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專家爆驚人內幕:接種疫苗,你有更大的可能會死於病毒

疫情和疫苗是當前人們都非常關注的問題。「當你接種疫苗,你有更大的可能性會死於病毒。」「不是所有抗體都是好的,有些是壞的。」對!你沒看錯,這些話是一位醫學博士告訴大紀元的。在2020年12月9日美國轉折點活動中,美國醫學博士Dr. Richard Urso先生面對鏡頭說了以下這番驚人的話。這些驚人的內幕不得不讓我們深思!

當你接種疫苗,你有更大的可能性會亡於病毒

疫情和疫苗是當前人們都非常關注的問題。「當你接種疫苗,你有更大的可能性會死於病毒。」「不是所有抗體都是好的,有些是壞的。」對!你沒看錯,這些話是一位醫學博士告訴大紀元的。在2020年12月9日美國轉折點活動中,美國醫學博士Dr. Richard Urso先生面對鏡頭說了以下這番驚人的話。這些驚人的內幕不得不讓我們深思!

年初建議時被噤聲

Dr. Richard Urs:今年年初我開始研究這種疾病(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給重症監護中的一些了解我有藥物開發背景的人打電話。與好朋友以及與韓國、中國、和意大利、路易斯安那州、紐約西雅圖的人都打了電話。意識到我們有一些策略,可以用來減輕這種疾病的損害,從根本上提高對這種疾病的耐受性,並且可以大大改善這種疾病的整體結果。

當我試圖說出來時,我卻被告知回家!有人告訴我:我們在醫院處理這些患者,不需要任何幫助。我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事情,為什麼讓醫生回家,而讓醫院處理病人,我的學院研究學會、我們州和地方政府都在告訴我們不要那樣做,因此,我感到很沮喪。

被噤聲後怎麼辦?

Dr. Richard Urso:開始我很失望很害怕說話。一段時間之後,我意識到,不能讓我的病人死在通氣管和葉克膜(ECMO)上。3月開始人們來到我的辦公室,他們很害怕,他們在哭泣。我決定開始治療患者。

第一個打電話諮詢我的是一個好朋友,他是牙醫,他知道我會做。我告訴他:羥氯喹、阿奇黴素都是真正的抗炎藥,都能攻擊到病原體,對非典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和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以及人類冠狀病毒都有幫助。我做了很多組織培養工作,組織培養中有一些證據,可以查看這些研究並進行很好的分析,我認為我們應該試一試。

氯喹是真正的抗炎藥(網絡照片)

治療的方法是正確的

Dr. Richard Urso:我的第一個病人,在剛用過紅黴素時,我不確定這是否重要,但認為是明智的做法。我說,你如果不打算去醫院,我們需要採取一些措施減輕損害。他的呼吸窘迫情況很糟,我開始使用用於治療哮喘的藥物布地奈德治療,結果他大約兩天半的時間痊癒了。他的妻子大約一天之內得到治癒,他的兒子大約用了六個小時痊癒。他們三個都病得很重,結果他們都好了。我給他們的治療方法是正確的。

開始關注社交媒體

Dr. Richard Urso:我意識到要說出來。我盡力去聯繫我的學院,告訴他們需要一個地方,因為有一個真的管用的東西。他們說不行。我打電話給州長辦公室,也寫過信,但德克薩斯州董事會的成員中沒有職業醫生,這對他們毫無意義。

於是我在網上發表了一段我們可以治療這種疾病的講話,這段講話獲得了熱烈的反響,大約兩個小時之內就得到20萬人的觀看量。隨後,董事會寄給我一封信說,因為我不當的行為要譴責我。

那幾天我真的很害怕,然後我做了決定:我的醫生誓詞是要我去幫助病人。我是對的,我是在正確的路上,什麼都不做是危險的。我開始了工作,並最終結識了一些和我走在同樣道路上的人,這在起初幾乎是沒有的。

為什麼那麼少的醫生加入

Dr. Richard Urso:大多數的醫生都在醫院和學術機構任職。醫生們的聲音基本上被壓制了。他們很難在不危及自己工作的情況下發出聲音。很多人確實很害怕丟掉工作。他們想要去做正確的事,但他們是無法讓自己去做。

在瘟疫大流行中要做的

Dr. Richard Urso:我談到的病原體的干擾,還要注意嚴重炎症、呼吸困難和潛在的血栓形成。這是一整套會導致人們死於這場疾病的事,我們可以儘早進行干預,這就是我積極推進的事情。

目前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這個小的熱核心中來。他們來自哈佛大學耶魯大學等。哈佛大學的馬丁·庫爾多夫(Martin Kulldorff)、耶魯大學的哈維·里舍(Harvey Risch)、史丹福大學的傑·哈塔查亞(Jay Bhattacharya)、牛津大學的蘇奈塔·古珀塔(Sunetra Gupta)。

研究分析處理中共病毒

瑞德西韋的作用

Dr. Richard Urso:瑞德西韋的功效並不是很好。最主要的原因是,它必須在病毒複製時開始使用。八天之後病毒將不會再行複製,因此在後期它就不起作用。不幸的是大部分都是太晚使用它,我認為這種藥在初期是很有效的。

川普總統在確診初期就使用了。如果從早期開始使用瑞德希韋就很管用。也許它有副作用,但我不知道,因為還沒有太多的測試。我不會反對使用它,我只是說它很顯然在後期不管用。

病毒變異的情況下對疫苗的看法

先談談病毒變異的問題。人們一直在尋求刺突蛋白,這是相對保守的。在五個方面,人們把尋求刺出蛋白作為主要部分是非常保守的。我不認為變異在早期是個大問題,還有一些比病毒變異更重要。

什麼才是大問題?這是人們需要知道的。就是一種叫做致病性誘因的東西,它是什麼意思呢?當人們接種疫苗,人們有更大的可能性會死於病毒,更可能會死,這是我們沒有感冒疫苗的原因。

我們沒有任何針對冠狀病毒給呼吸道合胞病毒和鼻病毒的疫苗,這是因為人們接種疫苗過後死亡的更多。這意味着不是所有抗體都是好的,有些是壞的,它們其實是提高了病毒的感染潛力,如果人們接種的疫苗製造了壞抗體,那更可能在接種疫苗後死掉。

我認為所有人接種疫苗是不合理的。人們得到信息很重要,這樣人們才能做出明智的決定。我沒有反對它,我是真的充滿希望,因此我們要保持這種觀點風險收益。目前一個20歲以下年輕人,他的死亡概率是三萬三千分之一,我不明白為什麼接種疫苗會有幫助?

聽到關於強制性疫苗時的反應,我真的很反對。我認為所有的事都應該依據背景來考慮,如果你真的擔心就去接種疫苗或者考慮提早治療和預防。

維他命D很神奇,缺少維他命D會讓人們處於死於這種疾病的高風險區!不要缺少維他命D,它會真正的幫到每一個人,你可以考慮羥氯喹和伊維菌素作為潛在的預防方法。在阿根廷醫護人員的死亡率為零。有400人接受了伊維菌素的預防,而另外250人沒有任何預防的醫護人員中58%的人檢測為新冠病毒陽性,但無人致死。我的意思是他們接觸了它,這就是我們必須要評估風險的原因。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102/1540848.html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