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快意恩仇與忍辱偷生:兩個中共底層軍官不同結局的血淚人生

—快意恩仇與忍辱偷生:兩個底層軍官的血淚人生

作者:
這兩個軍人的故事讓我有截然不同的兩種感受。同樣是歷經坎坷,前者雖然處處是罵名,所謂的負能量,但讀起來讓人莫名輕快。而後者,每一處貌似偉光正的正能量。但只要你想想那3個被自己的父親親手殺死的孩子,想想那個血肉模糊的模範,你很可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姜華亭

中國人的處世哲學裏面,「好死不如賴活着」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則。但這個原則操作起來往往會有很大的問題——因為大多數面臨「好死」還是「賴活」這種重大抉擇的年代,都是灑滿血淚的年代,普通人的生存空間極其逼仄,往往是既不能好死,又沒法賴活。這裏我先講兩個故事,兩個山東籍普通軍官的血淚人生。

先說快意恩仇的「叛徒」的故事。

姜華亭是1956年入藏的解放軍一個底層炮兵軍官。單從個人的履歷來看,說他又紅又專沒有絲毫疑問。念過書,17歲開始就在山東萊陽老家參加八路軍下屬的兒童團鬧革命,抗戰後加入解放軍,一路屢立戰功,1948年作為後備幹部被送入軍政大學學習,其後先後保送東北炮兵高級學校、瀋陽東大營高級炮校學習,專攻炮兵。既有實戰經驗,又有專業素質,這麼一個天生的專政工具,自己家裏卻首先遭遇了專政。

姜華亭的父親解放前是負責征糧的,國共內戰雙方打得不可開交,共產黨撤退的時候命令他隱瞞糧食。但後來國民黨攻佔萊陽,老薑頭覺得瞞不住,就把這批糧食交給了國民黨。結果後來共產黨殺回來,秋後算賬,召開批斗大會,抽掉老薑頭兩根肋骨,活活給打死了。

姜華亭在前線流血賣命,老爸卻在後方被專政。更要命的是,這事由於地方上的刻意隱瞞,姜華亭是四年後才從親戚口中得知。箇中悲憤,可想而知。姜華亭畢竟是在舊學堂念過書的人,傳統人倫理念尚未泯滅,悲憤難平,但也只能隱忍不發。當時西藏形勢日趨緊張,噶廈政府與解放軍之間劍拔弩張,開戰在即。姜華亭有心思變,主動報名入藏。

1958年,反右之風颳到了部隊。在之前的大鳴大放中憋不住,提了很多意見的姜華亭面臨被批鬥的困境。加上他和當地藏族姑娘的私通被人抓住把柄,結局已經可以看見。當年3月,他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以演習之名擅自調動部隊,自己則化妝單獨出逃,投奔藏軍。當時的藏軍還未公開決裂,所以不敢收留他,把他輾轉送到一支叫做「四水六崗衛教軍」的叛軍手裏。

姜華亭率領的藏軍

四水六崗是藏區的泛指,這隻叛軍其實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康巴游擊隊。但多數是地方武裝牧民的臨時糾合,不僅沒有正規的建制,連最基本的軍事訓練都沒有,很多隊員連怎麼瞄準都不會。雖然康巴人歷來以強悍著稱,但這種水平的烏合之眾,要和解放軍對抗,那無異於以卵擊石。

這個時候,姜華亭的軍事才華才得以真正的爆發。他從最基本的拆解槍械、戰術動作、練習發炮教起,在極短的時間內,讓康巴游擊隊脫胎換骨,從一堆烏合之眾迅速轉變為學會了夜戰、近戰、以少打多、打了就跑等游擊戰術素養的半職業軍隊。叛軍司令用人不疑,給予了他極大的信任,任命他為前敵總參謀。事實上的戰術策劃都出自於他。

雖然在人數和武器上都出於明顯劣勢,但由於姜華亭深諳解放軍常用圍點打援、穿插迂迴、分割包圍等戰術,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利用解放軍輕敵的心理,數次重創清剿部隊。

特別是1958年9月,姜華亭經過精心策劃,以少擊多,帶領500餘人在山南尼木宗伏擊了解放軍兩個團2000餘人。他的奇襲戰術打得解放軍暈頭轉向,在不知道叛軍有多少人的情況下被各個擊破,包括團參謀在內戰死的270餘人。這也是解放軍在藏區作戰中最嚴重的一次損失。西藏軍區司令張國華事後說:「十八軍……從未有在尼木宗拿三倍以上兵力,還打敗仗的事情,關於這次損失,將何以向中央報告?」

為了捉拿這名「叛徒」,解放軍懸賞四萬銀元。這個價格幾乎是天價。姜華亭的價值居然是在懸賞中才體現出來,不知道他是不是會有大仇得報的快感。

康巴游擊隊失敗後,多數骨幹得以衝破重重包圍,成功出逃印度,事實上也是來自於姜華亭的謀劃。解放軍的每一步部署,幾乎都被他提前識破。姜華亭出逃後,在印度南部門索市生活了20多年,最終於1987年病逝。可算得上善終。

郭興福

再說忍辱偷生的模範的故事。

郭興福是一名步兵連長。死後得到的榮譽非常高,被官方評為「100位新中國成立後為國防和軍隊建設作出重大貢獻、具有重大影響的先進模範人物」。他發明的「郭興福教學法」,至今都是解放軍軍事教學的樣板。

這個模範也是山東人,前半生的人生軌跡和老鄉姜華亭高度類似。14歲就參軍打仗,1948年在濟南投誠共軍,參加過淮海、渡江、淞滬、漳廈戰役,因為作戰勇敢,火線入黨,建國後被保送入軍校學習。之後在南京軍區擔任連級幹部。這個人非常敬業,自己刻苦鑽研,摸索出了一套貼近實戰的軍事訓練方法,所帶領的部隊軍事素養明顯高人一頭。

因為有在國民黨服役的經歷,郭興福這種有所謂「歷史污點」的人縱有天大本事,在講究出身的共軍中其實是希望不大的。但1963年的一場軍事比武卻出人意外的捧紅了他。他率領的部隊因為戰術嚴謹,動作規範,一舉在比武中脫穎而出,官方隨即以「郭興福教學法」命名了他的訓練方式,並在全軍中推廣,他的人生貌似得以逆轉。

但幸福來得有多快,消失得就有多塊,一手捧紅他的大將羅瑞卿在之後的政治運動中失勢,被鬥得極其悽慘。失去了靠山的郭興福不懂得政治鬥爭的殘酷性,拒絕揭發自己的恩人,結果可想而知,被打入羅瑞卿的死黨一夥,從神壇重重跌落,天天被遊街。

這個職業軍人到了這一步已經沒有什麼退路。和姜華亭不同的是,他想到的不是反抗,而是死。而且是拉上全家一起死。

1967年1月30日午夜,郭興福和妻子商量之後,在家裏勒斃了3個無辜可愛的孩子,其中最小的兒子剛剛一歲;然後割斷了妻子李淑珍靜脈血管;然後,自己試圖通電自殺,但屢屢不成,隨即又朝自己砍了十幾刀……

可是命運就是喜歡嘲弄悲劇。就這樣,他的三個孩子死了,兩夫妻卻沒死成,被人發現後搶救了過來。罪上加罪,被判處死緩,後改為20年徒刑。坐牢9年之後,已經是滿身傷殘的他才趕上平反,但這個時候,這個曾經的全軍尖兵,連話都說不了了。

1985年,年僅55歲的郭興福遭遇車禍身亡。留下老伴倖存至今。

說實話,這兩個軍人的故事讓我有截然不同的兩種感受。同樣是歷經坎坷,前者雖然處處是罵名,所謂的負能量,但讀起來讓人莫名輕快。而後者,每一處貌似偉光正的正能量。但只要你想想那3個被自己的父親親手殺死的孩子,想想那個血肉模糊的模範,你很可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常人讀歷史,往往會有一些既定的人設和立場。但實際上歷史的複雜性往往就在於,是非曲直,往往只有當事人感觸最深。歷史評價和地位也會因人、因時而異,蓋棺定論,為時尚早。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一個人,在面對國家名義的不公的時候,爭取個體的自由和獨立,才是最大的正義。因為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只有遺憾和血淚。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二大爺Fla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16/1489815.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