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我只關心川普勝選後 那些左媒怎麼有臉活在世上

—2020美大選:不是宮鬥劇 是正與邪的最後較量

作者:
誰知道近幾年之間,美國的主流媒體竟然如此的墮落,「假新聞」橫行霸道。有人說:這次川普連任成功之後,就看那些左派媒體還有沒有臉活着。我說:放心,他們會像沒事一樣活着,但凡有點廉恥之心也不會那樣干。

2020美國大選:不是宮鬥劇,是價值觀之戰,正與邪的最後較量。(圖片來源:大紀元

我不擔心美國大選的結果,倒是挺關心川普連任之後怎麼「整治」那些左派媒體,包括推特臉書等等。

直覺他們的行為嚴重失當,有違美國精神。

想當年為了學習寫作,大量閱讀了美國那些曾經獲得過「普立茲獎」的大咖記者的新聞作品,也包括許許多多把他們的新聞作品作為寫作案例進行分析的書籍和關於新聞行業的電影,一度對美國的新聞自由、職業操守以及專業技能十分佩服和欣賞。

美國的媒體不僅僅是對新聞事件進行客觀報導,追蹤真相,也同時對政府工作起到了很好的監督作用,即所謂「三權分立」之外的「第四權」。

誰知道近幾年之間,美國的主流媒體竟然如此的墮落,「假新聞」橫行霸道。

有人說:這次川普連任成功之後,就看那些左派媒體還有沒有臉活着。

我說:放心,他們會像沒事一樣活着,但凡有點廉恥之心也不會那樣干。

2020年美國大選之所以從一場普通的總統競選演變成為席捲全國的「正邪之爭」,都是媒體自己一手造就的——越怕什麼就越來什麼,把自己架起來烤。

「硬盤門」事件最大的輸家除了拜登本人,就是傳統媒體——幾乎沒有一個主流媒體能顯示出起碼的公正性。

作為美國建國以來最大的腐敗案,夾雜着性醜聞、毒品和諸多高官涉貪,原本是新聞上無可比擬的焦點題材,結果呢?

主流媒體的偏見和遲鈍,導致公信力連二三流網站媒體的信譽都不如。對事實、民意和職業操守失去敬畏的主流媒體,已經名譽掃地。

敗壞他們公信力的不是別人,正是他們自己。

讓我不敢相信這是曾經「仰視」的精英群體。

外圍的很多人可能不太理解為什麼美國人突然就開始排斥希拉里,開始排斥奧巴馬,開始排斥政客,開始排斥媒體?而去選一個商人做總統。

這種轉變可以追溯到2012年9月11日的「班加西事件「——美國大使遭遇恐怖襲擊而喪生。

根據這一真實事件,2016年拍成了一部電影,叫《13小時:班加西的秘密戰士》,被評價為向腐敗政府發出的一封強烈的抗議書。

正是主流媒體的集體失職和隱瞞,才造成了美國一部分政客無所顧忌的腐敗。

如果不了解這個過程就很難理解為什麼有人會高聲喊出:讓希拉里坐牢。

總感覺,川普的出現,就是要來料理這幫腐敗的政客和媒體的。

保守主義」畢竟是美國的血統。

民主黨主張的大麻合法、男女同廁、同性戀、墮胎,同時否定家庭,否定宗教,抹黑神職人員,散佈「恨」與「鬥」等等,這種思想很難讓我相信—哪怕我並非基督教徒—會成為社會主流。

川普的兒女們還有第一夫人連日奔波在各州拉票,你們誰見過拜登的兒子出來給他爸拉票?

川普的女兒「10000卡」(Ivanka伊萬卡)在演講中說到:我們都愛這個勇往直前的戰士,他永遠不會忘記他為什麼在華盛頓,為什麼出選總統,在為誰而戰!他為了你們!美國人民!

試問拜登的兒子能說出這樣的話嗎?

2020美國大選,已經不是荒誕的「宮鬥劇」,而是價值觀的聖戰,正邪的較量,國運的分水嶺。

不是川普想贏,而是選民要他——非贏不可。

(原標題:2020美國大選:不是宮鬥劇,是價值觀之戰,正與邪的最後較量)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110/1521760.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