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一款副廳級新衣

作者:

吉林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通過一本《平安經》走紅了。

他的走紅,像一個內涵深刻的寓言,像一個天才般的黑色幽默,讓人初看想笑,笑完想哭,然後是深深的‌‌「不安‌‌」——他揭示一個真相,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如此荒誕的故事之中。

賀電是一個學者型幹部,還當過大學的校長,擁有博士學位,出版過30本著作。這些都證明,他不可能是一個沒有知識的人,不可能是一個不知道常識的人。

他的《平安經》,連小學生看了都會嗤之以鼻,這哪裡是經書,明明是神經病書。可是,它卻堂而皇之地出版了,而且售價高達299元。

當然,法律規定,副廳長有出版自由,所以垃圾文字出版,神經病書出版,只要不怕人嘲笑,只要有出版社願意出版,這倒也沒有什麼。

很多人質問,這麼一本以羅列堆砌文字的方式形成的書,毫無價值的書,是怎麼通過層層審核拿到書號公開出版的。這樣的質問當然有道理,一個普通人,拿這樣的文字,肯定是難以拿到書號的。

但我還是堅決認為,副廳長翻車,不在於他出版了這本書,不在於這本書很垃圾,不在於這本書售價很高,而在於他不僅能出版而且能夠將垃圾包裝成‌‌「經典‌‌」,能夠堂而皇之地被當地媒體吹捧,能夠動員當地有頭有臉的人共同朗誦品評。

一想到那麼多吉林的名流坐在一起朗誦和吹捧《平安經》,我就想到了《皇帝的新衣》里,大臣們對皇帝‌‌「新衣‌‌」的讚美和吹捧。是的,這本奇葩的《平安經》就是一款新衣,一款副廳級新衣。

有羞恥感的人,是不會當眾裸奔的。皇帝之所以裸奔,是以為在周圍人的吹捧之下,自己確實穿上了漂亮的新衣。《平安經》在周圍人的吹捧之下,一定增強了作者的‌‌「文化自信‌‌」,原來定價45元的書後來飆漲到299元。在那個相對封閉的圈子裡,吹捧者和被吹捧者的智商集體驟然下降。如果那個圈子是一個‌‌「帝國‌‌」,如果這個帝國保持封閉,那麼這個帝國里的人將會集體‌‌「弱智化‌‌」,人們會逐漸失去常識喪失判斷力。

試問,一群本來智商正常的‌‌「精英‌‌」,坐在一起煞有介事地研討吹捧《平安經》時,他們是不是突然變成了一群‌‌「弱智‌‌」?我認為是的。除非,他們為了利益,揣着明白裝糊塗,但是裝糊塗裝久了,就會真的糊塗——大家都說好,那想必就是真的好了。

於是,《平安經》就這麼真的被當成‌‌「經典‌‌」在吉林傳誦了。

不得不說,在當今信息充分流動的時代,出現這樣荒誕的一幕是令人震驚的,用新華社的話說,是令人不安的。這畢竟不是安徒生童話的時代,也不大可能是趙高指鹿為馬的時代。這大約也是這個荒誕難以持久的原因。

仔細想來,這荒誕的一幕能夠產生,是因為具備了如下一些條件:

1,權力後盾。首先這本書的作者擁有一定的權力,以他的身份,身後有一批馬屁精是極為可能的。沒有這個權力,即便這本書能夠出版,也不會被當地的一群精英認可或假裝認可。

2,輿論背書。當地級別最高的報紙進行報道宣傳,起到了引導輿論和定調的作用。這樣的背書,一定程度上能夠剷除和壓制當地公眾的懷疑精神和質疑衝動,即便有人內心不認同,但至少是會閉嘴的。

3,圈層封閉。社會是由一個一個圈層組成的,每個圈層都有一定的封閉性。副廳長在一個圈層中處於優勢地位,圈層內多數人質疑他會受損吹捧他則會受益,自然地,整個圈層形成了一個利益聯盟——大家一致行動,大家都不會受損。

如此說來,在3個條件的作用下,這個平安經的童話是可以持續下去的,平安經真的是可以稱為經典的。遺憾的是,平安經所擁有的這3個條件還是太脆弱,容易突然斷裂,造成翻車。

原因何在?原因在於:

1,作者的權力還不夠大,僅僅是一個副廳長,即便在吉林省,副廳長也不可能‌‌「一手遮天‌‌」,更不用放眼全國了。

2,當地的輿論出了它的勢力範圍就是無效的。那份報紙固然是當地最高級別的報紙,但除了吉林省,人們就可以不把它印刷的文字當回事了。

3,封閉的圈層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容易被打破。不管是富饒的吉林省,還是遼闊的大東北,都不是互聯網的飛地,山海關以內的人還是可以對關外的事情評頭論足的。

這3個原因很輕易就破解了前文所說的3個條件,《平安經》的短命和翻車,倒在情理之中。相反,假如它不翻車而且能夠衝出吉林流行全國,那就不僅可怕而且是恐怖了。

好在,《平安經》只是達到了荒誕和鬧劇的級別,沒有達到‌‌「恐怖‌‌」的級別。這大約,還是這個時代可以謹慎樂觀的原因——強姦公眾智商的事情雖然時有發生,但若要長期和大範圍地得逞,還是很難的。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海濤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