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拜登兒子CEO爆炸性聲明:我就是郵件收件人 拜登推動從中國賺巨款

—"郵件的接收者"現身 聲明:這封電子郵件是真實的 我看到了拜登幕後的情況...

作者:
我叫托尼-波布林斯基 下列事實是真實準確的;它們不是任何形式的國內或國外虛假信息。 任何與之相反的建議都是虛假的,令人反感的。我是《紐約郵報》七天前發表的電子郵件的收件人,該郵件向亨特-拜登和羅布-沃克展示了一份副本。那封郵件是真實的。

舉報人CEO、拜登內部人士托尼-波布林斯基周三晚間發表公開聲明,支持《紐約郵報》上周的報道,並聲稱他親眼目睹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喬-拜登與其兒子亨特-拜登討論商業交易。

知情人士告訴布萊巴特(Breitbart)新聞,波布林斯基 的指控和內幕消息是《華爾街日報》進行調查的核心。《華爾街日報》的那篇報道還沒有發表,幾天後,該報工作人員向一些人表示,這篇報道會出來--目前還不清楚《華爾街日報》為什麼還沒有發表 。

 波布林斯基 的聲明似乎也證實了《紐約郵報》獲得的至少一封爆炸性郵件的真實性。 該郵件是在特拉華州的一家電腦維修店,從據稱是亨特-拜登的筆記本電腦中檢索到的。

 該聲明還與一些民主黨人的說法相矛盾。民主黨稱,在大選的最後幾天,拜登競選活動目前正被突如其來的醜聞所籠罩,俄羅斯的虛假信息活動是其核心。

波布林斯基在周三晚間發表的新聞聲明中說:

"我叫托尼-波布林斯基。以下陳述的事實是真實準確的;它們不是任何形式的國內或國外虛假信息。任何與此相反的建議都是虛假的、令人反感的。我是《紐約郵報》七天前發表的電子郵件的收件人,該郵件向亨特-拜登和羅布-沃克展示了一份副本。這封電子郵件是真實的。"

波布林斯基稱,在一封這樣的郵件中使用了 "大人物 "一詞,直接指的是喬-拜登本人

在那封最初由《紐約郵報》發表,隨後由其他幾家媒體發表的電子郵件中。 曾討論過與現已破產的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CEFC China Energy Co., Ltd.)進行商業交易的6名相關人員的 "薪酬待遇"。福克斯新聞在報道中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話描述了這封郵件,證實 "大人物 "是喬-拜登。

 郵件中包括一個說明,"亨特有一些辦公室的期望,他將詳細說明"。擬議的股權分割提到了 "H "的"20 "和 "H為大人物持有的10?",沒有進一步的細節。」

波布林斯基的聲明將是拜登內部的消息來源首次確認這一點。

波布林斯基說:

「我所概述的是事實。因為我經歷過,我知道這是事實。我是Sinohawk Holdings的CEO,該公司是中國人通過CEFC(中國華信)/葉主席和拜登家族合作經營的。我是被詹姆斯-吉利爾和亨特-拜登請進公司擔任CEO的。廣受關注的2017年5月13日的郵件中提到的'大人物',其實是指喬-拜登。該郵件中提到的另一個'JB'是喬的弟弟吉姆-拜登。」

《紐約郵報》公布的截圖顯示,波布林斯基是相關郵件的收件人之一。這封郵件的作者是諮詢公司J2cR的詹姆斯-吉利亞爾。現在,波布林斯基公開證實了這封郵件的真實性,而他又是這封郵件的收件人,這大大地推進了這一事件的發展,而喬-拜登的總統競選團隊也沒有否認其真實性。

 這封郵件是《紐約郵報》公布的亨特-拜登筆記本電腦中的許多郵件之一。其他郵件還包括亨特-拜登描述了在他擔任副總統期間,他的父親為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里斯班高管爭取到了一次會議。

在競選的最後幾周,這些郵件震撼了總統競選活動,拜登稱這些郵件是對他的 "抹黑"。

當《紐約郵報》首次發布這些郵件時,TwitterFacebook對這些內容進行了審查。Twitter最初--效仿Facebook的做法--以 "不安全 "為由,刪掉了《紐約郵報》最初報道的鏈接,但後來又改變了方向。紐約郵報》自報道發表後,其Twitter賬號已被鎖定數日。

社交媒體審查的結果喜憂參半。根據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Twitter的行動, 實際上推動了更多的對這個故事的興趣。但根據Newswhip的數據,Facebook的行動,嚴重限制了該報道對許多用戶的影響。

CEO、拜登的內部人士波布林斯基在聲明中堅稱,這些郵件不是 "任何形式的國內或國外虛假信息",而且他來自一個軍人家庭。他、父親和祖父都曾在美國海軍服役。他還說,多年來他所捐助的政客只有民主黨人。波布林斯基說:

我是一個37年的陸軍情報官員的孫子 一個20多年的海軍軍官的兒子 一個28年的海軍飛行軍官的弟弟。我本人為國家服務了4年,離開海軍時是波布林斯基中尉。我擁有高級別的安全許可,曾是海軍核動力訓練司令部的教官,然後是CTO。我對我和我的家人為這個國家服務的時間感到非常自豪。我也不是一個政治人物。我一生中為數不多的競選捐款都是給民主黨人的。

波布林斯基是亨特-拜登的第二位長期商業夥伴,近日公開與拜登家族對立。他與貝文-庫尼一起,向布萊巴特(Breitbart)新聞資深撰稿人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和記者馬修-泰爾曼德(Matthew Tyrmand)共交出了2.6萬封電子郵件,與拜登家族翻臉。

庫尼目前正在俄勒岡州的聯邦監獄服刑,他和其他亨特-比登的商業夥伴因與美國土著部落投資有關的交易而被定罪。正如布萊巴特新聞周二晚間報道的那樣,庫尼本周早些時候被從牢房中轉移出來--但監獄局官員以囚犯的安全保障為由,拒絕對此事發表評論。

波布林斯基與那項活動沒有關係,他與拜登家族有關係,因為他說他是被亨特-拜登本人,以及拜登家族的關聯人詹姆斯-吉利亞爾(James Gilliar)--同樣是《紐約郵報》公布的其中一封問題郵件的作者--請來管理Sinohawk Holdings--一家作為 "中國人通過CEFC/葉主席和拜登家族之間的合作關係 "的公司。

這一切都發生在由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擔任主席的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牽頭調查此事之後。波布林斯基在周三晚間的聲明中表示,他收到了約翰遜委員會的要求,要求他在他們對此事的調查中提供文件和證詞。他說,他正在配合這項調查。

以下是波布林斯基的聲明全文:

圖:托尼-波布林斯基

我叫托尼-波布林斯基 下列事實是真實準確的;它們不是任何形式的國內或國外虛假信息。 任何與之相反的建議都是虛假的,令人反感的。我是《紐約郵報》七天前發表的電子郵件的收件人,該郵件向亨特-拜登和羅布-沃克展示了一份副本。那封郵件是真實的。

今天下午,我收到了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以及參議院財政委員會的請求,要求提供與我與拜登家族以及各種外國實體和個人的商業事務有關的所有文件。我有大量的相關記錄和通信,我打算在不久的將來向這兩個委員會提供這些記錄和通信。

我的祖父是一名有着37年資歷的陸軍情報官員,我的父親是一名有着20多年資歷的職業海軍軍官,我的兄弟是一名28年資歷的職業海軍飛行軍官。 我自己為國家服務了4年,並以中尉波布林斯基的身份離開海軍。 我擁有高級別的安全許可,曾是海軍核動力訓練司令部的教官,然後是CTO。 我對我和我的家人為這個國家服務的時間感到非常自豪。 我也不是一個政治人物。我一生中為數不多的競選捐款都是給民主黨人的。

如果媒體和大型科技公司在過去幾周內做好了他們的工作,我將在這個故事中無關緊要。 鑒於我的長期服務和對這個偉大國家的奉獻,我不能再允許我的家人的名字與俄羅斯的虛假信息或隱含的謊言和虛假敘事相關聯或聯繫在一起,現在主導媒體。

離開軍隊後,我成為了一名機構投資者,在世界各地和各大洲廣泛投資。我曾到過50多個國家。 我相信,毫無疑問,我們生活在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

我所概述的都是事實。 我知道這是事實,因為我親身經歷過。 我是Sinohawk Holdings的CEO,該公司是中國人通過CEFC/葉主席和拜登家族合作經營的。 我是被詹姆斯-吉利爾和亨特-拜登請進公司擔任CEO的。 2017年5月13日廣受關注的郵件中提到的 "大人物",其實是指喬-拜登。 該郵件中提到的另一個 "JB "是喬的弟弟吉姆-拜登。

亨特-拜登稱他的父親為 "大人物 "或 "我的主席",並經常提到在我們討論的各種潛在交易中要求他簽字或提供建議。我看到副總統拜登說,他從來沒有和亨特談過他的生意。我親眼看到這不是真的,因為這不僅僅是亨特的生意,他們說他們把拜登家族的名聲和遺產放在了第一位。

我意識到中國人並不真正關注健康的財務投資回報率。 他們將此視為一種政治或影響力投資。一旦我意識到亨特想把公司當作他的私人豬圈,只要從中國人那裡拿錢出來,我就採取措施防止這種情況發生。

《約翰遜報告》以一種令我震驚的方式連接了一些線索--它讓我意識到拜登家族背着我,從中國人那裡拿到了數百萬美元的報酬,儘管他們告訴我,他們沒有也不會對他們的合作夥伴這樣做。

我想請拜登家族向美國人民講話,並描述事實,這樣我就可以回到無關緊要的位置上--這樣我就不會被置於必須為他們回答這些問題的位置上。

我沒有政治意圖,我只是看到了拜登幕後的情況,我對我所看到的情況感到擔憂。拜登家族積極利用拜登家族的名字,從外國實體賺取數百萬美元,儘管有些是來自共產黨控制的中國。

上帝保佑美國!!!!。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秦瑞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22/1514991.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