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蓬佩奧首曝2次中美會談內幕,我會這樣做;「實際進展可能比公眾看到的更好」

看穿美國紙老虎 ? 中俄高調夾擊拜登;蓬佩奧點破中共為何咄咄逼人;嘲笑民主黨"深度綁定"黑命貴;稀土戰開打,日澳聯手抗中共,三菱商事出手;美中高層會晤,全世界都在為其打分;美中談判同時,中共銀行引入華爾街公司作為戰略投資者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阿波羅網熱點直擊美國政治,我是李雨函,今天是3月21號,星期日。本集共有10條新聞和評論。

美中談判同時,中共銀行引入華爾街公司作為戰略投資者。稀土戰開打,日本澳大利亞聯手抗中共,三菱商事出手。

【犀利評論】3篇:新三國演義:中共是曹魏,但美俄不是蜀漢東吳。看穿美國紙老虎?中俄高調夾擊拜登。美中高層會晤針鋒相對,全世界都在為其打分。

「實際進展可能比公眾看到的更好」,看看誰在什麼地方說的?可信嗎?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點評。

蓬佩奧深度分析中美會談3條,預言北京冬奧會中共或扣留外國運動員。蓬佩奧點破了:中共太了解拜登所以才咄咄逼人。蓬佩奧還首次大曝這次和上一次中美會談內幕。

阿波羅網編譯】報道蓬佩奧說:民主黨"深度綁定"黑命貴,中共知道黑命貴是全球馬克思列寧主義者的夥伴,才會幸災樂禍。拜登政府所為不能接受。如果是我,會這樣做。

感謝朋友們對我們的贊助,訂閱,點讚,轉發和留言。不要忘了打開小鈴鐺,有人觀眾的訂閱被取消了,請檢查。祝您周末愉快。

下面請看詳細內容。

看穿美國紙老虎?中俄高調夾擊拜登

據事先規劃,阿拉斯加兩天會談分三輪。中共首次和美方對談本想破冰,想求美國解除制裁,現在變成大膽放馬挑戰美國,公開實拳重擊對方。布林肯直擊中共要害,提出新疆、香港、台灣、網路襲美及中共脅迫美國盟友。楊潔篪立即反駁。

美國世界日報社論說,中共這次有備而來,可能因內部需要,所以鐵了心公開挑戰美國。北京似認為美國疫情嚴重、政治分裂,已是紙老虎,公開挑戰美國不代表國際,民主選舉制度讓人失去信心、美國屠殺非裔等。

中共表現強硬,可能也和拜登17日指摘普京是「殺手」,引發普京召回駐美大使抗議,並暗諷拜登健康有恙,要單挑拜登視訊辯論有關。美俄關係陷入低潮,給中共聯俄夾擊美國的機會

川普總統對俄羅斯軟硬兼施,對北京采全硬立場。如今拜登似把北京與莫斯科逼到一起,各方要看拜登像川普一樣敢說敢做,或只說不敢做?而「科技民主聯盟」遏制中共是否更有威力?

新三國演義:中共是曹魏,但美俄不是蜀漢東吳

近日,「對觀點」文章說,普京完全是拜登轉移美國和西方對抗中共的攻擊靶子,但普京很聰明沒上當。

拜登於美東時間17日接受《ABC》訪問時將矛頭對準俄羅斯揚言制裁,說「普京在去年美國總統大選試圖讓自己落選」,他將為此「付出代價」;《ABC》配合火上加油問是否認為普京是「劊子手」,拜登回答「是的」。

俄羅斯對此怒不可遏,當晚便召回駐美大使;普京更回嗆拜登「你在說你自己」,可認為普京是指民主黨的大規模選舉詐欺。隔日普京在俄羅斯電視台表示,他「祝他(拜登)健康」,並說沒有要酸他或開玩笑。普京也指出,莫斯科不會和華府斷絕關係,但會在「有利於」俄羅斯的條件下和美國合作。

接下來18日美中會談,是拜登上任後美、中雙方首次正式外交接觸,但顯然被中共的「戰狼外交」壓制,絲毫不見川普執政時的強勢與中共的退讓。

拜登先前就表態跟中共是「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但中共毫不領情更不給面子。拜登強調的多邊合作外交回到歐巴馬時代,中共對拜登的待遇可能比歐巴馬還差。

來回憶一下2016年9月於中國杭州召開的G20峰會,美國空軍一號降落機場,中共卻派一名不懂英語的司機運來客梯車,雙方發生爭執;結果歐巴馬無法從主門出機走紅毯,只能從機腹一扇小門從自備摺疊梯出來。

之後,中共安全官員用隔離帶將白宮記者團攔在外面,讓他們無法靠近歐巴馬拍攝,就連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萊斯也被中國官員阻攔。一名中共官員大聲對一名白宮官員喊:「這是我們的國家,這是我們的機場」!中共媒體還反覆播放這個畫面,大揚中共戰狼勢頭。

2016年9月3日,歐巴馬搭乘空軍一號抵達中國杭州參加G20,被中國羞辱從機腹小門走摺疊梯下飛機。

美中談判同時,中共銀行引入華爾街公司作為戰略投資者

就在這次美中談判明面交鋒的當天,大陸金融領域出現了與美國華爾街公司相關的消息。

3月19日晚間,招商銀行公告,其全資子公司招銀理財擬引入「摩根資產管理」,作為其外部戰略投資者。

公告稱,本戰略投資者出資約人民幣26.67億元,其中約人民幣5.56億元計入招銀理財的註冊資本。增資完成後,招商銀行持股90%,戰略投資者持股10%。

據悉,此次引入的戰略投資者是摩根集團資產管理板塊,在亞洲的投資部門和主要運營實體,摩根集團間接持有其100%股權。

同日,中共銀保監會發佈「關於修改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實施細則」,進一步明確外國保險集團公司和境外金融機構投資外資保險公司的准入標準。

實施細則修改前,外資保險公司的外方股東僅限於外國保險公司。修改後,可以投資入股的外方股東增加為三類,即外國保險公司、外國保險集團公司以及其它境外金融機構。同時,進一步規定外資保險公司的外方唯一或者主要股東應當為外國保險公司或者外國保險集團公司。

此外,中共銀保監會發文取消了合資壽險公司的外資比例限制,此次修改刪除了實施細則中有關外資股比的限制性規定。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22/1571309.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