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走吧 …沒有人想要鮮血 只有你們想要權力…」

—「共產主義如同鴉片一樣吸引着世界上許多人」

作者:
白俄羅斯著名女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列克謝耶維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呼籲:「走吧,趁還不晚,趁你還沒把人民帶入可怕的深淵,帶入內戰的深淵。沒有人想要鮮血,只有你們想要權力,而你們對權力的渴望才需要鮮血。

面對20萬人的抗議示威,統治白俄羅斯26年的獨裁者盧卡申科做出了讓步,同意重新投票,並答應釋放7000名被捕者。

俄羅斯著名女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列克謝耶維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呼籲:「走吧,趁還不晚,趁你還沒把人民帶入可怕的深淵,帶入內戰的深淵。沒有人想要鮮血,只有你們想要權力,而你們對權力的渴望才需要鮮血。」

當人民不再恐懼

美國前總統小布殊曾評價盧卡申科是「歐洲最後一個獨裁者」,他也配得上這個稱號,他曾說「誰敢反對他,他就要掐斷誰的脖子」。

白俄羅斯是東歐內陸國家,人口不過950萬。1994年盧卡申科從一個年輕的國營農場主成為白俄羅斯的領袖。2004年,他爭取到打破總統只能連任兩屆的限制,於是一再參選並獲得連任。

蘇聯解體29年,盧卡申科就統治了26年,他把白俄羅斯變成了「小蘇聯」。共產主義解體後,遍佈世界各地的列寧像被推倒、拆除,但是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列寧和其他布爾什維克英雄的雕像仍然充斥着整個城市。

盧卡申科在白俄羅斯推行計劃經濟,目前2/3是國企,一半的人在國企工作。他毫不避諱對私企的態度,早在1995年他就說過,10年後,我將和最後一個私人企業主握手。

但是,白俄羅斯經濟狀況並不好,橫向對比差異明顯。2017年,俄羅斯人均工資是657美元,白俄羅斯是402美元,而加入歐盟的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則分別是1313美元、1009美元、903美元。

今年8月10日,盧卡申科再次宣佈在大選中獲勝,官方稱全國680萬選民中有84%的人參與投票,盧卡申科得票率達到80.23%,而代替丈夫參選的「蒂卡諾夫斯卡婭」得票率僅有9.9%。

不過,圍繞選舉發生的一些細節事件,卻讓人對這個選舉結果越發產生質疑。8月9日是投票第一天,盧卡申科對手陣營的8名工作人員就被逮捕。白俄羅斯民間網絡機票平台「聲音」的註冊用戶達到118萬,顯示蒂卡諾夫斯卡婭的支持率超過80%,但很快出現大面積斷網。

白俄羅斯民眾開始走上街頭。面對人們的反抗,盧卡申科當局說,這是西方國家和外國勢力煽動暴亂的陰謀,認為是捷克波蘭抑或是英國的間諜滲透。於是,打壓並沒有手軟。

盧卡申科政府對待民眾聚集示威有非常嚴格的規定,人們一上街聚集就有被捕的危險,而若被控襲警,更有可能戴上「非法暴動」的罪名,最高可以判15年。人們所要面對的代價是昂貴的,但他們還是走了出來,沒有了害怕。

來自各行各業的民眾參與了示威遊行。IT行業是白俄羅斯引以為傲的產業,該行業超過300名企業總經理和投資人,聯合寫信給盧卡申科政府,要求重新選舉、停止暴力鎮壓、釋放被捕人士、允許信息開放等多項訴求。如果不同意,行業內的專家們就會離職抗議,甚至將大量外流到國外,這對白俄的產業是毀滅性的打擊,抵消其在科技領域的所有成就。

人們用各種方式表達自己的心聲。遊行第五天,數千名婦女身着白衣,手舉鮮花遊行,口號是「鮮花好過子彈」,目標很簡單——要知道大選真相,不要殺我們的男人。有些警察和軍人丟掉制服,有的放下盾牌,市民過去與他們擁抱。阿列克謝耶維奇說:「過去我有過失望,但現在沒有了……我真的愛上了自己的人民。」

最終,盧卡申科政府終於低頭,內政部副部長公開宣佈道歉,承認「部份」警察執法過當,各地看守所開始陸續放人。不過,已經被釋放的示威者卻展示了他們被關押時的遭遇:身上的傷痕,被警棍打過的大量瘀血,被在地上狂拖時受的傷,還有骨折、腦震盪等等。有人還說自己被扒光衣服毆打,還有人被威脅強姦,獨裁政權的暴力行徑被一一曝光。

歐洲獨裁者 中共的老朋友

白俄羅斯人民對盧卡申科的不滿由來已久,這位舉世皆知的歐洲獨裁者,卻是中共的老朋友。

2013年7月,盧卡申科結束了對中國的第7次訪問,他收穫頗豐:雙方決定建立戰略夥伴關係,並簽訂了30多個總額達15億美元的經貿合作協議。中國將為白俄羅斯的核電站建設項目提供貸款,雙方還決定繼續大力推動位於首都明斯克的工業園區的建設。

當時,白俄羅斯經濟惡化,絕大多數企業的產品沒有銷路,企業被迫停工,或是強迫員工不帶薪水休假,同時還面臨着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貨幣貶值,這迫使盧卡申科尋求中國注入資金。

俄羅斯學者查理辛說,白俄羅斯正面臨嚴重經濟問題,盧卡申科試圖通過歐亞經濟共同體的貸款來解決這些問題。他已經獲得了最後一筆貸款,但卻未履行貸款的條件,那就是在白俄羅斯國內推行私有化。所以他已經無法再指望由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主導的歐亞經濟共同體再提供貸款,因此盧卡申科就想到了中國。

另一家白俄羅斯反對派網站說,盧卡申科為討好中共領導人,他把中共國稱為當代帝國,並承諾為中國在歐洲的活動提供幫助。由於中共領導人的價值和思維觀念同盧卡申科相似,再加上中共同周邊鄰國關係緊張,沒有朋友,這些因素都促成兩國接近。

一名俄羅斯政治學者稱,每當盧卡申科遇到困難時,他會急切跑到克里姆林宮先奉承俄國領導人一番,然後就開口要錢。同在莫斯科一樣,盧卡申科這次在北京重複了類似的表演。但與俄羅斯貪婪地想控制白俄羅斯經濟不同,能讓盧卡申科放心的是,中共對盧卡申科踐踏人權不聞不問,同時,盧卡申科打中國牌,也是想要挾莫斯科提供更多援助。

2017年盧卡申科在北京出席「一帶一路」峰會

這次盧卡申科當選後,沒什麼國家給他道賀,只有習近平普京給他閃送賀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則感到不安,稱「這是不自由和公平的」一場選舉。蓬佩奧在聲明中說:「自由公正選舉是所有政府權威和合法性的基礎」;「作為白俄羅斯的朋友,我們支持白俄羅斯的獨立與主權,以及白俄羅斯人民對民主和未來繁榮的期望。為了實現這些目標,白俄羅斯政府必須通過行動證明其對民主進程和尊重人權的承諾。」

共產主義的意識還活着

阿列克謝耶維奇一直是普京和盧卡申科的批評者,她的書成為禁書,她本人在海外流亡十年。但她在過去幾十年間,堅持以紀實文學的方式,記錄了二次世界大戰阿富汗戰爭蘇聯解體切爾諾貝爾核災等人類歷史上重大的事件,講述平民百姓在歷史變遷中的集體記憶和個人命運。2015年12月,她以「烏托邦之聲」系列作品榮獲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評委稱讚「她有如福音音樂的作品,為當代世人的苦難與勇氣樹立了一座紀念碑。」

1986年4月26日,烏克蘭切爾諾貝爾核電站的反應堆發生連續爆炸,阿列克謝耶維奇是親歷者,她的母親因此雙目失明。為了收集到第一線證人們的珍貴筆錄,她採訪了500多位倖存者,寫成了迄今唯一一部核災難口述史——《切爾諾貝爾悲鳴》。

阿列克謝耶維奇寫道:「我們正在受到每小時3000毫倫琴輻射物的照射,然而,執政者擔心的卻是他們的權力,而不是他們的人民。這是一個權力的國家,而不是人民的國家。國家永遠排在第一位,而人民的性命輕如鴻毛,幾乎沒有任何價值……這個城市裏儲存着700千克的濃縮碘(可抵禦核輻射),專門用以應對這種特殊事件——然而,那些碘此刻仍然被鎖在倉庫里。人民對上級領導的畏懼遠勝於對原子的恐懼。」

「所有的事情都已經發生,而人們卻沒有得到任何消息:政府保持緘默,醫生也沉默不語。各地區等待來自州府的指令,州府等待明斯克的指示,明斯克等待莫斯科的命令。這是一條很長很長的鎖鏈,鎖鏈的一端連接着少數幾個決策者。我們的命運就掌握在少數幾個人的手裏……」

獲得諾獎當日,阿列克謝耶維奇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發表演講。她認為,20世紀的任何一個政治理念都無法同共產主義,以及共產主義的象徵——「十月革命」相提並論,它們如同鴉片一樣吸引着世界上許多人。她曾生活過的蘇聯,從小就灌輸犧牲和奉獻自己,教導人們崇尚武力。共產主義理想宣稱建立天堂社會,實際上是鮮血的海洋,人們生活在邪惡的恐怖氛圍之中。蘇共雖已解體,但共產社會形成的觀念卻很難改變,並且在新一代人中也有死灰復燃的跡象。因此她總結稱共產主義的意識還活着。

但顯然,這次白俄羅斯市民的抗議讓她看到了希望。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21/1492000.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