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五毛」網紅酒後痛斥中共 背後原因

近日,油管上的中共「五毛」網紅鄭國成在醉酒狀態下突然在網上發佈了一段以激烈言辭抨擊中共當局的視頻,並引發了一場網絡輿論戰。而鄭國成這樣做背後的原因,則與他的家鄉吉林省安圖縣官員的貪腐、瀆職及林業資源糾紛有關。對於鄭國成突然發佈反共視頻的心態,有參與此次輿論戰的當事人進行了分析。

 

「五毛」網紅鄭國成酒後激烈抨擊 中共當局

鄭國成現居中國大陸,是油管(YouTube)網站上一名擁有超過10.5萬訂閱量的「五毛」網紅。兩年多以來,他在他的油管頻道「中國青年鄭國成」上公佈了數以百計的影片,其內容大多為反美、攻擊台灣、反對香港抗爭及支持 中共當局的時政分析言論。然而,在今年3月11日,鄭國成卻突然上傳了一條時長四小時的影片,對中共的體制進行了激烈抨擊。

在這段影片中,處於醉酒狀態的鄭國成揭露了他的家鄉吉林省安圖縣官員貪腐、瀆職的情況。他情緒激動地表示,為了解決他家鄉的民眾權益問題,他寧可「自焚」,並說:「我們這兒,森林這麼多年都沒分下來,都是貪污的、腐敗的!國家林業局有文件,人人按戶分山,沒分!」

除此之外,鄭國成還發表了相當激進的觀點,表示中共官員雖然口稱反美,卻將他們的子女送往美國,並認為中共的統治不如清朝。他質疑道:「如果我們認為美國是壞的,那就從中央到地方查,誰家子女去了美國,你就是人民的公敵。憑什麼我初中政治課就跟我說『美國必然滅亡』,『不能去美國』什麼的。我現在看了很多情況,怎麼當官的子女都去美國了?……所有去美國的就是人民公敵,『誅十族』、千刀萬剮!」

在影片中,鄭國成也與多位親共網友進行了爭吵。在回應一位親共網友對他的質疑時,他說:「我打扮成一個愛國青年,我告訴你我上個月油管收入是七千多美元,你明白嗎?我打扮成一個愛國青年天天吹牛得了唄!不是這麼回事兒啊。」

 

圍繞鄭國成而起的網絡輿論戰

儘管鄭國成在發佈抨擊中共的影片後不久,就刪除了這條影片,並進行了道歉。但他的這一行為,已經激起了一場網絡輿論戰。

首先對鄭國成進行抨擊的,是油管上的中國親共播主。例如,一位名叫「老伍」的親共播主就曾在3月11、12、14日連續發佈三條抨擊鄭國成的影片,認為鄭國成「不應該只向粉絲道歉」,還應該「向國家道歉」。

其後,油管上的不少民主派播主也開始對鄭國成進行抨擊。3月15日,油管播主「牆國反賊」陶哥發佈視頻表示:「鄭國成在這次四個小時的直播中,一改『五毛』的身份形象……但是大家可以看到,他在第二天酒醒之後,刪掉了四小時的直播,發了一個兩分多鐘的道歉視頻,繼續經營自己的『五毛』頻道。」

3月16日,台灣油管播主「攝徒日記」八炯也發佈了一段視頻,表示鄭國成發佈反共影片是「天大的笑話」。到目前為止,「攝徒日記」的這條視頻已有15萬次觀看量。在視頻中,八炯說:「今天這個笑話,有可能會成為壓垮小粉紅最後一根稻草的笑話,讓他們懷疑『我到底在信仰什麼?為什麼連那麼堅定信仰共產黨的人都出來罵共產黨了?』。」

在壓力之下,鄭國成本人於3月17日在油管發佈了一條題為《就最近的事情回應一下》的影片,表示他此後將戒酒,希望將此事「翻篇」。在影片裡,他說:「就那四個小時直播(當中),尤其裏面有很多極端的、不對的、引起大家反感的言論,向大家表示抱歉、誠摯地道歉。」

 

2021年3月16日,「攝徒日記」八炯發佈的抨擊鄭國成的視頻。(來自油管頻道「攝徒日記」)
2021年3月16日,「攝徒日記」八炯發佈的抨擊鄭國成的視頻。(來自油管頻道「攝徒日記」)

 

鄭國成抨擊中共的直接原因:吉林省安圖縣的官民林業資源糾紛

如鄭國成在影片中所述,他之所以突然發佈抨擊中共的視頻,直接原因是他的家鄉安圖縣所存在的官員貪腐問題和林業資源糾紛。

安圖縣位於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全縣森林覆蓋率達八成以上,是中國大陸重要的木材生產基地之一。2008年6月,中共中央及中國國務院曾發佈一份題為《關於全面推進集體林權制度改革的意見》的文件,指出要「依法將林地承包經營權和林木所有權,通過家庭承包方式落實到本集體經濟組織的農戶,確立農民作為林地承包經營權人的主體地位」。其後,中國大陸林業局相關負責人在2009年9月在中共政府官方網站上對這一文件進行了解讀,提出要按照「按戶承包,按人均山」的原則分配集體林地。鄭國成在影片中所說的「國家林業局有文件,人民按戶分山」,即是指中共當局的這一政策。

然而,安圖縣在分配集體林地的過程中,卻出現了幹部與民眾圍繞林業資源產生衝突的現象。2018年6月,一篇由安圖縣石門鎮大成村村民李東燦撰寫的文章開始在網上流傳。在這篇文章中,李東燦向安圖縣紀檢委實名舉報大成村村長兼村支書李明燦,表示自己從2014年8月起即向多個政府部門舉報李明燦的「特大貪污、濫用、搶奪、濫發(按:原文如此,應為「濫伐」之誤)、盜伐等罪行」,並表示此前紀檢委對李明燦的調查僅揭露了他「最小的犯罪事實」。此外,李東燦還在文章中表示,李明燦曾利用職權向林業部門施壓,將李東燦的人工林轉移至原延邊軍區副司令員金文元名下,並將李東燦的兒子打傷。

此後,李東燦曾與金文元對簿公堂。2020年10月,安圖縣法院發佈民事判決書,駁回了李東燦起訴金文元等人佔用其承包地栽樹的訴訟。

上述事例,可以與鄭國成在影片中所揭示的現象互相印證。

 

李東燦向安圖縣紀檢委舉報李明燦的文章。(來自天涯論壇)
李東燦向安圖縣紀檢委舉報李明燦的文章。(來自天涯論壇)

 

鄭國成突然反共的心態分析:官員濫權下不滿已久

曾擔任黑龍江省雞西市副市長、並在去年流亡美國加入中國民主黨的李傳良根據他的工作經驗表示,目前中國各地從地市級到村級的幹部濫權行為相當普遍,而民眾維權則成為一大難題:「從下到上,為啥大家反映這麼敏感?維權,我認為任何一個時期都沒有這個時期這麼激烈,就說明(幹部的濫權)很普遍。」

參與此次網絡輿論戰的民主派油管播主「牆國反賊」陶哥則對鄭國成的心態進行了分析:「可能最近,他被他們當地的一些官員,或者說『社會主義鐵拳』毒打到了一種不太行的程度,然後他又不敢在正常情況下講這些事情。所以他就喝了酒,借着酒勁兒在直播的時候把這些東西都發泄了出來。但是等他酒醒之後,他又完全知道『闖禍』了,所以他立馬刪掉了相關的視頻。」

陶哥也表示,他認為鄭國成內心的不滿應是積累已久的,但即使有所不滿,他卻依然選擇站在中共一邊。他還說:「但是,就算他幫共產黨說很多話,也無法做到成為所謂的『趙家人』,真正讓共產黨的『鐵拳』不要毒打他。」

另一方面,儘管記者在3月17日多次嘗試聯繫鄭國成,但始終沒有得到回應。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18/1570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