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醒來的人把春晚當笑話看」

誕生於1983年的央視春晚,曾經和除夕夜飯桌上的餃子一樣是億萬中國人的跨年必需品。近年來卻愈發淪為觀眾心中的雞肋,流量明星和高科技舞美也挽不回老百姓的心。時值新冠疫情爆發一周年、香港民主抗爭流淚流血之際,多位中國公民告訴本台,粉飾太平的歌舞,掩不住一尊獨大的腐朽落後和社會撕裂的傷口,「醒來的人把春晚當笑話」。

季風:「醒來的人把春晚當笑話看」

今年春晚的節目單一共有37個節目,以「萬民安康辭鼠歲,歡歌笑語迎牛年」為主題,聚焦抗疫勝利、扶貧攻堅、民族和諧等紅色主旋律,並邀請王一博、李現、楊冪等流量明星以吸引更多年輕觀眾。但公開數據顯示,近年來春晚收視率僅在30%左右浮動。

春晚舞台主屏採用61.4米×12.4米的8K超高清巨型大屏幕,號稱首次採用AI+VR裸眼3D演播室技術,融通虛擬空間與現實世界。

目前旅美的中國人權律師劉士輝告訴本台,春晚早就淪為中共的遮羞布、「繡花枕頭一包草」,極權體制對花哨科技的推崇和對人權的漠視構成極大的諷刺。

「這麼多年,春晚現在已經成了中國的一個恥辱,簡直是一個滑稽的笑話。中國那麼多人權災難,用一個歌舞昇平就可以掩蓋嗎?如果真正還權於民,不在這裏大抓捕、那裏(搞)百萬集中營--沒有春晚,人民依然歌舞昇平、發自內心的高興。粉飾太平,只能弄巧成拙。」

中國央視2021年春晚片段(視頻截圖)

春晚小品歌頌抗疫戰績受傷的武漢市民不答應

「4月8日,我們這個城市要解封了!」一名社區志願者掛下電話,興高采烈地向街坊鄰居宣佈道。人們迅速湧出家門,抱作一團,「我們勝利了!」「武漢人民,感謝你們!英雄的人民!」,「朋友們,2020年,我們走過來了。2021,我們會一直走向勝利!」

這是春晚小品《陽台》的結尾。武漢封城時市民在陽台上隔空喊話的場景,讓不少微博網友陷入了回憶:「想起了在陽台敲鑼打鼓的女子」,」喊了之後,接下來就是用垃圾車給他們送肉。」

武漢市民余全紅曾經捱過了一段孤獨而艱難的封城時光,她不禁要問,「對於那些被隔離的人、家裏有人死去的人,什麼叫勝利呢?這個字眼,用在他們身上,合適嗎?只是政府和工作人員感覺勝利了,要歡呼。」

余全紅認為,春晚無需任由政府人員絮絮叨叨,應該由真正受苦受難的病患和家屬親自講述自己的故事。

「以前社區的這些人基本上就拿錢吃飯,沒啥事做,養着他們。突然來了疫情,他們是沒有準備的,初期有很多問題,包括醫療設備、生活物資。(春晚)應該邀請那些受傷害的人。還有很多孤兒啊!不給梳理渠道,痛苦會伴隨未來的歲月。那些年幼的孤兒,他們該怎麼辦?」

北京獨立記者高瑜認為,《陽台》不敢講李文亮,只敢烘托一派喜樂的群英相,平常說夢,晚會就是唱夢:

「按他們的意願,非常完滿地要把2020年結束。他們挖空心思,既不表現生命的苦難,而且把人們失去自由、不許出門用歌曲來表達,整個就是一場『歡樂』、一場夢。」

國際歌舞宣揚「人類命運共同體」,兩岸三地虛假聯歡

譚詠麟、侯德健、潘美辰、小虎隊……歷史上的央視春晚從來不乏港台藝人的身影。1984年的春晚,身着中山裝的香港歌手張明敏演唱的《我的中國心》迅速紅遍大江南北。香港回歸後的第一年,港台和大陸藝人聯袂演繹的《大中國》、《相約一九九八》也成為一代人的集體記憶。

「98年的時候,我認為香港的自由民主是一個燈塔。沒想到,2020年,這個燈塔就熄滅了,看不到希望。」中國民間憲政學者、維權人士黎建軍回憶道,「那時我認為,香港會照亮大陸。」

2021年,《國安法》陰影之下大批民主人士被捕、港人流亡海外、解放軍對台灣海空騷擾不斷之際,春晚舞台上,成龍劉德華李玟歐陽娜娜周杰倫等港台藝人依然前來捧場。

劉士輝對此表示,「(成龍)他還有心給共產黨暴政塗脂抹粉,真是不知羞恥。(中共對)香港抗爭運動連根拔起的這種打擊,簡直觸目驚心,全世界都認為不可思議。傷口還沒有癒合,汩汩的鮮血還在湧出,再歌舞昇平又能怎麼樣?」

除了慣常的少數民族舞蹈雜燴《萬眾一心》,今年的春晚還打開國門,上演《非洲歌舞》、《俄羅斯民俗舞》、《埃及藤杖舞與東方舞》。

出生於內蒙古的劉士輝為少數民族在遭遇強迫漢化和種族滅絕之際,還要虛假表演,感到非常滑稽和痛心,「內蒙的語言文字遇到連根拔起的威脅,怎麼可能萬眾一心?新疆數百萬人被關到集中營,怎麼可能萬眾一心?」

「我們不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帶一路嗎?我們不是遇到百年未遇的大變局、要超過美國成為世界老大、有一個萬國來朝嗎?」黎建軍說,非洲舞近年來成為熱門,上面的人有什麼愛好,春晚就投其所好,真理部越來越肉麻。

因受強迫征地堅持上訪、坐牢三年的重慶訪民譚敏,一月底在信訪辦被再次帶走,差點在派出所過年。

她已多年不看春晚,坐牢期間再無聊也不看,「物價那麼高,我最大的希望是把我的問題解決了。春晚有啥子意思嘛,光喊口號有啥用。」

除夕夜,獨立詩人季風為剛出獄的藝術家追魂接風洗塵,他的好友耿瀟男剛剛獲刑三年;另一摯友法學家許章潤過年期間被重點關照,今晚再次失聯,季風極度擔憂他身在何處、是否安好。

「醒來的人都不看春晚。春晚完了,咱們當笑話看。」季風說。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212/1556558.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