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蓬佩奧:如果我們放棄 我們將成為中共專制政權的殖民地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1月16日到訪巴黎時接受了法國《費加羅報》的專訪。他在採訪中呼籲歐洲盟友與美國團結對抗北京,並稱「如果我們放棄,有一天便會發現我們淪為中共專制政權的殖民地,而不再是夥伴關係」。

在回答了有關此次美國總統大選的提問後,記者問蓬佩奧,「您已經挑戰了美國外交的大部分傳統假設。今後的政府應該從您的經驗中吸取什麼教訓?」蓬佩奧回答說,「三件事:第一,川普總統的做法是察言觀色,量力而行。我們擺脫了一些原有的『禮節』,轉而採取注重結果的政策。我們還花了相當多的時間來界定什麼是確保美國人民安全的最重要的東西?我們也拒絕接受西方正在衰退的觀點,因為我們不相信這個前提。我們相信,西方終將勝利,我們的價值體系必須得到捍衛。所以,我們一直在努力反擊中國共產黨在全世界,包括法國的行動。」

蓬佩奧說,「我們還打擊了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威脅。所有這些威脅不僅造成安全問題,而且旨在削弱西方的價值觀念,而這些價值觀念為和平和全球繁榮做出了巨大貢獻。當美國強大--總統所說的『美國第一』--就會增加所有人的安全。我們被指責為從世界孤立。我覺得正好相反。通過採取保守和現實的立場,根據建國先賢的原則,也就是托克維爾讚美的那些著名原則,我認為我們已經為世界的更廣泛利益服務。」記者追問,「疫情會不會給中國回歸歐洲的經濟理由,削弱您對中國的努力?」他回答指,「先說說戰術問題,以及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的出現。這是中共專制政權的表象,認為中共會從中受益是不對的。大家不要被這個病毒所迷惑,我們的生活都被這個病毒所影響,不管是死亡還是封城,我們都是被迫這樣做的。」

記者問,「但在我們還在苦苦掙扎的時候,他們卻從封鎖中走了出來!」蓬佩奧回答說,「別這麼肯定!在堪薩斯州,他們會告訴你這是一個地獄般的寓言。我相信,無論是在疫苗和抗病毒的療法方面,還是在經濟上,西方國家都會反彈。這需要一些時間,但我們會到達那裏。至於我們正在建立的聯盟,川普總統早在2015-2016年的競選活動中,就發現了中共的危險。我們花了一點時間來制定結構性辦法,首先是因為我們必須在國內採取說服行動,因為許多經濟利益集團都從與中國的關係中受益。」

蓬佩奧補充說,「然後,我們把我們的願景帶到了外界,不管是在四國對話機制(Quad)裏面,那個我們針對中共建立的四國(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聯盟,還是在美國和歐洲的關係中。在這件事情上,我們是符合歷史的,所以我們必須努力說服我們的輿論和盟友,哪怕這樣做在短期內可能要付出代價,哪怕有些人覺得押寶中國是個好選擇。因為到最後,如果我們放棄了,面對中共的專制政權,我們就會發現自己的地位是殖民地,而不是合作夥伴。我們必須承認,中國共產黨幫助我們捍衛了這一立場。不僅僅是因為病毒。」

蓬佩奧續指,「看看越南的例子,越方正在尋求開發其專屬經濟區的資源。對這一區域的定義沒有爭議,但中共正在挑戰這一定義。以澳大利亞為例,澳方已經採取了明確的立場(捍衛自己的獨立性,編者注)。中共現在要對其施加經濟代價。因此,我們必須團結起來使其尊重國際法,在法國也是如此。中國人在我國境內活動以獲得影響力,特別是通過孔子學院。我們不得不關閉了一個正在進行間諜活動的領事館。我相信,所有關心我們的國際秩序和我們各自國家的主權的人都會共同努力,以對它們加以保證。」

採訪中,蓬佩奧還談到中東問題,稱伊朗介入敍利亞,並資助黎巴嫩真主黨,是中東主要的不穩定因素。蓬佩奧又指,他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均同意土耳其近期在東地中海、中東及高加索的舉動具侵略性,亦質疑土耳其在高加索衝突中有派部隊支援阿塞拜疆。法國是蓬佩奧這次歐洲及中東訪問盟國之選的首站,他周二轉抵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及格魯吉亞、此後會訪問以色列、阿聯酋及沙特阿拉伯等國。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119/1524619.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