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隱藏在孔祥熙、閻錫山和傅作義身邊的三個共諜

作者:
從事內奸之人連恩人、家人都能背叛,一定條件下沒有誰不可以背叛!其人必具蠅鼠品格、蛇蠍心腸。這也是為什麼這些人後來都被嚴密防範,甚至被藉機消滅之原因。到最後他們對誰來講都是潛在威脅,防範對象。

1949年2月,周恩來與來西柏坡的鄧寶珊、傅作義合影。(網絡圖片)

前段時間看到《王牌特工去世31年後曝光除毛澤東僅四人知其身份》一文,只看標題即知此人非傅作義秘書閻又文莫屬。打開文章閱讀果然如此!

筆者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敵人與內奸,誰更加可恨?答案是內奸更可恨。為什麼?因為敵人雖然與你為敵,但你知道他是敵人;你防備他,同時對其不報任何正面期望。

內奸則完全不同:你把信任交給他,他知道你的一切。因其如此你對他的期望值是正面的,好比累極,期望舒舒服服地往後一傾坐在椅子上。然而,你信任的椅子突然被信任的「朋友」不動聲色地抽走;你仰面朝天跌在地板上,傷腦斷骨且折腰。撒種,沒有收穫花香,長出的卻是疾藜;期望「朋友」協助共同對付危險,「朋友」卻在自己毫無防備之時,從背後猛插一刀。以為是友誼、互助與信任,不料卻是出賣。你投入的心力與信任反轉為射殺自己的毒箭。筆者不禁感嘆:常勝將軍英雄無敵蓋世;難防奸人暗毒豪傑神傷。

中國,自古崇尚忠義,連日本人也效法中國講究「忠恕」二字,即為人做事忠心,仁厚待友,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筆者生長之三晉大地尤其如此:寒食節由來於介子推氣節;其後有晉文公為報恩先退避楚軍三舍才戰而勝之。三家分晉後,有豫讓拚死報智伯。三國時關雲長義薄雲天無人不知,到如今關公依然是全球華人忠義象徵。及至明清以降中國第一商幫晉商興盛於海內外500年,有制度無忠義豈能成事?民國時期,誠實守信,用人不疑依然是國人,特別是山西人的做事為人價值標準。

然而,本文不擺功,反欲表令三晉蒙羞,使華人汗顏之三例共諜內奸。

第一例:冀朝鼎之與孔祥熙

冀朝鼎(1903~1963),山西汾陽人。(其弟冀朝鑄,曾為中國駐聯合國大使),清華畢業後赴美,先後在芝加哥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等校就讀,並獲法學博士和經濟學博士。利用同鄉身份秘密打入國民政府內部,擔任財政部長孔祥熙高級秘書。當有人舉報冀通共時,冀反問孔:有人說我是共黨,你看我像嗎?孔毫不猶豫地以信任作答:當然不信!孔用人不僅考察知識才幹,同時基於晉商家族相知互信、赤膽忠心。然而就是冀,充分利用了孔的信任,按照黨的指示「巧妙制定」有利於共,有害於府,背信招怨於民之國民政府財政政策;他也是國府「金元券」之始作俑者。對共黨奪權建政做出了極大貢獻。周恩來是冀朝鼎在一九四九年以前唯一的上級,只有周真正了解冀之關鍵作用。國民黨元老陳立夫在以《成敗之鑑》為題的回憶錄中,專辟一節寫到了冀,名曰:「冀朝鼎禍國陰謀之得逞」在這本近五百頁的書籍中,專為共產黨人開闢章節的,只此一例。

冀的秘密身份,直到其1963年突然去世於辦公室都未曾公開。追悼會周恩來夫婦親自參與。

第二例:薄一波之與閻錫山

閻與薄同為山西五台(定襄)人;閻對薄極為信任,令其擔任財政廳廳長,同時為閻訓練抗日新軍。最後的結局是閻出資委任薄代為建立之「抗日新軍」搖身一變成為了「八路軍」。毛立足延安東渡黃河在中國最富裕的省份山西站穩,然後擴展,最終奪取政權,薄居功至偉。及至薄熙來之所以自信滿滿,與其父當年「大功」有關。

薄的作為,與殊死血戰保衛太原家鄉最後自戕殉國的山西省代主席梁敦厚等慷慨悲歌之五百義士形成鮮明對比。(筆者註:國府稱為「五百完人」,台北有「五百完人衣冠冢與紀念館」以資華夏子孫萬古憑弔。是次國共內戰之太原保衛戰,使太原戰役成為中國內戰歷時最久(6個月)、共方攻城傷亡最大(4.5萬人)、最後使用毒氣才取勝之戰,太原是北方最後陷落之城市;同時陷落日恰巧與南京同。忠義之士死保太原可泣事跡除最近的內戰這一次外,史上至少還有另外兩次著名:楊業抗宋保衛太原;更遠為水灌晉陽城,韓、趙、魏三家分晉之戰,亦即戰國與春秋分野之戰。太原民風由此可鑑)。

第三例:閻又文之與傅作義

閻又文與傅作義乃山西榮河同鄉。他也是傅極為信任的高級秘書和幕僚,長期在傅身邊工作。和閻錫山相同,號稱海納百川的傅作義隊伍裏面一直有公開共黨。閻錫山曾經說:共產黨的理論我們也要研究,他並有實際行動。內戰開始後,公開黨員發送路費離開。秘密黨員繼續留下潛伏。閻又文就是一直潛伏的共產黨員,不到最關鍵的時候絕不動用。

傅作義在國軍將領中戰功顯赫。展開地圖,縱觀三年內戰,將傅作義與閻錫山稱為國府中流砥柱絕不為過。傅在華北之赫赫戰功,與保密手段獨到而有效著稱。然而促成傅最後失敗,他最信任的同鄉、幕僚加朋友閻又文「功勞」最大,其最大「功勞」,恰是偶爾從傅之悍將鄂友三處準確判斷出傅作義將突襲西柏坡中共中央機關的關鍵情報,挽救了毛和中央。其後在北平和平改編談判中,閻、傅女冬菊等受命極盡誇大共方實力,以「心腹」身份從內部威脅利誘、欺騙,對華北易手有推動作用。

傅部北平被改編之後,其中四個師即被送去太原攻城,三晉兄弟父子血肉相殘,痛哉!朝鮮戰爭,原傅部又被送往朝鮮與當年美國友軍交戰,令人唏噓!

每憶內戰史,我們常掩捲髮問:為什麼國民政府任由對手奸細肆虐,而不同樣派出奸細深入共區?其實原因十分簡單:國民政府理念是中華傳統,提倡「禮義廉恥」,政府絕大多數人員是有血有肉,有欲望有罪性的正常人;雖然不完美,但他們有中國傳統忠義價值觀以及人倫底線,其中又特別鄙視作內奸勾當。自己被視若兄弟姊妹、情同桃園;知遇委任之恩不報,無情無義倒也作罷,何至於殘忍背後插刀、壺中下鴆,反荼毒知己恩人?常人實在難為。電影《色戒》就講了一個欲作內奸而不成之故事,蓋因女主人有情有義又有愛、雖有「任務」最終卻架不住人情考驗;故常人不屑於做內奸,即便勉強去做也很難在良心責備下獲得成功。

而共方人員則不然,因為他們黨性高於人性。這就意味着為了「理想」、為了奪取權力,他們能夠六親不認,無所不用其極。事實上,任何黨性都必須首先建立在人性基礎之上;虎毒不食子,沒有人性的黨性是可怕的。

由此觀之,從事內奸之人連恩人、家人都能背叛,一定條件下沒有誰不可以背叛!其人必具蠅鼠品格、蛇蠍心腸。這也是為什麼這些人後來都被嚴密防範,甚至被藉機消滅之原因。到最後他們對誰來講都是潛在威脅,防範對象。從事內奸工作之人,今生再沒有人相信他們!

由於嚴格保密,傅生前一直被蒙在鼓裏,不知身邊親信居然是奸惡之人。閻又文死後數十年的1990年代,他的單線聯繫人才笑哈哈、大略略地「澄清」閻的「功勞」、「地下」之地位。數十年爭取「恢復名譽」沒有結果,此時得到組織「認可」,閻妻反不發一言,不知作何感想?閻地下有知,會否良心發現?

傅女冬菊中了邪魔枉為人女,晚年淒涼,當問所思若何?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1014/1511788.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