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對美強硬?中共宣傳少一個辛丑年 弱爆了

作者:
現在中共認為自己崛起了,軍事力量強大了,科技發展了,大家都吃飽了,所以就可以對美國「強硬」了。放在歷史中,完全無法用理性邏輯解釋。而且當時中國窮得叮噹響,餓死了幾千萬人,那時的「強硬」比現在的中共更加厲害,而且手也伸得更長。當年的中共不但管亞洲,而且還管美洲,甚至直接伸手進入美國。 相比之下,楊潔篪上周末表現的強硬,實在是軟弱到了極點,更像是怨婦的抱怨。

美中上周末的阿拉斯加安克雷奇的會晤,引起了巨大反響。無論從什麼角度看,這場硬碰硬的對話,在中國大陸所引起的輿論海嘯,都比美國要大得多。

中共中央電視台說,中方帶着誠意應邀來到安克雷奇同美方進行戰略對話,但「美方在先致開場白時嚴重超時,並對中國內外政策無理攻擊指責,挑起爭端」,所以中方認為「這不是待客之道,也不符合外交禮儀,對此作出了嚴正回應」。

美方第一段開場白,超時多長時間?是嚴重的20秒鐘。

實際上,安克雷奇會談的開場白,布林肯(Antony Blinken)講了2分27秒,沙利文(Jake Sullivan)發言2分17秒,楊潔篪開場白持續了16分14秒,隨後口譯花去3分26秒,王毅開場白花了4分09秒。隨後,布林肯叫回記者,再次回應,他直接說,因為中方用了很長時間發言,因此需要做出回應。

外交上約定的發言時間是對等的,如果一方嚴重超時,另一方有權補充。所以布林肯這個動作合情合理,但CCTV倒因為果,以美方嚴重超時,作為楊潔篪超時發言的藉口,這是中共的慣常伎倆。

我們當然清楚,真正讓楊潔篪發火的,是布林肯在開場白中直接點出了新疆、香港和台灣問題,這是中共之前就劃出的所謂「紅線」。CCTV在這裏,使用了中共最擅長的戰略,提供一個半真半假的資訊,然後據此立論。CCTV說,「美方嚴重超時,並對中國內外政策無理攻擊指責」,前半部分掩蓋後半部分,免得中國人追問「指責了什麼內外政策」。

中宣部的方法是成功的,起碼暫時是成功的。

新華社報導說,楊潔篪在會談時表示,「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與中國打交道,就要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進行。歷史會證明,對中國採取『卡脖子』的辦法,最後受損的是自己。」

王毅也表態,「中方過去、現在、將來都絕不會接受美國的無端指責,同時我們要求美方徹底放棄干涉中國內政的霸道行徑。美國的這個老毛病要改一改了!」

這條新聞在新浪微博上獲得了24.5億閱讀量、116萬討論量。

楊潔篪在會談中的那些「名言」,在大陸社交媒體上幾乎呈現出「病毒式」的傳播勢態,如「我們把你們想得太好了」、「美國不代表世界輿論」、「中國人不吃這一套」等。

楊潔篪和王毅的這些講話,在中國熱烈地蔓延,大陸網上所謂「愛國」情緒高漲。

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發文指這場會談將會「載入史冊」,因為這是「中美兩大國前所未有的公開面對面交鋒,極具象徵意義」。他認為中國官員的講話,既給美國國內政客「惡補了關於中國是誰的認知」,又給美國的一些盟友看看中國怎麼與美國打交道,稱「誰主動招惹中國,別指望中國會對他們客氣」。

一個多星期前,習近平在參加中國全國「兩會」分組討論時曾表示,今天中國的「70後、80後、90後、00後,他們走出去看世界之前,中國已經可以平視這個世界了,也不像我們當年那麼土了」。中宣部的整個宣傳部署,顯然都是圍繞着「平視美國」這個高度進行的。

在大陸網絡上,中共組織的網絡大軍全體出動推波助瀾,在上周末形成了一股「愛國反美」的浪潮。

3月19日,《中國日報》記者潘旭(音)在推特上發佈了《辛丑條約》簽字現場與中美高層戰略對話現場的兩張圖片,圖片的配文說:「從1901到2021。中國用120年的時間告訴美國,他們沒有資格『從實力的地位出發』與中國談判。」

大陸網上流傳最廣的一張圖是一張拼接圖片,上半部分是120年前《辛丑條約》簽字現場的合影,下半部分就是此次阿拉斯加會談的現場(2021年恰好是黃曆辛丑年),無數網友留言說,「美國應該認清現實」、「這就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已經不是清朝末年的那個中國了」。

人民日報》等官方媒體,隨即發起「兩個辛丑年的對比」話題標籤,在中國大陸網絡上掀起一波討論熱度,而且連日登上微博熱搜榜。

官方引領的話題主調,是兩個甲子,「世界還是那個世界,中國卻不是那個中國了」;還有美國「還活在1901」,另外還有「令美方無法居高臨下的資格,是中國人自己掙來的。」最後這一句,就是要借着反美高潮,把榮耀都放在中共的頭上,最好是放在習近平的頭頂上。

有關辛丑年,其實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話題。

中共官方宣傳,提出的是120年,指的是從1901辛丑年到今年的辛丑年。但其實120年中,應該有三個辛丑年,而不是兩個。

1900年庚子年,中國北方義和團暴亂四起,清朝政府利用義和團發起排外浪潮,殺死外國傳教士、商人,甚至在首都內當街殺死外國外交官。義和團在滿清正規軍的協助下,進攻外國大使館,居然好幾個月都沒有打下來。

當年,八國聯軍從天津登陸,一個月不到攻入北京,解救本國外交人員。

第二年,也就是1901年辛丑年,李鴻章代表清政府在北京簽署《辛丑條約》,也叫做《辛丑各國和約》,也叫做《北京議定書》。實際上是清政府和11個國家簽訂的,詳細的我們不多說了,中國人賠款4億5000萬兩白銀,若依當時中國人口攤,每人賠1兩。

1908年,美國認為索要賠款太多,退回了1100多萬美元賠款,用於在中國發展教育事業,到1924年又中止了另外600多萬美元的本息。這1800萬美元,佔中國對美國庚子賠款的80%。

在美國的帶動下,到上世紀20年代,大概1924年、25年,其它多個國家都停止了庚子賠款,大部分用於中國教育發展。中國大陸現在最好的一批大學,都是那個時候用這些錢建立的。中國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出現的大批優秀科學家,大部分也是這些學校培養出來的。

這是辛丑年的故事。如果我們繼續的話,還可以再往前60年。

1841年辛丑年。前一年,英國和中國爆發鴉片戰爭。1941年,英軍攻下寧波和塘沽口,佔領香港。滿清政府最後割地賠款。

1841年和1901年,兩個辛丑年都是對外衝突失敗,最後低頭認輸,賠錢了事。但這兩個辛丑年,對中國人來說,都不是最慘痛悲痛的年份。對中國人來說,最悲慘最不能忘記最應該吸取教訓的,是1961年那個辛丑年。

1901年到現在的120年,但這120年中間,還有另外一個辛丑年,為什麼跳過不提了呢。

很簡單,那個辛丑年是1961年。1961年,是中共在中國大陸建立政權的第12年,1961年也是中共三年大饑荒的最後一年。從1959年到1961年,中國大陸上千萬人非正常死亡。

這三年死了多少人?我查了很多數字,發現最保守的估算之一,居然是美國中央情報局,該局1962年的一份報告說,中國大陸發生大饑荒,最少餓死了500萬人。到了上世紀末,中共內部各種官方和半官方數字出來後,大家基本認知是,包括1961年辛丑年在內的之前三年,中國大陸死亡人數最少2500萬,最多4500萬。

我是這次大饑荒之後出生的。我們那一代人,小時候並不知道大饑荒的存在。唯一記得的,是我們普遍比哥哥姐姐個子長得高。這曾經是我們那幫小屁孩的話題,為此我們問過大人,大人的回答通常是「吃得好唄」,但為什麼我們比他們吃得好?大人從不解釋。

上大學的時候,一個同學說過一個笑話,講他們中學請一個老貧農作報告,批判四九年前的中國社會。老農民在台上一邊講一邊流淚,最後有學生問他,這是你最苦的日子了吧?老農民說,差不多,幾乎就和1960年一樣苦了。學校領導大驚失色,趕緊結束了政治學習大會。

我們都當笑話講,但對大部分當時的中國人來說,這絕對不是笑話,而是生死存亡的問題。

即使有數千萬中國人餓死,中共同樣也很強硬,而且比現在強硬得多,他們不但平視美國,而且根本就是俯視美國。

1960年11月13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資本主義一天天爛下去》,說美國黃金耗盡資本外流,失業增加,人民困苦。11月7日發表慶祝十月革命的文章,稱讚古巴革命的偉大成就,美帝在旁邊瑟瑟發抖。

1961年五一發表文章,稱《古巴革命指出了美洲解放道路》。

1963年8月8日,毛澤東發表了《支持美國黑人反對美帝國主義種族歧視的正義鬥爭的聲明》。美國毛主義共產黨,當時流亡古巴的羅伯特·威廉(Robert F. Williams)8月14日在古巴發表長篇文章《毛澤東的美國黑人解放宣言》,將該聲明同林肯的《解放宣言》相提並論,稱:「毛澤東主席向世界各國人民發出的支援在戰鬥中的我們人民的呼籲,是一個新的解放宣言。」

可見,經濟好壞、軍事力量大小,根本就不影響中共的所謂強硬與否。

其實,早在上個辛丑年之前,中共就已經對美國發出強硬信號了。中共內戰尚未結束的1949年,毛澤東就發表《別了,司徒雷登》,直接把美國駐中國大使趕走了。隨後五十年代的北韓和六十年代的越南,都曾和美國兵戎相見,大打出手。

現在中共認為自己崛起了,軍事力量強大了,科技發展了,大家都吃飽了,所以就可以對美國「強硬」了。放在歷史中,完全無法用理性邏輯解釋。而且當時中國窮得叮噹響,餓死了幾千萬人,那時的「強硬」比現在的中共更加厲害,而且手也伸得更長。當年的中共不但管亞洲,而且還管美洲,甚至直接伸手進入美國。

相比之下,楊潔篪上周末表現的強硬,實在是軟弱到了極點,更像是怨婦的抱怨。

至於《環球時報》胡錫進說的「中美兩大國前所未有的公開面對面交鋒,極具象徵意義」,而且還要「載入史冊」,就更是貽笑大方了。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6/1573039.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