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美國新聞 > 正文

妖孽橫行!中共、伊朗、安提法等7大類推特賬號 鼓吹暴力不封號【阿波羅網編譯】

阿波羅網記者李文波編譯報道,上周五(1月8日)推特在永久封號川普總統,戲劇性的宣告了技術寡頭控制言論的新時代。但是,同樣在近期也散佈虛假信息,也明確呼籲暴力的一些知名人士和組織,他們的推特賬戶卻依然活躍,其中臭名昭著的賬號有7大類。

阿波羅網記者李文波編譯,美國媒體【布萊巴特新聞網】1月14日的報道稱,上周五(1月8日)推特在永久封號川普總統,戲劇性的宣告了技術寡頭控制言論的新時代。但是,在近期散佈虛假信息,明確呼籲暴力的一些知名人士和組織,他們的推特賬戶卻依然活躍,其中臭名昭著的賬號有7大類。

第一類是中共宣傳頭目們的推特賬戶

中國民眾在大陸不能用推特,但是中共眾多的政府機構和個人卻可以自由訪問推特,中共也使用推特傳播有關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的虛假信息。典型的例子就是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他仍然可以自由使用推特傳播陰謀論,說武漢病毒是美軍製造的生物武器。2020年11月下旬,他貼出了一張篡改過的宣傳照片,畫面是一名澳大利亞士兵在縱切阿富汗兒童的喉嚨。

Shocked by murder of Afghan civilians & prisoners by Australian soldiers. We strongly condemn such acts, &call for holding them accountable. pic.twitter.com/GYOaucoL5D

— Lijian Zhao 趙立堅 (@zlj517) November 30, 2020

推特甚至沒有對這張虛假的圖片進行「事實調查」,在澳大利亞政府正式投訴之後,也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今天,趙立堅誹謗性推文和虛假的圖片仍然掛在網上。

中共的《中國日報(China Daily)》歐洲局局長陳偉華,2020年12月在推特上把美國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說成是「母狗」。陳偉華的這條推文現在還在推特上。

China has a 5,000 year history of cheating and stealing. Some things will never change...

— Sen. Marsha Blackburn (@MarshaBlackburn) December 3, 2020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技術流(TechStream)去年10月份指出,中共一如既往的使用推特傳播虛假信息,沒有受到任何懲罰;中共「戰狼」外交人員在推特上的言論也是日趨繁榮,追隨者人數迅速增加,對趙立堅的關注人數,從2020年3月以來增加了42%。

中共蓬勃發展的推特帳戶正在加強其它散佈虛假信息、壓迫自己國民和鼓勵暴力的境外敵對勢力的力量,例如委內瑞拉獨裁者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ás Maduro)就是受益者。中共完全未經內容審查、未經事實核查、不受限制的推特帳戶網,為中共自身的謊言和誹謗提供了巨大的信號加持。

正如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技術流(TechStream)所指出的那樣,趙立堅關於美國製造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武漢病毒)的陰謀論被中共外交官、中共機構和媒體的推特賬戶用英語和其他多種語言,進行爆炸性的傳播。

第二類是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和伊朗眾多媒體機構的推特賬戶

另一個依然能夠自由使用推特,散佈虛假信息並呼籲暴力的敵對外國勢力是伊朗。與中共一樣,推特對普通伊朗人是封鎖的,但是壓迫伊朗人民的政府官員,卻可以自由使用推特。

特別是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經常使用他的推特帳戶,支持恐怖主義,並呼籲對猶太人施以暴力。哈梅內伊對此毫不隱諱,確切地標出了他認為應該殺害的猶太人團體,還主動說明提供武器。

武漢疫情期間,他希望「長期存在」的猶太復國主義會被中共的冠狀病毒剷除。推特拒絕對哈梅內伊否認納粹大屠殺(The Holocaust)的帖子採取行動,包括他去年10月份寫的推文。

The next question to ask is: why is it a crime to raise doubts about the Holocaust? Why should anyone who writes about such doubts be imprisoned while insulting the Prophet (pbuh) is allowed?

— Khamenei.ir (@khamenei_ir) October 28, 2020

2020年6月,哈梅內伊在推特上說以色列人是動物,以色列是「癌性腫瘤」,必須「清除並根除」,這是對種族滅絕的明確呼籲。美國國務卿邁克·龐培(Mike Pompeo)譴責了哈梅內伊「令人厭惡和充滿仇恨的反猶太言論「,並表示這種言論在推特或任何其它社交媒體平台上都不應該存在。然而哈梅內伊的推文依然掛在網上,沒有內容警告,還收穫了數千個「點讚」。

哈梅內伊使用推特威脅對以色列和美國進行軍事和恐怖襲擊之後,推特也沒有對哈梅內伊採取任何行動。

The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will never forget the martyrdom of Hajj Qasem Soleimani and will definitely strike a reciprocal blow to the US.

— Khamenei.ir (@khamenei_ir) July 21, 2020

哈梅內伊並不是唯一使用推特傳播虛假信息和煽動暴力的伊朗官員或機構,恐怖組織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在抗議活動後使用推特,追捕政治異議人士,其中許多異議人士都被判刑入獄,或者被殺。

第三類是克里姆林宮領導人和俄羅斯「機械人」的推特賬戶

俄羅斯使用推特大膽的進行宣傳、散佈信息、進行政治鎮壓。雖然較小的垃圾郵件網絡和「巨魔」帳戶已被推特識別並移除,但是推特卻很少針對俄羅斯的國家推特帳戶採取行動.

#Russia voted for the @UN #ceasefire across #Syria, then Russia ignored it by bombing civilians in Damascus & #EastGhouta. We call on Russia & the Assad regime to adhere to #UNSC Res. 2401 & allow the delivery of desperately-needed humanitarian aid to 400,000 innocent civilians. pic.twitter.com/2PO6nGOsFP

— Morgan Ortagus (@statedeptspox) March 7, 2018

第四個是美國民權運動家、自由球員,卡佩尼克的推特賬號

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是以無視美國國歌而聞名的足球運動員。在比衝擊國會規模更大、時間更長、更具破壞性和更致命的「黑命貴」暴動期間,他毫不含糊地捍衛和鼓勵了暴力。他的推文說,「我們有權反擊!」

When civility leads to death, revolting is the only logical reaction.

The cries for peace will rain down, and when they do, they will land on deaf ears, because your violence has brought this resistance.

We have the right to fight back!

Rest in Power George Floyd

— Colin Kaepernick (@Kaepernick7) May 28, 2020

現在,卡佩尼克的這條推文仍然有效,沒有任何免責聲明或警告消息,而且有超過10萬個「點讚」。他的推特帳戶完全處於活動狀態;他的固定推文要求廢除警察,這一立場在左派看來已經過時,但推特並沒有譴責他,反而在他背書暴動之後的幾天,向他的「認識你的權利陣營(know your rights camp)」發了一筆錢。

第五個是伊斯蘭國領導人路易斯·法拉堪的推特賬號

法拉堪的帳戶在2020年1月暫時被封,但推特說這是個意外,而且迅速恢復了他的賬號。2019年7月,經過九個月的審議,推特決定讓法拉堪刪除一條推文,他在這條推文中稱猶太人為「白蟻」,推特並沒有封了法拉堪 。

The process for deciding East Precinct conversion must include those involved in CHAZ, black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restorative justice, faith, anti-racist, renter orgns, land trusts, groups, labor unions that have a proven record of fighting racism.https://t.co/QaQsGHo6fs

— Kshama Sawant (@cmkshama) June 12, 2020

第六類是安提法的賬戶

 記者安迪·恩戈(Andy Ngo)周五指出, 暴力恐怖組織安提法(Antifa),使用推特進行活動的組織幾乎沒有什麼麻煩。

Twitter still allows these Portland antifa groups to organize, promote and/or incite violence on the platform: pic.twitter.com/D0R7ib1mx2

— Andy Ngô (@MrAndyNgo) January 9, 2021

第七類是極左派薩爾蘇的推特帳戶

暴力和仇恨的言論為琳達·薩蘇爾(Linda Sarsour)等有影響力的左翼人士所沉迷,她的推特貼文丑陋到《紐約時報》都會感到不舒服:

她在2012年寫道,「沒有什麼比猶太復國主義更令人毛骨悚然了「。薩爾蘇對反伊斯蘭主義的女權主義者阿亞安·希爾西·阿里(Ayaan Hirsi Ali)不屑一顧,用的是最粗暴和最殘酷的言辭,薩爾蘇堅稱阿里女士不是「真正的女人」,阿里女士年幼時,在索馬里慘遭生殖器切除,而薩爾蘇卻坦言,希望阿里女士的陰道是她切除的。

在《紐約時報》提到的有關阿里女士的推文中,薩爾蘇還希望黎巴嫩裔美國作家和激進主義者布里吉特·加布里埃爾(Brigitte Gabriel)也被剝奪陰道,聲稱「她們不配做女人」,並威脅要把她們徹底打敗」。

Proud of you guys for being principled and idealistic. But i have to point out that your allignment with @lsarsour is wholly problematic considering her feelings on Jews and Israel. This wonderful gesture is tainted and leaves me with a sour taste in my mouth.

— ARYE DWORKEN (@AryeDworken) October 31, 2018

 這條推文後來被刪除了,但是薩爾蘇的推特帳戶現在已經完全活躍,並且通過了驗證。 

https://www.breitbart.com/national-security/2021/01/14/seven-prominent-twitter-accounts-still-active-after-promoting-violence-and-disinformation/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李文波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115/1545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