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何炅收金條背後:腐敗的國產綜藝 明目張胆的賄賂

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濕鞋。

這幾天,湖南衛視快樂大本營幾個主持人,包括何炅、謝娜、李維嘉、杜海濤吳昕等收受粉絲應援禮物的事炒的火熱,聲浪一浪高過一浪。 

首先,我們要清楚,這些送禮的粉絲,並不是這幾個主持人的粉絲。而是那些要上快樂大本營的明星們的粉絲。什麼意思?就是送禮了以後,這些粉絲所追的明星們,就可以獲得更多的流量與曝光。

這樣一來,這些主持人們收禮的行為,就不是追星的範疇,更不只是有違職業道德了,而是赤裸裸的受賄。

受賄的話,得看收受禮物值多少錢。

何炅等主持人所收禮物品類五花八門,貴重程度更是令人咋舌。有重達50g的金條、和田玉、愛馬仕領帶、普拉達保溫杯、6000一支的萬寶龍特別款鋼筆、還有各種奢侈品大牌的高級香水……只有你不敢想,沒有他們不敢送。

夠腐敗吧?是不是覺得這行當有些讓人噁心?

但「何炅收禮」事件背後,還遠不只是「送禮收禮」這麼簡單。

一堆禮物背後,還牽扯出了一個複雜且龐大的黑色產業鏈。實際上,以目前的事態來看,這已經不僅僅一位主持人或者一檔節目收禮的事了,整個綜藝節目圈盛行的收禮風氣。

被實錘指控的,還有湖南衛視天天向上、浙江衛視王牌對王牌都有收禮的現象,主持人華晨宇,就收穫了徠卡的拍立得一類的禮品。

真是一場綜藝偶像的集體崩塌,崩塌的黑洞,還有你更意料不到的。

除了粉絲送禮之外,還有強制性必須在「專門的店」買的下午茶套餐,一個套餐就要8500多,約等於一台iPhone12pro的價錢。這些門店,背後的實控人都跟電視台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可以說,這都是團伙作案了。在這個產業鏈中,明星、主持人、節目組、電視台,乃至電視台的關係戶們,都在金字塔的上層鎮壓着。

產業鏈的最底層,被收割的是誰?

這些送禮的人幾乎都是各家粉絲,也就是所謂的飯圈,其中,不少都是未成年人。

一群月收入幾萬甚至幾百萬的人,卻向一群沒有收入的未成年人伸手要錢要禮物。

是這世界太魔幻?還是人心太陰暗?

奢侈品、金條…飯圈行賄有多貴?

藝人彭昱暢上湖南衛視的綜藝節目《快樂大本營》時,比他更忙的是彭昱暢的粉絲後援會。

他們正在忙着送禮。

何炅就收到了一個按摩椅,後來在另一檔節目中,何炅毫不避諱地說,彭昱暢的粉絲們送的這個按摩椅「實在是太好用了」。

在節目中的還向粉絲應援團的小朋友們喊話:你們送的禮物,不乾膠貼得太死,撕不下來,只好自己用,現在已經有20多個保溫杯,50多支筆。

意思是,如果不乾膠撕得下來,這禮物都是可以轉手賣錢的。

有一次,藝人李現上快樂大本營,而李現的粉絲後援團則給主持人團隊精心準備了禮物。都是大牌,都不便宜。

比如,給何炅準備的理光相機,一台約6000元,粉絲一買就買了兩台。給謝娜準備的香奈兒耳釘,2800塊。在禮物清單里,還有一款面膜套裝,2480元。

粉絲們不僅大手筆送禮,而且還雨露均沾,節目組大大小小的各色人物都有禮物。

給導演小方就準備了卡地亞單卡皮夾,價值高達1390元。

禮物清單中還有一款卡地亞皮帶,價格是2810元,一條Gucci領帶,1850元。

這次快本節目,李現粉絲們的應援禮物一共花了32520.77元。

注意,這裏只是一個明星上一次《快樂大本營》節目時粉絲們的花費,而每一期節目一般會有三四個明星。加起來,一場節目下來,所有明星的粉絲們,光是在應援禮物上,就得花十幾萬。

2018年,德雲社的張雲雷第一次上快樂大本營,後援會粉絲送出的禮物十分高端。

何炅就收到一支萬寶龍特別款鋼筆,價值超過6000元。

謝娜收到了一個芬迪卡爾的老佛爺限量款狐狸毛帽子。李維嘉收到的是LV銀河系太空人鑰匙扣,杜海濤收到了一條紀梵希的特別款圍巾,吳昕則有一個杜嘉班納的奇妙動物手套。

你以為這就完了?

在禮物清單上,還有100g金條,快樂家族五位主持人每人10g。

這是什麼?這是赤裸裸的受賄啊。

每家明星的粉絲們都不想比下去,你送了1000的禮,那我就送2000,你送了5000,那我就得送10000……

但送出去的禮,他們用得上嗎?

當然用不上,但賣得掉啊。

何炅被頂上熱搜之後,杜海濤在在一個小時內刪了自己二手交易平台上252件已售寶貝。吳昕在二手平台,也是老賣家了。

2018年朱一龍上快本時,朱一龍粉絲曾送給吳昕一個施華洛世奇的HelloKitty水晶。2019年,吳昕在二手交易平台上賣了一個相似的飾品。

此前,吳昕也把鍾漢良送給她的熊貓公仔賣了60塊錢的事情,也曾上過微博熱搜。

對於快本粉絲應援禮物一事,@人民網評發微博批:別讓不正之風荼毒更多年輕人。

這場荼毒的主導者,顯然不只是那些年輕人。這些粉絲們面對主持人手上的特權,卑微地、長年累月地給他們進貢。不過,他們的卑微,並只是鬆開。

圍繞着這些粉絲們的,是一整條環環相扣的產業鏈。

強買強賣背後的芒果關係戶

「食物應援」這個詞聽起來,充滿了非洲戰亂國家岌岌可危的難民們,對食物的渴求。

不過對不起,「應援」這個詞,跟「援交」現在的味道差不多。還一單就得8500。

所謂的食物應援,就是粉絲們除了送金條愛馬仕之類的給節目組,還得買一些吃的喝的送節目組,包括但不限於糕點、飲料。

以前,粉絲們是自己花錢買了之後給工作人員帶進場內,後來,這條路子行不通了。

這些狂熱的粉絲們發現,快樂大本營的食物應援現在不讓自己買,而是直接給工作人員錢,然後由他們去「專門的店」代買,不然拿不進去。

買回來的應援食物價格也十分昂貴。

應援食物有5種套餐,內容略有差異,但數量都是一致的,每套餐食有80份,價格高達8500元。

一個明星的粉絲團就要買下這麼多的食物,四五個明星加在一起,就是幾百份,給誰吃?

但節目組並不理會能不能吃得下,這些粉絲說,不買餐食的話,自家粉絲團分到的現場票就比別家明星粉絲團的少,這就會導致在錄製現場,自家粉絲團人數少,聲量小,無形中被比下去了。

為了讓自己喜歡的明星能有強大的後援團,粉絲們往往會在這些地方毫不吝嗇地砸錢。

然而,100多一份的應援餐食,真的值這麼多嗎?

事實上,這個所謂的「專門的店」,被指出是湖南廣電的一家甜品店,叄拾沙漏。在外賣平台上,按照應援食物同款點單,在湖南衛視標價8500元的套餐,最後的實際售賣價格不到3000元。

其中的差價,去了哪裏?沒有人知道。

此外,「官方指定」的渠道雖然提供返圖,但實際到底買了多少,甚至到底買了沒買,也只有渠道自己知道。

在粉絲們購買餐食時,不僅要在一個專門的店,還得通過一個專門的App,名為「快樂粉絲會」。

叄拾沙漏,也可以看作是這個「快樂粉絲會」上的供應商。

根據天眼查數據,叄拾沙漏的註冊公司為湖南豐餐玉食餐飲有限公司,公司股東雍鈺玢關聯了一家名為湖南墨行文化傳播的公司。

在這家公司的股權變更信息里,前股東中有一個名為杜少軒的人。曾是湖南廣電雲數據有限公司總經理,曾任湖南有限集團技術部副總。

而快樂粉絲會,也不簡單。

在Appstore平台上,快樂粉絲會的開發企業顯示為「湖南愛豆科技有限公司」,而天眼查顯示,其為北京互聯通達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旗下產品,而這家公司則是由互聯網領域專業團隊和眾位神秘大咖共同創建。

但並未透露,這些「神秘大咖」都是什麼人。

湖南愛豆科技是法人為李念,此人同時也是湖南快樂飛翔互聯科技有限公司法人。

而湖南快樂飛翔互聯則是北京互聯通達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第五大股東,後者的實際控制人劉乾坤,曾創立湖南電廣裝飾安裝有限責任公司,公司實際控制人為湖南廣播電視台。

另外,北京互聯通達還有一個股東,張亞雄,曾經是湖南廣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而這家公司,之前連logo都用上了芒果TV的標識。

由此,一個與湖南衛視緊密相關的飯圈產業鏈條,似乎已經徐徐展開。

12月23日,快樂粉絲會發佈微博稱,「有關快樂粉絲會的惡意造謠事件……造成了極大的損害及非常惡劣的輿論影響。」

這究竟是謠言,還是事實,還有待後續的調查。但在這之前,有關快樂大本營的風暴,仍在加劇。

公益也成了伸手要錢的名頭

今年7月,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縣柯洛洞鄉色巴村小來了一群陌生人,他們來這裏的目的是做公益。

他們帶了很多臉盆過來。

這些臉盆是《快樂大本營》官方公益活動「快樂臉盆計劃」的手筆。在相關的報道中,「快樂臉盆計劃」被稱作是芒果V基金和湖南衛視快樂大本營啟動的新階段的公益項目。

以人們以往對於公益的認知,做公益的錢應該是從愛心人士處募集,人家參與或者不參與,是大家的自由,沒有強制性的理由,給多少錢也應該是由自己決定。

但粉絲稱,在「快樂臉盆計劃」中,錢其實都是節目組伸手找來上節目的明星的粉絲索要的,每期節目都會主動向粉絲們伸手,而且還明碼實價。

就像應援食物一樣,有着各種套餐價格。

公益,也做得像是一門生意,但為此買單的,卻是年輕的粉絲們。

陳立農粉絲後援會做過這個公益,執行了50份「快樂臉盆計劃」,共捐贈了7050元資金。算下來,每份物資價格是141元。

但是,在「快樂臉盆計劃」對外公佈的明細,一份禮包的價格是81元。

與爆料中給粉絲列出的141元相差了60元。

花別人的錢以自己的名義做公益,執行費也要粉絲出。

飯圈的錢,究竟有多好拿?

事件發酵至此,已經不單純是主持人收應援禮的問題了。食物應援、合作商家、快樂粉絲會等的涉及了更多複雜的利益關係,這其中到底是誰在「受益」尚是未知。

這幾年,此種應援風潮愈演愈烈。

而國內的這一套操作,可以說是從韓國娛樂圈學來的。

在韓國,飯圈常見的應援是送咖啡車、餐車。但到了國內,就演變成了送金條、送奢侈品,並且其中還有利益相關方們的推波助瀾。

這種畸形的文化被網友稱作是「朝貢」。

而這一風氣也不止存在於《快樂大本營》,《天天向上》《王牌對王牌》也都收到過粉絲的應援禮物。除了綜藝節目,粉絲還會給偶像的劇組應援,比如送劇組餐車,到導演、編劇、燈光攝影等工作人員準備不同的應援禮物。

這種風氣已經在飯圈流行已久。

不過,不管受賄的綜藝圈老闆們有多腐臭。喜歡一個唱歌的表演的藝人,粉絲們就去給主持人行賄,你們腦子有坑嗎?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金角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228/1538881.html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