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曹教授: 污水進入自來水何嘗不是一個社會隱喻

杭州污水進入自來水事件,終於曝光了。

還不知道具體細節的,暫且先看下面的情況通報。

但據當地的百姓講,他們可是喝了幾個月這樣的髒水。

經常聽人說,不要給別人潑髒水,當有百姓反映問題的時候,最怕的就是管理者認為這是給他們潑髒水。

給管理者潑髒水怎麼辦?當然是進行輿情控制,給自媒體刪帖,給官方媒體通過特殊管道打招呼。

但這一次,真的不是給管理者潑髒水。可憐的杭州當事百姓,面對流進來的髒水,必須不能相信自己的鼻子和眼睛,還生生地喝下去。

結果喝得有人拉肚子,有人皮膚過敏,甚至還有人早產。

直到事情越來越嚴重,直到生命健康安全受到越來越大的威脅,直到有媒體(此次是搜狐新聞)實在良心不安開始發聲,髒水進入自來水的醜聞才始為人知。

越來越多的社會新聞發生後,都看到一個令人無比痛心的現象:社會及時的糾錯機制已經沒有了!本來可以不發生的事情,因為及時的糾錯機制的消失,越來越多的人需要付出代價。

污水進入自來水被喝,正是當下社會的隱喻。

隱喻之一,社會生態正遭受侵蝕,而民眾不得不承受。

杭州此次污水排放的雙浦易腐垃圾處置中心,表面是無比光鮮的企業,正在全力打造垃圾分類杭州樣板。

但是,有的本身自己就是垃圾,它參與分類自然叫垃圾分類,再光鮮的垃圾本身就是垃圾,骯髒無比。如此企業正像污水進入乾淨的行業敗壞生態。

你看下面報道截圖內容,報道的時間正是事件發生的時間內,已經有人反映自來水存在異味。

但企業向事發所在區的一把手彙報說得多麼漂亮,遺憾的是領導聽信其言還充分肯定。這本來是解決問題最好的機會,甚至將事件消彌於無形。

領導說,末端處置很重要。結果末端的處置很簡單,非但沒有把污水處理好,並且將污水排放管道接到了自來水管道上,而且通過比自來水壓力更大的加壓方式,將污水強行壓進了自來水!

隱喻之二,正常輿情管道被污染,正確的反映問題可能被污名化。

太混亂的輿情是需要管控,但在管控的同時,不同層級的政府管理者,都會藉此控制對自己不利的輿論。

於是,一個直接的結果就是——正常的輿情空間也越來越萎縮了,提出問題的人先被解決了。

任何一個社會都不可能不存在問題,何況在一個利益主體多元的社會,地方政府及領導至少有自己的「面子利益」——負面的新聞有損自己在上級組織和領導心中的形象。

最近幾年,民告官越來越少了,民告官的官司贏的概率更是越來越少了。這背後反映在輿情上,就是越來越多的人對問題學會視而不見,不能發現不敢提出問題,等到問題嚴重化時,社會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隱喻之三,匪夷所思的事件打破社會常識的背後,是糾錯機制出了問題。

2014年,就有媒體報道過杭州自來水污染事件。當時是有人將化工污水傾倒到不同的地方,導致水體污染。

而這一次,讓人匪夷所思的是,竟然是直接將污水排放併入自來水管道,用高壓的方式強行進入自來水中。

為什麼這樣做,目前還在調查當中。

但是,無論將污水排入自來水管道,還是直接排入地下,都是不可原諒的。

因為在強調生態文明、美麗中國,打贏藍天碧水保衛戰的今天,志在打造樣板工程的雙浦易腐垃圾處置中心,怎能將如此污水不經進一步處理就直接排放?

而將污水排放接入自來水管道,長達幾個月時間,面對用水居民投訴,從供水公司到所有相關部門,都在失蹤缺位。

再聯想到當下最火爆的《平安經》事件,這樣的一本書能得到國家級出版社出版、媒體鄭重推介、專題研討會研討、專家學者吹捧奉承,無不讓人感覺匪夷所思,常識不存。

正當的批評越來越艱難,客觀和理性越來越受到排斥,個別地方的權力越來越任性百姓越來越卑微,別說是一般的錯誤,就是面對荒謬也無人敢說,於是社會出現錯誤也不會及時得到糾正。

結果,硬是要等到事情越來越嚴重,硬是要等到事情一發不可收拾,硬是要等到社會付出巨大代價,事情才會引起重視並着手解決。

不能大家都心知肚明地看着問題存在,卻得不到解決。《平安經》事件、杭州自來水污染事件,一再在給社會敲響警鐘,儘快建立全國性的糾錯機制刻不容緩!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微信:熹華君 曹教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