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黃之鋒遭單獨囚禁 羅冠聰揭他可能會面對的危機

根據之鋒在臉書公佈的內容,得知他現時在醫院被單獨囚禁三至五日,亦不能「放風」(自由活動),探訪時間外全日待在囚室。然而,囚室卻是廿四小時亮燈,照射得讓人難以入眠。只要稍為想像,就會得知狀況有多難以忍受。

雖然我不太清楚醫院的單人囚室狀況是否與監獄的相似,但我相信囚友在兩種情形下所遭受的待遇大同小異。在監獄中,單獨囚禁的房間被稱為「水飯房」,是以往作懲誡用時只會給予清水和白飯予囚犯,以作施加更大懲罰而命名。這種懲罰早已被廢除,但單獨囚禁的懲罰本質不變—在獄中犯事,例如於囚犯打鬥、賭博等等,會被施以單獨囚禁刑罰。

之鋒在醫院被懷疑「肚內有異物」,可能就是懲教以「懷疑肚中藏有毒品」的名義,將之鋒扣押在不能接受其他囚犯的地方,一方面將他與其他「手足」隔離,另一方面施展下馬威,讓過去一直提倡囚權的之鋒先吃懲教一招。

以往網上都流傳一個故事,說有個獎金豐富的挑戰,只要挑戰者在完全黑暗的地方獨自居住一段時間,斷絕外界聯絡,便可獲得獎勵。然而,最後卻有很多人在半途就挨不下去,皆因個體在失去時間空間感的狀況之下,極容易情緒焦慮,產生極大精神壓力。當然,這些故事真偽無從考究,但單憑想像,都可以幻想到困在四面牆壁、無法與外界溝通是一件相當困擾的事情。

之鋒所面對的狀況沒故事那麼慘烈,但同樣也不好受—沒有書本(外界無法在這麼短時間成功「入書」)、沒有溝通交流,更在廿四小時光線照射時難以入眠,定必非常難捱。我在監獄時,時常聽到一些囚犯在單獨囚禁釋放後大吐苦水,網上有位釋囚指:「(單獨囚禁)是一場惡夢,每次想到那情況,都覺得死過翻生。喺入面死咗都無人知。」而之鋒更是沒有合理的關燈休息時間,變相精神壓力更大。

這個「小動作」或能被視為懲教對之鋒的惡意—之鋒在過去不單多次揭露懲教的流弊醜聞,例如沙咀更生中心虐待少年犯、壁屋懲教職員虐打高唱「榮光歸香港」的手足、主張成立「監懲會」等等,都尖銳地直指這個同樣是「獨立王國」的制服團隊,要求改革。當然,以上種種可能只是「樹大有枯枝」,我在坐牢時便遇過相當友善的「阿sir」,但假如心懷不軌的懲教職員濫用職權,之鋒的處境可謂相當危險。畢竟已經有很多手足因為政治見被懲教無理針對,在現今全面歸邊的政治狀況下,整個政府默許懲教「二度懲處」這些政治異見人士,也並非空穴來風的憂慮。

監獄是難以向外界求援的地方,是個讓在囚者感到無比孤單的世界。我希望各位繼續關注在囚手足的狀況,最起碼保持輿論壓力,為他們提供最基本的保障。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立場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125/1527147.html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