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李登輝:飛彈打到我家門 江澤民 你太囂張了!

在1996年3月23日台灣舉行第一次總統直接選舉前,中共軍隊宣佈於3月8日至3月25日期間進行飛彈發射及軍事演習。

李登輝前總統結束了他98年的風雲一生。

在《新新聞》於1987年創刊之時,李登輝仍是「坐三分之一板凳」的副總統,創刊33年的《新新聞》如實留下了李登輝掌權的完整過程,是李登輝時代的忠實記錄者。

我們特別挑出「李登輝時代」和「後李登輝時代」最關鍵的歷史場景,重新整理刊出。回顧這些文章如同漫遊時光隧道,當年歷史場景躍然重現,這些紀錄留下的細節和氛圍,更能讓我們感受歷史的波瀾壯闊。

請和《新新聞》一起回顧那段台灣風起雲湧的年代,以及這位改領風潮、改變台灣歷史的「民主先生」。

「陣陣的號聲響起,從墾丁一直到基隆,踏着先人的血汗破浪乘風欲開航,喲伊喲伊出征東西南北,敢死無返沒投降,咱是英勇的好漢,創造出時代的希望……。」

這首羅大佑口中「俗又有力」、充滿戰鬥意味的〈台灣進行曲〉,過去的幾天里,曾經以MTV的形式密集地出現在有線電視中幫李連配造勢,雄壯的歌曲配上陽剛的影像,就像是李登輝總統選舉出征時的戰歌。

對岸軍演此岸起波

然而,三月五日之後,再看到這首歌的MTV時,心中的感覺卻是截然不同。因為在這天的清晨,中共《新華社》正式對外發布,中共軍隊將在三月八日到十五日,在基隆外海三十五公里處和高雄外海五十二公里處,兩個大約各九百平方公里的地區進行導彈試射。在台灣南北兩個主要出入港口被中共用導彈「封鎖」之後,「台灣進行曲」聽起來變得有濃濃的煙硝味。而這樣嚴重的軍事威脅,出現在李登輝總統被推薦角逐諾貝爾和平獎的幾天之後,更令人覺得特別突兀。

三月五日一大早,新華社演習消息發布沒多久,國防部長蔣仲苓就接到情報次長室的分析報告,報告中除了轉述最新的演習狀況之外,重點還包括這樣的導彈演習,會不會演變成進犯本島?

根據情報次長室的分析是,目前中共軍隊並沒有進犯本島的可能與跡象。同樣的訊息也呈給參謀總長羅本立,並由羅本立向上呈報;而另一個情報系統,國安局局長殷宗文也向總統府報告了最新演習狀況。

在這一天之前,國防部其實已經差不多完成戰備的準備。這些細節包括,三軍師級以上部隊舉行的固安作戰計劃兵棋推演,已經全部作完,在兵棋推演的同時,並把所需的彈藥與後勤補給的問題全部解決;春節前,國防部在馬祖的東引島增駐了四艘的飛彈快艇,這在東引是前所未有的事。

另外,外島的基層部隊過去官兵的員額常常不足,最近則盡量補足,原則上沿海第一線的部隊,缺額全部補滿,第二線的部隊,即外島內陸的駐軍,缺額至少補到七、八成;外島有些海邊的哨所,本來已經取消衛兵了,但最近又紛紛恢復,而防禦工事也積極的在整修中。

軍方相關將領說,所謂加強戰備就是要把彈藥、油料等後勤補給品達到戰備量,保持裝備在堪用狀態,必要的人員一定要在部隊中。據了解,有關新式武器更新和彈藥的補足,大部分前些時候都已經完成,還要加強的,應該是部隊的訓練方面。

加強戰備,增加偵巡

據指出,空軍的警戒戰機平常時期是十四架左右,加強戰備之後,警戒戰機的數量就相對增加;另外,過去空軍偵察機在大陸沿海偵巡的次數是一天五次,戰備之後,不僅次數增加,而且偵察機的架數也增加。同時訓練的任務減少,加強空中巡邏,並且全面配掛實彈。

過去有段時間,中共只要有戰機出海,我方同時也會有戰機升空監視,這種慣例曾一度取消,但最近又恢復。軍方人士說,只要中共戰機越過海峽中線,空軍戰機一定會處理。

《新華社》宣布解放軍將進行導彈試射與軍事演習後,我空軍馬上加強戰備。

雖然三軍全面加強戰備,但是仍未全面提升戰備狀況,三月五日中共宣布演習當天,幾個外島的休假還是保持正常,但國防部高階官員則紛赴各單位巡視。據指出,各軍種是否提升至狀況三,全面停止休假,將視演習之後的情形而定,而各軍種的戰備狀況,也可能會有些差異。

儘管實施導彈演習早在軍方的預估之中,但由於彈着區離台灣實在相當近,而且中共故意選在基隆和高雄兩個港口附近,造成民眾的心理壓力相當大。同時在導彈的演習之外,大陸東南沿海所聚集的十五萬重兵,也是另一項潛在的威脅。感覺上,除了台灣東部之外,幾乎整個台灣島都在中共武力威脅的陰影下。

因此,雖然這次的演習仍然被軍方界定為政治意義超過軍事意義的演習,只是軍事的威脅卻可能是近幾年最強烈的一次,所以五日早上上班之後,參謀本部隨即召開高層的參謀會。

這個由羅本立主持的會議,除了針對情報次長室提供的情報資料作一些研究討論之外,作戰次長室也對中共可能採取的各種行動,進行沙盤推演,並且提出我方的因應對策,這些因應對策,也就是李登輝所說的「十八本劇本」的一部分。

立委們最關心的問題是,到底軍萬對這樣的軍事挑釁行動,能採取什麼具體的反擊措施?還是只是一再的「忍耐」?

據了解,這些「劇本」是根據每年修訂的「固安作戰計劃」為底本作成的,每個軍種根據不同的狀況會有好幾套的對策,而這也是國軍的「極機密」,就像底牌一樣,未到最後關頭,不輕易出示。

侵入領海必然反擊

會議中,軍方預判這次試射的飛彈仍是以M族飛彈為主,北方彈着點的發射地若在南,飛彈可能飛過台灣領空;但研判中共應該不會如此做,因為,他們選的彈着點就表示他們有此能力,沒有必要再如此做。會中重申國軍不主動挑釁,但也不迴避的原則,假如解放軍侵入我方領海,我軍必定反擊。會議結束之後,軍事發言人室也奉命草擬新聞稿。

參謀會報得到的結論以及國軍戰備的狀況,隨後就由相關單位向蔣仲苓簡報,因為當天中午,蔣仲苓將出席國家安全會議,討論政府的因應之道,並向其他的與會代表分析演習狀況;另外,國安會之後,蔣仲苓也將一刖往立法院,對朝野立委組成的「兩岸情勢因應小組」簡報演習情況。

這一天下午,蔣仲苓和副參謀總長兼執行官唐飛兵分兩路,蔣到立法院簡報,唐飛到行政院參加臨時決策小組會議;前者向立委保證捍衛疆土的決心,後者則提出預判,中共的演習將不會在十五日導彈演習完就結束,隨後,可能會舉行兩棲或三棲的演習,也出席這項會議的殷宗文,亦持同樣的看法。

立委們最關心的問題是,到底軍萬對這樣的軍事挑釁行動,能採取什麼具體的反擊措施?還是只是一再的「忍耐」?民進黨團幹事長顏錦福追問,究竟到何種範圍內,我方才會反擎?蔣仲苓回答說,假如中共侵犯我領海主權,國軍將迎頭痛擊。顏錦福繼續追問,是不是在我領海十二里內就要反擊?蔣仲苓對此不再正面答覆,他說,不能說得這麼露骨,否則應變會有困難。

據軍方將領指出,有關十二里是否即為國軍反擊最後底線的問題,原則上應是如此,但仍必須視現場狀況而定;例如靠近十二里而沒有進來,或者,進來的是漁船而非軍艦及飛機,又或者戰機或船艦越過海峽中線,要不要反擊?可能都得臨時應變。

各種狀況都有因應

蔣仲苓同時也表示,國軍並沒有反飛彈的能力,但是,假如飛彈打到我方的領土,國軍隨時可對中共任何一個地方進行反擎;不過,蔣仲苓也指出,中共飛彈應該不會「打偏射中台灣」。至於中共可不可能攻打外島?蔣仲苓並未正面回答,他只說國軍對各種狀況都有所因應。

據軍方將領指出,有關反擊的問題,會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首先,這次中共可能發射的導彈是M族飛彈,這種飛彈的陣地是機動的,而且,從江西省就可以發射,不用非得到福建來,所以,想要摧毀它並不容易。一來我方沒有射程夠遠的地對地飛彈去攻擊它的基地,二來即使是用戰鬥機去攻擊,航程和破壞力可能都有問題,因此,反擊飛彈基地的可行性不高

如果不能摧毀飛彈基地,可能的反擊方式,可能包括以空對地飛彈攻擊飛機場或彈藥庫等地方,但是這打下去的效果有多大不可知,萬一沒命中反而貽笑大方,而且,無可避免的戰爭必定全面到來。所以,目前這樣的狀況,安定民心,降低人民的恐慌,可能是比軍事戰備或反擊更重要的事。而這也就是國防部迅速召開記者會,解說M族飛彈性能的原因。

六日下午記者會的目的,主要在澄清幾個民眾的疑慮,第一,M族飛彈可不可能「誤打」到台灣本島?中科院主管飛彈業務的二所所長王鴻智說,M9的最大射程是六百公里,圓周誤差率三百到六百公尺,如果發射一百枚飛彈,有五十枚、五○%會落在六百公尺的半徑圓周內。

因此,就技術層面而言,在九百多平方公里的彈着區中偏離「誤打」的可能性極小,即便是飛彈故障打偏了,三軍大學戰研所所長劉湘濱說,飛彈都有自毀裝置,如果偏差中共應該會自爆。

M9(東風-15)可擁帶500公斤的傳統高爆彈,撞擊平坦地面大約可以造成坑徑大約20公尺,深度5至14公尺之彈坑。

打台灣傷害不大

萬一M族飛彈真得「誤打」台灣,它的傷害會有多大呢?國防部的說法是,M9可擁帶五百公斤的傳統高爆彈,撞擊平坦地面大約可以造成坑徑大約二十公尺,深度五至十四公尺之彈坑:若是M11飛彈,它的彈頭是八百公斤,撞擊地面的坑徑是二十二公尺,彈坑深是六到十五公尺。如果用的是演習啞彈,那造成的影響將會略輕。換句話說,只要找到適當的防禦場所,將可減低傷害。國防部強調,從二次大戰以後,從沒有一個國家是因為遭到飛彈攻擊而戰敗的,反而激發全民一致的御外潛能。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這次北部的着彈區離日本那國島僅有三十里,其中包括日本西南航道的重要通路,讓日本情報單位及軍方相當重視,六日日方也循既有的管道,與我方商討情報交換的事宜。

此外,導彈演習會不會衍生軍事衝突,也是而相當令人關注的問題,尤其是假如中共派了觀測船到彈着區,我方要如何因應?據情報次長室執行官劉艾迪的表示,假如試射的是服役中的飛彈,中共可能不會派觀測船來,但如果,中共真的派觀測船來,則看他們的動作,如果是在公海上無敵意的行為,我們只會監視他,但如果有危害行為,我方就會有因應措施。

不過,劉湘濱強調,中共近幾次的演習,都是單獨性的演習,而非一步一步封鎖台灣,所以恫嚇的意味居多,應不至於演變成軍事行動。他強調,中共如果發動海島攻擊,他們的傷亡,將超過我們的五、六倍,經濟也會倒退三十年,從理論上來講,中共沒有犯台的條件。(相關報導:新新聞.李登輝紀實12》李登輝唯我獨尊非主流全軍覆沒|更多文章)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這次北部的着彈區離日本的那國島也僅有三十里,其中包括日本西南航道的重要通路,讓日本情報單位及軍方相當重視,六日日方也循既有的管道,與我方商討情報交換的事宜。去年首次導彈試射時,美方是我國主要的情報交換管道,這一次日本的角色可能會比過去吃重。由此可見,中共試射導彈,目標不只是台灣,也有測試日本的意味。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風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