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五中全會重大人事調整傳「泡湯」 兩已下台高官意外成焦點

為期4天的中共五中全會正在京西賓館召開。本來被認為是重大議題的接班人人選和重大人事調整,被認為泡湯,但人事焦點卻意外被轉移到兩個下台的高官身上。

左為蔣超良,右為馬國強(網絡圖片)

為期4天的中共五中全會正在京西賓館召開。本來被認為是重大議題的接班人人選和重大人事調整,被認為泡湯,但人事焦點卻意外被轉移到兩個下台的高官身上。

綜合媒體報導,據中共官方稱,會議的主要議程是政治局向中央委員會報告工作,審議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的建議。

在五中全會召開前夕,中共海外黨媒曾刊文稱,五中全會一向是人事安排的一個重要窗口,歷史上至少有八次五中全會曾涉及人事調整,改變了許多中共高層政治人物的命運。比如毛澤東首次成為政治局委員華國鋒失勢,鄧小平退休,江澤民接班,陳希同下台,和習近平成為接班人等都發生在五中全會。

另外,會前網上還傳出題為「五中全會欲結新朋黨?」的消息,大致內容是:「王岐山因病下課;李強(傳說中的習近平接班人之一)接副總理或國家副主席併兼上海書記;黃坤明接王滬寧;王小洪接公安部長;蔡琦可能去全國政協;李小鵬接北京市委書記,但沒有最後定。五中全會主要內容。請讀者自判。」

不過,香港《蘋果日報》10月27日報導稱,雖然歷史上中共多屆五中全會都會作出重大人事調整,但據了解,本次會議將不會有重大人事任命,被指尋求連任的習近平,其接班人仍然不能浮出水面。

另一方面,因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而下台的前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是否離開中央委員會,卻被外媒指為五中全會的人事異動指標。

今年2月,武漢爆發中共肺炎疫情後不久,蔣超良、馬國強即被調離湖北省委書記及武漢市委書記職務。其中,蔣超良是目前已知中共官方為疫情究責的最高層官員。蔣超良目前仍擁有中共中央委員身分,馬國強則是中共中央候補委員,二人下台後一直未有履新動向。

新加坡《聯合早報》10月27日報導稱,中共湖北省委原書記蔣超良、武漢市委原書記馬國強是否會留任中央委員會,在五中全會後將更明朗。

報導引述分析稱,當時湖北省和武漢市更換一把手,相信是出於疫情和輿論的壓力,兩人最終是否要為疫情承擔責任,甚至受到進一步處分,還有待觀察。

今年3月5日,湖北省人大會議決定,接受蔣超良辭去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職務的請求,報省人代會備案。

生於1957年8月的蔣超良,曾長期在中國國有金融機構任職,先後擔任交通銀行董事長、國家開發銀行行長、中國農業銀行董事長等職;2014年8月底,調任吉林省出任副書記,同年10月,出任吉林省省長;2016年10月,蔣超良擔任湖北省省委書記。2020年2月13日被免職,之後去向不明。

蔣超良曾是現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得力副手。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廣東曾設「廣東省地方中小金融機構和農金會金融風險處置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是常務副省長王岐山,蔣任副組長。

現年57歲的馬國強,曾長期在寶山鋼鐵、武漢鋼鐵任職。2016年10月任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2018年3月起,先後任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武漢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等職。

今年6月,法國的亞洲報道與評論網站Asialyst刊登了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博士佩耶特(Alex Payette)的文章分析指出,蔣超良與王岐山關係緊密而且還是一位金融幹部,他或許可以因此而躲過一劫,而馬國強同武鋼與上海幫的關係或許將對他有害無益。

今年初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漢大爆發,由於中共各級政府隱瞞疫情、防疫不利導致疫情失控,蔓延全世界。原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以及武漢市長周先旺,被民間批評是瞞報武漢肺炎疫情的地方主要官員。但外界相信他們只是中共高層的替罪羊,而且,周先旺還曾在接受央視訪問時公開向中央甩鍋,引發關注。

周先旺1月27日接受官媒央視新聞專訪時坦承沒有即時披露疫情,他聲稱「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資訊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

中央社引述分析家表示,周先旺雖沒有指名道姓,但暗示地方所有的政治決定都需要中央上級批准,導致無法快速行動。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周先旺在這場關鍵的直播上,是中共地方官員首次披露了關於疫情訊息為何遲遲沒有公開的「實話」。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28/1517149.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