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三起性騷擾指控 報應來得太快了

作者:

現在已經有三位女性指控紐約州長庫莫性騷擾了。

一位名叫夏洛特·班內特(Charlotte Bennett),現年25歲,曾是庫莫的助手。

夏洛特·班內特她回憶到:庫莫曾問她是否覺得年齡差距是戀愛關係中的障礙,是否對甜言蜜語感到緊張?是否曾和比自己年紀大的男性有過性生活?庫莫對夏洛特說自己很孤獨,並且與22歲以上的任何人都能良好地相處。

一位名叫林賽·博伊蘭( Lindsey Boylan),也曾在庫莫政府中任職。

她回憶了三件事。

其一:庫莫稱自己對她一見鍾情,並摸了她的背部、腿部和手。

其二:2017年10月,在一架航班上,庫莫建議她去玩脫衣撲克。

其三:2018年,在位於紐約市曼哈頓的一處辦公室內,庫莫親吻了她。

一位名叫安娜··魯奇(Anna Ruch),現年33歲。

她稱自己於2019年參加一個婚禮時,與庫莫偶遇。庫莫向她祝酒並交談。聊天中,庫莫將手放在了安娜裸露的後背上。在將庫莫的手移開後,庫莫稱安娜具有攻擊性,並再次將手放在了安娜的臉頰上,詢問是否可以親吻她。隨後安娜一把將庫莫推開,並離開。

左派報紙《紐約時報》這樣評論到安娜·魯奇的遭遇:安娜的例子與另外兩個指控不同,安娜從未為州長工作過,也不是州政府的僱員。因此,她的經歷,擴大了人們對州長個人操守的擔憂。

越來越多的民主黨人要求庫莫辭職,不過庫莫拒絕辭職。根據紐約州的法律,要免除州長的職位,只能進行彈劾。

紐約州司法部長已經開始對這些性騷擾指控進行調查,州司法部長利蒂霞·詹姆斯(Letitia James)表示:司法部將會聘請一家律師事務所進行調查。

庫莫面臨的麻煩,不僅僅是性騷擾指控,還有養老院醜聞,即為了避免潛在的指責和調查,而虛報了養老院的死亡人數。

庫莫在養老院醜聞中,涉嫌犯有妨礙司法罪、詐騙政府罪、魯莽行為危害他人罪、恐嚇罪。不過後面兩個罪行,在具體的司法程序中,很難成立。

最先爆出庫莫養老院醜聞的是《紐約郵報》,這家報紙曾經被推特短暫封禁過賬號。《紐約郵報》現在每天都在扒皮庫莫。

庫莫身上的這把火有多大?連《紐約時報》都兜不住了。我為大家摘取一段《紐約時報》的報導,如下:

政治光譜兩端的民選官員和議員們都在譴責庫莫了,他們都要求展開公正的調查。一些民主黨人也加入了共和黨人的行列,要求庫莫辭職。州議會兩院的民主黨領袖們都發表了聲明,表示應該發起一場獨立調查。紐約州副州長凱西(Kathy Hochul)也表示應該發起調查,在一份聲明里,副州長說道:「任何一個人的聲音都應該被聽到,都應該被嚴肅對待。」白宮的新聞秘書Jen Psaki也稱:拜登支持就性騷擾指控展開獨立調查。

為大家截取美國新聞網站上的一些評論,如下:

TeeDee說:「夠了,別在管這破事了,還是把關注點放在養老院醜聞上吧,對不起,我認為那一個更重要。」

Kentucky Rifle說:「整件事都像是為了使人們分心,好讓庫莫從養老院醜聞中脫身,好讓他不用對數千人的死亡負責,然後掩蓋這件事。」

不知道大家是否記得幾年轟轟烈烈的METOO(米兔)運動,在那場運動中,只要女性聲稱一個男性曾經有過性騷擾行為,然後在左派的鼓動下,就足以讓一個人「社會性死亡」。而無論這個指控別人的女性有沒有證據。

我記得當時劉瑜曾經針對米兔運動表示過擔憂,隨後被國內的米兔運動支持者大加撻伐。

METOO運動是左派鼓搗起來的,當時共和黨人深受其害,因為這種事,別人指控你沒有證據,你反擊別人也沒有證據,就看誰更有可信度了。當時民主黨人拜登說:他願意相信女性。從而把這個問題轉化成了一個性別對立的問題。但是當一位名叫Tara的女性指責拜登性侵她時,拜登就不選擇相信女性了。

這庫莫所涉及的這三起性騷擾指控中,庫莫有可信度嗎?庫莫本人值得信任嗎?當然不值得信任。三個人指控他,兩個人曾是他的助手,另外一個還有短訊作為證據,為什麼要相信庫莫這樣一個人呢?

連他的副州長都要求對他進行獨立調查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寰宇大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307/156537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