘶力竭地抵制,就會越遠離文明社會;一個人真正愛自己的祖國,不會去做親者痛仇者快的蠢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王biubiu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7/1573519.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