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短訊曝光:喬·拜登 「毫不猶豫」地幫助亨特從與中共聯繫的商業夥伴那裏...【阿波羅網編譯】

作者:
史威林是奧巴馬的校友,通過羅斯蒙特·塞內卡投資公司與中國共產黨保持着廣泛聯繫。羅斯蒙特·塞內卡投資公司是一家臭名昭著的公司,與中國國有銀行合作設立了15億美元的投資基金,並和其他與中共有關聯的公司進行了數百萬美元的交易。

阿波羅網李蓮編譯報道,美國媒體《國家脈動》12月24日在獨家新聞里,曝光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和兒子亨特之間的一系列短訊交流,拜登在短訊里告訴兒子,他願意「毫不猶豫地」給予兒子「幫助」,以緩解兒子與一個商業夥伴的財務問題,而這個商業夥伴與中國共產黨有着廣泛的聯繫。

拜登與亨特的短訊文本中討論的與亨特有關的業務夥伴是埃里克·史威林(Eric Schwerin),《國家脈動》(NATIONAL PULSE)用亨特和埃里克·史威林之間在同一時間的短訊,證實了這一點,其中亨特要求埃里克通過付款平台Zelle付款。

《國家脈動》還獨立驗證了文本鏈中使用的手機號分別屬於羅斯蒙特·塞內卡投資公司總部(Rosemont Seneca HQ)和喬·拜登(Joseph R. Biden)(前副總統)。

史威林的短訊:

圖片說明:紅框裏是亨特的回話:「埃里克,通過Zelle(付款平台)轉給我錢。請給我打電話。」

史威林是奧巴馬的校友,通過羅斯蒙特·塞內卡投資公司與中國共產黨保持着廣泛聯繫。羅斯蒙特·塞內卡投資公司是一家臭名昭著的公司,與中國國有銀行合作設立了15億美元的投資基金,並和其他與中共有關聯的公司進行了數百萬美元的交易。

阿波羅網記者在搜索史威林什的背景時發現,他曾在奧巴馬政府擔任商務部長的高級政策顧問,在白宮擔任商業聯絡總監,並擔任中國貿易關係工作組(也叫「中國夥伴作戰室」)的政策和外展協調員。

但是,阿波羅網記者試圖找到有關艾夫(Ive)的信息,但沒有找到。

在下面的短訊文字中,可以看到亨特向父親、喬·拜登尋求幫助。

喬·拜登短訊:

圖:拜登和亨特之間的短訊交流。注意:《國家脈動》已掩蓋了不相關人士的信息,以保護私隱。

在2019年3月6日,拜登向亨特提供協助,並發短訊給他「你希望我做什麼」。不久之後,亨特回復了一條短訊,描述了史威林如何扣着他的錢不給他:

埃里克(Eric)無權持有我投資所得的支票,該支票不知何故轉到了他的住所,直到我同意給他一家公司100%的股份,而我100%地擁有這家公司,並於兩年半前解僱了他。不是開玩笑-他知道我不能起訴他,因為,為了不造成更大的問題,我急需這筆錢。就像失去我的人壽保險單一樣,嘉芙蓮(Kathleen,亨特的前妻)是永久受益人(我的律師做出的瘋狂讓步)。無論如何,艾夫(Ive)拒絕與他談判。我不會再讓他這樣做了。我借了足夠的錢來承擔諸如我和女兒們的醫療、稅金、贍養費和人壽保險之類的義務。

為讓讀者更容易理解下面的短訊內容,阿波羅網記者查到,短訊里提及的喬治,應該是喬治·梅斯(George Mesires),他是亨特的律師。傑夫·庫珀(Jeff Cooper)應該是西蒙斯庫珀(SimmonsCooper)公司的前合伙人傑弗里·庫珀(Jeffrey Cooper)。西蒙斯庫珀是伊利諾伊州的一家律師事務所。從2012年到2014年之間,亨特擔任庫珀成立的投資公司尤多拉全球(Eudora Global)的經理。

亨特描述了史威林已經如何扣留了他的資金「三年」,據估計,金額已經「遠遠超過100萬美元」

他(埃里克·史威林)這樣對待我已經三年了,除了喬治和傑夫·庫珀之外,沒人知道這是謊言。喬治剛剛證明了,埃里克說的我簽署的協議,實際上是我從未在任何文檔上放置過的電子簽名。那是埃里克提出的任何論點的基石。他顯然可以說服所有人,說我委屈了他,但是他沒有任何理由拿着我的80萬美元。那只是一項投資。在過去三年中,這筆錢已超過100萬美元。但是除了兩個人以外,沒有人相信我,並在表面上接受了埃里克的謊言(動機是什麼?)。他也是嘉芙蓮的消息來源,這使我處於真正的劣勢(電話記錄顯示)。

第二天早上,拜登回復並確認他收到了(亨特的)信息:

「我剛收到這條信息。爸爸。」

然後,他在埃里克的問題上「毫不猶豫地」提供了援助:

我可以在埃里克的問題上提供幫助嗎

我絕對不會猶豫

如果你認為我可以,請讓我來幫助

愛你的爸爸

大約一周後,亨特再次向拜登詢問了關於埃里克從他那裏預扣的財務款項,並要錢支付賬單:

爸爸,您能給我2,000美元現金嗎?我有錢,但是,現在我無法進入那個銀行賬戶,埃里克把錢存入了您的帳戶,卻讓我的銀行家愛德華·普威特,也就是我們共同朋友暫時持有它。我的(銀行)帳戶再次透支了,導致無法結清未付帳單。

阿波羅網記者發現,下文短訊中提及的愛德華·普威特(Edward Prewitt),是普威特財富管理集團(Prewitt Wealth Management Group)的投資董事總經理。

喬·拜登(Joe Biden)回應,並提供了協助:

好的,我該怎麼做

是否有一個叫現金(轉賬)應用軟件的東西。

亨特告訴他的父親,「只須問理查德(Richard)」來完成轉賬,他指的是理查德·拉夫納(Richard Ruffner),拉夫納曾擔任吉爾·拜登(Jill Biden)特別助理,也在拜登任副總統期間,以及在2020年總統競選期間,擔任拜登的私人助手。

圖片:2019年3月15日,拜登和亨特之間的短訊內容。

拜登迅速做出回應,告訴兒子「理查德會立即轉賬(2,000美元)」,並且,「當你收到錢後請向我確認」。

來自亨特賬戶的一封電子郵件證實了短訊,該電子郵件的日期為2019年3月16日晚上9:03,揭示了「Joseph R Biden Jr(喬·拜登的全名)」和理查德·拉夫納之間的現金軟件轉賬交易,大概是拜登償還這筆錢。

圖片: 亨特的收件箱顯示出拜登和拉夫納之間的現金軟件轉賬。

埃里克·史威林是何人?

《國家脈動》介紹稱,埃里克·史威林曾於2000年至2001年間擔任中國貿易關係工作組的政策與外展協調員,之後加入了亨特的遊說公司「奧爾德克、拜登和貝萊爾」(Oldaker, Biden&Belair)作為合伙人。

他與亨特的業務往來不斷發展:他離開「奧爾德克、拜登和貝萊爾」公司成為羅斯蒙特·塞內卡合作夥伴(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公司的創始合伙人兼董事總經理。史威林後來擔任與中共有聯繫的羅斯蒙特·塞內卡(Rosemont Seneca)的總裁。

2015年,史威林被任命為奧巴馬政府的美國海外遺產保護委員會(Preservation of America’s Heritage Abroad)的成員。

拜登告訴兒子,他「毫不猶豫」地幫助兒子獲得,據稱由史威林持有的「超過100萬美元」的資金,甚至可能需要依靠他的政治權力或人脈來做到這一點。

從羅斯蒙特·塞內卡到渤海華美

據美國調查新聞網站「攔截」(The Intercept)報導,亨特與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繼子克里斯托弗·亨氏(Christopher Heinz);克里-亨氏(Kerry-Heinz)的家族朋友德文·阿切爾(Devon Archer);與奧爾德克的前合伙人埃里克·史威林一起,以羅斯蒙特·塞內卡(Rosemont Seneca)的名義創立了幾家公司。

2014年,這些合伙人開始在中國開展業務。渤海華美RST中的「 RS」代表羅斯蒙特·塞內卡,「 T」代表桑頓(Thornton)集團。後者是一家總部位於馬薩諸塞州的國際諮詢公司,由克里的長期盟友,前馬薩諸塞州參議院主席威廉·布爾格(William Bulger)的兒子詹姆斯·布爾格(James Bulger)創立。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渤海華美計劃籌集15億美元,利用上海自由貿易區將人民幣轉換為美元,以投資於外國公司。在中國的商業註冊文件中,亨特·拜登、史威林和詹姆斯·布爾格被列為渤海華美的主要管理人員。

2017年,渤海華美入股了Face++。渤海華美的網站顯示,其投資組合中包含Face++,Face++提供面部識別軟件。

2019年5月1日,人權觀察組織發佈了一份有關中國政府製作的手機應用程式的令人不安的報告。Face++應用程式為執法人員日常數據訪問提供便利,可以詳細了解生活在西部省份新疆少數民族穆斯林的宗教活動、血型,甚至是用電量。

這相當於,由亨特·拜登支持的中國基金,投資於一家大型中國監控公司。

原文連結:https://thenationalpulse.com/politics/joe-biden-texts-hunter-chinese-partner/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李蓮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26/1516315.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