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中共官媒記者出逃宣佈與中共決裂 披露黨媒員工都用「自由門」

三退

近年來中共體制內官員、媒體記者叛逃的事件時有發生。8月8日,曾在中共官媒鳳凰網擔任時政記者的張真瑜在加拿大的一個退黨集會上向《看中國》講述了自己離開鳳凰網的經歷。他還說,黨媒記者很多人都在翻牆,很多記者也都看清中共的本質了,陸陸續續都在往國外跑。

8月8日上午,加拿大退黨服務中心在多倫多太古廣場舉行集會及汽車遊行起步禮,集會人士打出「中共不等於中國」、「天滅中共天祐中華退出中共黨團隊免劫難」等橫幅,聲援3億6千多萬中國人三退。原中共官媒鳳凰網記者張真瑜也參加了此次活動,並接受了《看中國》的採訪。

黨媒員工天天用「自由門

身為官媒記者的張真瑜表示,《看中國》、《大紀元》等海外中文媒體對幫助中國人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他向記者表示,自己曾在『國台辦』的新聞機構任職,「我們那個地方是要求要翻牆的,我們用的翻牆軟體就是自由門,我們很早就用自由門,就像你們的那些媒體我們都經常看的,你們很多的信息,尤其在中國媒體人的圈子裏,大家很多人都是拿着當參考的。你明白嗎?你們真的是非常重要!在華文媒體裏是一個非常大的力量。」

據維基百科資料顯示,自由門是美國非盈利組織「全球網絡自由聯盟」(英語:Global Internet Freedom Consortium)所開發的一款破網軟件,該組織成員主要為法輪功學員。自由門一般用來突破中共當局創建的防火長城以瀏覽被當局屏蔽的網站或收發郵件。除了中國大陸,在伊朗敘利亞阿聯酋等含有互聯網審查的國家中也有很多用戶使用該軟件訪問被其政府屏蔽的網站。

大陸記者用腳投票紛紛擺脫暴政

張真瑜因堅持報導新聞事實而遭到中共的政治迫害,於2018年逃往加拿大。他表示,大陸的媒體人其實都明白共產黨是怎麼回事,只是自己如何選擇的問題。現在國內媒體被打壓和控制得越來越厲害,中共不能聽到一點兒批評的聲音。

「有的人做記者他是為了新聞理想的,就像我做時政,就是想當一個知名的記者,然後能幫助更多的人,但從我的這個從業經歷來看,就發現越來越難以進行正常的工作了。比如參與報導的一些內容很快就被下架,然後個人會得到處分,到後面,我周圍的同事陸陸續續還有人會被抓進去,還有被判(刑)的。」

「唉!」張真瑜長嘆一口氣,繼續說道,「現在我很多周圍的人呀,媒體人很多都出來(出國)了,在高層的有相當一部分人都出來了,我身邊,就在加拿大,我以前認識的媒體記者就有好幾個……你用手投不了票,用嘴講不了話,那用腿還跑不了嗎?」

中共利用媒體人滲透美國

張真瑜表示,共產黨從歷史上就非常善於搞滲透,「在滲透方面它是非常的專業,它從外面攻不進來,它只能在城堡內部去製造一些事端,然後讓你的城堡去發生瘟疫也好,或者潰敗也好,來減輕它自身的一些壓力。」

「中共主要做的滲透還是滲透一些國際上大的媒體,在我的了解之中,共產黨它們自己評估西方國家大部分的文化人尤其是記者,以左派居多。所以它(中共)會擴大一些本來不是特別嚴重的事情,比如這次的『黑人命貴』,BLM的這種運動,中共會藉助這種事件,藉助它外宣的能力,甚至它自己直接就參與,來把這種偶發事件炒熱,來分散歐美國家對中共的輿論壓力和經濟圍剿。」

張真瑜說:「中共是希望美國和加拿大自身能出現很多亂子,這樣它自身自顧不暇的同時,就沒有辦法去集中精力對付中共。另外,它收買一些高精尖的學者、很厲害的媒體、還有一些大牌的記者,在關鍵的時候去替中共說話。」

他舉例說:「你比如說,我有一個同事他是CHINA DAILY(中國日報)專門負責海外廣告投放的,他之前是個記者,後來轉去行政負責廣告投放了,它們都能投到華盛頓郵報,時代廣場。尤其是在關鍵時刻,他有很多的預算能夠去控制,去美國的媒體投放廣告。他就告訴我,即便是美國圍剿或者攻擊中共的時候,因為有一層商業的利益,攻擊都會適當降低。」

此外,中共還購買一些海外媒體,以及染紅華人媒體作為它的喉舌,「包括一些新興的媒體公眾號呀,報紙呀都有,非常多。很多看着很小的公司,其實背後有着龐大的金源。」

中共官員和媒體人都在三退

中共建政的70年來,三反、五反、反右、三年大饑荒文革六四鎮壓學生、迫害法輪功、打壓維權律師、在新疆集中營對100多萬少數民族及宗教、異議人士進行迫害,這個政權的罪行罄竹難書。2019年12月,武漢爆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但中共卻隱瞞疫情並對所有的醫生下達封口令,抓捕記者刪稿刪貼,不但讓大量中國人枉死,更造成了病毒的全球大流行。中共的表裏不一不但喚醒了美國的「擁抱熊貓派」,也讓許多中國人開始覺醒,紛紛選擇與中共切割。

張真瑜表示,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活動目前在中國大陸,尤其在黨員中已人盡皆知,「包括有一些(中共)要害部門的官員、家屬、甚至孩子,在海外的一些留學生,或者一些親共的媒體(員工),他們本身自己在背後就參加了這個三退的活動。現在都看到了共產黨目前在世界上面臨的一個窘境。」

而張真瑜本人早在2012年就在大紀元網站上發表了三退聲明。

人民網記者不堪壓力出逃澳洲

張真瑜並不是第一個放棄體制內工作遠走異國的官媒記者。遠在大洋洲的吳君梅2016年向人民網湖北分社提出了辭職。吳君梅是人民網湖北頻道專門負責科技環保方面採訪的記者,常接觸一些大型企業。她還有另一個頭銜——「網絡輿情分析師」。然而在人民網工作數年的經歷已經讓吳君梅感到壓抑及厭倦,她被告知中共黨媒工作人員「只能信黨」;她的上級對她說「我們的工作實際上是政治工作,一切都服從於政治的需要」;她接到民眾舉報調查染料中間體生產企業楚源集團嚴重污染事件時,楚源以每年投給人民網湖北頻道60萬人民幣「完美」解決了此事,而吳君梅和受害的百姓卻無能為力......

吳君梅對澳洲SBS表示,楚源公司的污染就此掩蓋。而該企業與人民網因這個負面新聞而達成合作之後,所有參與調查報道的記者都會有業務提成,提成比例一度高達16.8%。

「有時候你看到這個月的工資單,上面有一萬多、兩萬,可能就浮現出你去調查的時候某一個群眾非常痛苦的眼神,就特別的沉重,不知道怎樣花這樣的錢。」

對中共來說,吳君梅信仰基督教讓他們很擔心,單位領導發現她的信仰後找到她談話,並告訴她作為「國家中央媒體的工作人員,只能信仰共產主義,馬列主義」。

公安為此特意找到她,讓她打入教會內部去做「臥底」,「以後必須將教會的所有的情況及時主動報告給他們。」那時候的吳君梅只想逃避,她剛好有簽證就前往澳大利亞看望正在讀高中的兒子。

吳君梅說,她到了澳洲看了很多中國現當代的歷史,了解到了關於文革和六四等信息。她覺得無法繼續在人民網工作了,於是她決定在網上發表公開辭職信。很快,她的丈夫被單位告知吳君梅在海外發表了反黨反國家的言論,並要求他不能離開武漢。吳君梅說,她儘量迴避與丈夫的聯繫,也有意沒向他說具體情況,「這樣他們就不會拿他怎麼樣」。

慶幸的是,吳君梅的兒子很支持她的做法,「他說不管發生什麼,都一起面對」。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12/1488426.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