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收到消息大量警車正駛往《蘋果》大樓…」員工親述經歷黑暗9小時

—惡警搜《蘋果》 員工親述經歷黑暗9小時

《蘋果》找來多名員工分享在黑暗9小時的經歷。負責直播的同事,事發一刻只希望以鏡頭記錄報館內情況,務求讓世界看見;印刷部同事為擔心「會唔會出唔到報紙」,一夜無眠,見證報紙順利出街而感動落淚。當被問到對《蘋果》的寄語,他們異口同聲:「撐落去!」

8月10日,「港版國安法」的魔爪伸延至《蘋果日報》大樓,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多名管理層先後被反綁雙手拘捕,隨後逾200名警員封鎖報館搜查,肆意在報館拉起封鎖線,搜查新聞材料,更有同事被午膳或如廁被「禁足」,整個過程歷時9小時。

蘋果》找來多名員工分享在黑暗9小時的經歷。負責直播的同事,事發一刻只希望以鏡頭記錄報館內情況,務求讓世界看見;印刷部同事為擔心「會唔會出唔到報紙」,一夜無眠,見證報紙順利出街而感動落淚。當被問到對《蘋果》的寄語,他們異口同聲:「撐落去!」

突發組採訪主任:收風大量警車駛往《蘋果》

趕落地下大批警已闖入

入職《蘋果》6年的突發組採訪主任陳先生,是昨天第一位在《蘋果》報館內直播採訪的記者。他指,當時知道黎智英、黎的兩名兒子及多名高層被捕,同事均忙於在外勤工作。在公司人手極少情況下,於早上9時許,他卻收到消息指有大量警車正駛往《蘋果》大樓,「當其時完全唔知系想嚟封報館定點」。

當陳趕往地下大堂時,已發現大批警員從大堂的旋轉梯中進入大樓,他馬上跑上1樓,拍下被網民瘋傳、警員進場的照片,「當時個畫面系好震撼,入到嚟佢哋已經系一個『勝利者』姿態,隨意打開啲門睇。」

即開直播讓全世界看見:手震,雖然儘量冷靜

當時警員完全沒有出示任何搜查令。那一刻,陳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將報館內的情況對外公佈,讓市民、世界看見《蘋果》的情況。於是平日較少上前線的陳,首嘗直播滋味,他笑言「睇返都幾多甩漏,手又震,雖然儘量冷靜」,但感到相當榮幸,「因為開咗直播,先記錄到好多警方嘅無理說話,例如唔畀我哋拍攝,呢樣嘢系好荒謬,因為採訪系記者天職,更何況你喺我報館。」

突發組大多採訪不同大案件,但陳形容昨天的警力,是他入行26年以來看過最誇張的一次,完全不合比例:「我覺得有成300警力,系對付重犯都唔會用到嘅警力,呢個好明顯系威嚇新聞界。」

他續指,黎智英或其他高層被捕時雙手反綁,部份更有膠袋套在雙手,「呢種情況只會用喺涉嫌開槍殺人、涉及掂過毒品,一啲謀殺案先會用」。

憂人身安全:

唔知《國安法》條臂有幾大

事發一刻,陳只顧為事實留紀錄,他指直播後都「有啲灰」,感到新聞自由相當脆弱。例如《蘋果》總編輯羅偉光不斷向警員要求出示搜查令,但警員完全沒有理會,「佢哋話已經出示咗,講啲嘢已經系隨便講,講大話」,加上在大樓外警員阻止港台等傳媒參與記者會,「反映警察心態已經系獎賞(准傳媒入內),你聽話就有得去,但呢個系荒謬,新聞自由系《基本法》賦予,唔系你施捨」。

至於人身安全,陳指同樣存有隱憂,「如果你話完全無驚,我諗就假嘅,因為你完全唔知《國安法》條臂有幾大,似乎系有佢講無你講」。在新聞自由充滿陰霾之日,同業應如何走下去?陳大嘆,自己早前曾掙扎是否要退下火線、離開《蘋果》休息一下,但昨日一役令他回心轉意,「但你見到管理層願意冒咁大風險,唔離開香港,都要支持新聞自由,無理由前線記者唔撐住。」

對《蘋果》的寄語?他輕輕說「撐落去囉」,動力來自於一眾讀者,「噚日做完直播、睇返讀者嘅留言,人人都支持我哋,白紙都照買,其實睇到好感動,咁點解我哋唔撐落去?」

市民稱「就算白紙都買」

印刷部同事:我今朝直頭喊咗

Sammie在《蘋果》印刷部任職秘書23年,印刷報紙於她而言是每天日常,直至昨天,「我擔心出唔出到報紙,擔心到成晚瞓唔着。」

Sammie平日的工作,需來回同樣位於將軍澳工業邨的百樂門印刷公司及《蘋果》大樓。昨天當她仍身處百樂門時,在電視台看到新聞報道,有大批警員進入《蘋果》大樓。她馬上趕到大樓,「我諗住睇嚇有無印刷部同事有咩要幫手」。

然而甫到達大樓,發現大樓所有出入口都被封,大樓外的兩條街道泊滿警車,她已不能踏足自己的公司半步。Sammie說,自己當時感到非常害怕,「你唔知佢會做咩,會唔會拉埋我」。於是她整天在看直播,看着警員翻查同事文件,又令同事「禁足」,不可自由走動:「任何一個小職員都會嬲,點解唔可以去廁所?點解唔畀食飯?」

《蘋果》近年面對的新聞自由危機,必定要數到2014年傘運期間的「十月圍苹」,當時大批反《蘋果》人士持續圍堵《蘋果》大樓,勢阻報紙出街。Sammie憶述,當時即使凌晨時分亦跑回公司幫手,「我只系一個文職,其實幫唔到啲咩,但個心就系要返嚟,有咩幫到手就幫手,嗰陣我哋吊都要吊起啲報紙出街。」

直至昨天,她形容比「圍苹」一役更憤怒,「我無諗過見到四五十架警車」。Sammie指,當時最擔心的是能否順利出報紙,一夜無眠,只為見證報紙順利誕生,但看到讀者說「就算白紙都買」感到非常感動,「我今朝直頭系喊咗」。

她形容《蘋果》對她來說是家,自己家人雖然持相反政見,但昨日一役從未令自己被嚇怕,將與《蘋果》共存亡,「敢講咁多(真話)嘅,都系得返我哋一間,如果無咗,香港真系唔知點」,鼓勵同事們「堅守崗位,唔好畀人打壓到我哋」。

港聞同事:想即刻返公司幫手

在外工作的同事,並不比在報館內的同事好受。受疫情影響,原定在家工作的港聞版同事Bobby(化名),看見警員進入《蘋果》大樓的那張相片後,形容當下腦袋一片空白,「我覺得好震撼,太突然喇,反應唔嚟」。他指,作為前線採訪的一員,早就預計過這個畫面會出現,但沒有想過會是如此突如其來,「會以為系會有曬搜查令,入嚟前有曬預警,我哋就事前企曬喺門口。」

於是,Bobby一直於家中緊貼直播,看見警方大肆搜查自己熟悉的報館,甚至封鎖自己座位範圍,他有衝動馬上回公司幫忙,「但坦白講,返嚟都需要有好大嘅勇氣,知道有啲同事畀人查,又阻撓你返去咁」,最終他打消念頭,決定留守公司外,繼續做好採訪工作。

由實習到人生第一份工作,Bobby就是這樣一直在《蘋果》長大,「系一個令我畢業到而家都系一個避風港嘅地方」。於他而言,《蘋果》大樓是一個「可以有安全感地工作嘅地方」,「所以見到噚日咁,真系有屋企『中門大開』、畀外人闖入嚟嘅感覺」,這是一種痛心、欲哭無淚之感,「好似有嚿石砸落嚟嘅感覺」。

「做記者唔單只做記者,系做人」

至於恐懼,Bobby認為的確心存隱憂,「唔止《國安法》,你見到有同事畀人電話騷擾、起底、擺上網,惟有自己小心啲」。不過,這種恐懼並沒有、亦不會吞噬他當記者的念頭,昨天一役亦無阻他繼續做記者,「做記者唔單只做記者,系做人,我做嘅嘢行得正企得正,呢個就系我,我覺得自己系要活得誠實。」

他笑言,做記者是一個「浪漫」的職業:「如果唔系工時長、生命又受威脅,邊個做都黐線㗎啦,但我好enjoy同一班黐線嘅人共事。」被問到想送給《蘋果》人的說話,Bobby選了魯迅1925年創作的散文詩《希望》中一句:「絕望之於虛妄,正與希望相同」:「我唔相信今日做嘅嘢,對未來系無意義。」

項目策劃部同事:每個角落都系警察我以為自己系犯

項目策劃部同事Michelle剛入職4個月,便迎來這新聞自由黑暗的一天。

她憶述,自己早上8時許就回到公司如常工作。大批警員突然進入《蘋果》大樓,除了管理層重鎮的2樓新聞部,3樓及4樓亦分別有警員駐守,期間有警員喝罵他們「全部人坐返埋自己位!」,並着他們擺放身份證在辦公桌上,「全部人系freeze曬,又唔畀我哋做嘢」。她指,在她旁邊的部門是客戶服務部,警員卻不准同事們聽電話。在其部門只有約3至4名員工,卻受多達7至8名警員監視。

「靜坐」數小時後,Michelle要求上廁所,其間有警員尾隨她到洗手間門外,她才發現幾乎公司每個角落都有警察,「由樓梯位去到轉角,都有警察企喺度,我以為我哋系犯」。警員亦不允許他們自由走動,即使要購買飲品都要有警員批准及跟隨。警員又曾着員工填寫問卷,要求員工填寫是否認識問卷上的公司和員工名字,她指當中有多名管理層的名字,包括黎智英。

警員隨後開始搜查不同部門文件,包括活動部、客戶服務部、人力資源部等。Michelle指,警員幾乎逐張紙都看一遍,「連啲event rundown(活動流程)都有睇」。除了文件,警員亦要求要搜查員工辦公桌的櫃桶,更一度指「叫EU(衝鋒隊)上嚟爆開佢」。

隨着搜查時間較長,Michelle可開始自由走動,但仍然不可到辦公室其他樓層。約下午1時,當時身處4樓的Michelle,發現3樓的同事被警員要求坐在中庭,並不可到餐廳午膳。她遂向樓下大喊「有無人要買嘢食」,有同事回應希望可幫忙購買外賣,但有警員喝罵Michelle:「喂!唔好嗌啦!做緊嘢呀!」。隨後她一直觀察3樓同事的狀況,警員直至下午5時後才將同事們放行。

Michelle指,警方以如此強大的警力硬闖報館,只是希望令《蘋果》員工不敢發聲,「你嚇小市民就話啫,你嚟嚇《蘋果》嘅人就真系錯咗囉,唔會嚇到囉」。不過,她指昨日一役,的確令部份嘉賓不敢踏足《蘋果》大樓,希望部份活動可另覓舉辦的地方,此後亦會更小心處理所有文件。

有資深舉辦活動經驗的Michelle,在數個月前才投身《蘋果》,原因是她深信《蘋果》的理念,「我系沖入嚟做,因為覺得呢件事正義,我哋系做緊啱嘅嘢,所以唔使嘥咁多人力物力嚇《蘋果》」。想對《蘋果》人說的話?她如雷貫耳地說:「大家等做到退休啦,我唔覺得(《蘋果》)咁快完囉!」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812/1488261.html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