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是誰造就了蛋殼女、敲鑼女和吳花燕?

作者:

未來很長的一段時期內,吳花燕、敲鑼女、蛋殼女們仍然將會層出不窮。

這幾天網絡上鋪天蓋地的蛋殼女微博事件,讓我不禁想起了吳花​​燕和李麗娜。

吳花燕

也許你還記得吳花燕的故事。她是貴州農村的一個女孩,由於家庭極度貧困,長期吃不飽飯,20多歲身高只有1.35米,體重只有21.5公斤。大學期間,她經常每頓只能吃辣椒拌飯。

在一首題為《遠方》的詩中,夢想着有一天可以豐衣足食的吳花燕曾經這樣寫道:

最後,我將回到雲貴高原,

在貴州最高的屋脊,

種上一片深藍色的海洋

在那裏

會有一艘豐衣足食的小船

帶我駛向遠方

由於長期挨餓,導致了不可逆的身體損傷。大三那年,她患上了心源性水腫等多種疾病。她的大學老師希望幫助她,聯繫了德國一個慈善機構,說可以把她接到德國免費治療,吳花燕得知後非常生氣,給老師發微信說:「你怎麼能把我的情況告訴國外給祖國抹黑?我愛國,我就是死也不會接受國外敵對勢力的施捨。」隨後,她就把那位老師拉黑了。

不久後的2020年元月13日,吳花燕去世。

讓國外知道中國有病人就是給祖國抹黑?到國外治病就是不愛國?國外願意為她免費治病的慈善機構是敵對勢力?這是什麼邏輯!我不禁要問,把好心幫助她的老師當成仇人壞人,吳花燕這個可憐的孩子,是如何一步步變成這樣的?

敲鑼女

敲鑼女叫李麗娜。武漢疫情正緊張的時候,她媽媽感染了新冠病毒,她找了社區、醫院、街道很多次,打了無數個電話,媽媽依然進不了醫院。眼看媽媽只能躺在家裏等死,李麗娜情急之下在陽台上敲鑼呼救。

李麗娜敲鑼救母的視頻被人上傳到網絡,雖然屢屢被刪。那些攻擊辱罵方方的人罵李麗娜是造謠,給武漢抹黑。方方為她發聲,無數支持方方日記的網友也接力轉發敲鑼視頻。

敲鑼視頻終於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李麗娜的媽媽被接到了醫院,治好了病。媽媽出院後,李麗娜將自己的經歷寫成《武漢敲鑼記》,分上下兩篇在微博刊出。方方轉發了上篇,並配文說:「永遠要記住武漢人的奮鬥,還有無數人的相互幫助。這些事都必須記錄在案」。

但是,方方這次的轉發,李麗娜並不領情,且反咬一口,在微博指責轉發者斷章取義,把她「當武器使」,並責備方方「拖她下水」,給她「帶來傷害」。

一時間,新時代真人版農夫與蛇的故事上演。

蛋殼女

蛋殼女姓名不詳,網名仙女味的小果子,應該是一個租住在蛋殼裏月薪兩三千元的年輕女子。5月14日,方方日記事件正如火如荼的時候,她發微博辱罵方方,說方方寫日記是為了給全家人買棺材,她還建議割掉方方的舌頭。

然而,這次蛋殼碎裂,她在寒冷的冬夜被房東趕出屋,她發微博訴苦叫屈,希望社會關注和保護她這樣的弱勢群體。

方方為弱勢群體發聲的時候,蛋殼女辱罵方方,惡毒地要割方方的舌頭,現在她被人粗暴地趕出房子,她這才知道自己也是弱勢群體,也需要有人為她發聲,希望得到社會的關注和幫助。

這真是絕妙的諷刺。難怪有不少網友嘲笑說,真是報應不爽!

分水嶺

日記期間,通過閱讀大V和普通網絡寫手的很多文章,我發現方方日記是一道三觀分水嶺。

支持日記的人大多有如下特點:

關心和同情弱勢群體,尊重和關愛生命,強調個人尊嚴,關注個體命運,關注社會不公,對公平正義有強烈的追求,有批判精神。

而反對日記的人大多有如下特點:

有比較強的階級鬥爭思維,看世界非黑即白。喜歡宏大敘事,關心國家形象,不在乎人民的疾苦。認為在國家面前,個體生命是不重要的,個人利益微不足道,為了國家和社會,可以犧牲個體。不允許負面新聞,更不允許批評政府,認為批評政府就是不愛國。

敲鑼女、蛋殼女明確反對方方。吳花燕如果沒有不幸去世,從她對待幫助她的老師的態度來看,她很可能也會是反對方方的。

方方日記以及她的很多其他作品,都是為吳花燕敲鑼女蛋殼女這樣的弱勢群體說話的。方方的生活條件,其實比他們這些人優裕,但是,她以自己的良知和悲憫為這些底層人寫作,為這些人代言,招來的,卻是這些她希望幫助的人的攻擊和辱罵。

正如網絡寫手老蕭所說:你為蒼生說人話,蒼生把你罵成狗;你為蒼生掬眼淚,蒼生齊聲要你死。

吳花燕、敲鑼女、蛋殼女們,雖然身處社會底層,本身就是弱勢群體,但是他們思考問題時,卻不是從底層的立場出發,而是從上層着想。一旦有機會,他們很可能就會鄙視甚至欺負比他們更弱勢的人。蛋殼女辱罵方方就是例證,眼見方方被圍毆,她也跑上去踢幾腳,吐幾口唾沫。

是誰造就了吳花燕、敲鑼女和蛋殼女?

在我看來,首先是教育。大學屢屢發生學生舉報講課老師的事情,前幾天哈工大一個學生甚至威脅要舉報感恩節派發糖果的宿管阿姨。

那些大學生為什麼要舉報講課老師?我想,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一些大學老師講的觀點,與他們在中學階段受到的教育有些不一樣;一些大學老師講的歷史,他們在中學階段從來沒有聽說過。他們的思想轉不過彎來,便認定是老師造謠。

我們中學的文科教育,基本不需要學生思考,只需要背誦教科書就行。教科書的敘事、思想、觀點,都是標準答案,不允許質疑和思考,否則考試就得不到分數。長期填鴨式教育,培養出來的那些腦袋都不會思考了,一旦接觸到不符合正統思想的觀點,馬上就條件反射一般地排斥。

其次是網絡騙子們。在我看來,那個一邊狂笑一邊說死四千人等於一個沒死的李毅,還有司馬南陳平金燦榮胡錫進等之流,就是騙子。

為什麼說他們是騙子呢?他們或者自己移民到美國,或者把兒女弄到美國,然後天天罵美國。他們嘴上比誰都愛國,其實他們是把「愛國」當生意,收割韭菜。他們告訴韭菜們美國水深火熱,神州無限美好。特別是那個哈哈大笑着說死四千人等於一個沒死的李毅,自己住在美國時,在美國的媒體上說美國好,要中國向美國學習,到中國卻又罵美國,兩頭騙。司馬南的經典之言是「赴美是生活,罵美是工作」。陳平把女兒送到美國拿高工資高福利,卻對韭菜們說中國的2000元人民幣勝過美國的3000美元,美國人水深火熱,中國的工資不能再高了。

這些騙子們雖然騙術並不高明,但是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他們的言論成了向韭菜們定向投餵的幾乎唯一的精神食糧,而長期的定向投喂,造就了大批的吳花燕敲鑼女蛋殼女。

第三是網絡。我還不知道網絡是怎麼回事的時候,有個說法是:網絡是信息高速公路。有這樣蜘蛛網一般的高速公路,信息流通應該非常便捷,開啟民智應當更加容易。可是,當網絡成了單行道,只允許單向的信息流通,只允許一種聲音傳播的時候,便開始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如至道學宮等大量的荒謬謠言大行其道,理智的聲音卻屢屢被失聲。某吧出征,寸草不生,這樣反智的局面,實在讓有良知的人痛心。

吳花燕、敲鑼女、蛋殼女們的遭遇,本來應該是值得同情的,可是,他們中的不少人,卻仇視那些試圖為他們發聲替他們說話的人。有意無意間,他們成了騙子們的幫凶,極左的幫凶,既得利益者的幫凶。

而未來很長的一段時期內,吳花燕、敲鑼女、蛋殼女們仍然將會層出不窮。想到這些,我就非常憂慮。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一枚園地ll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210/1532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