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謝田:美國左派鼓吹削弱美元霸權 為中共高層樂見

作者:
這些看法背後的依據,當然是左派知識分子秉持的社會主義的理念,包括馬克思主義的剩餘價值學說,認為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在社會分工中擁有的生產資料不同,獲得的收益也不同。在全世界排斥和聲討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的今天,這些理念實在不值一駁。在當今社會,美元的優勢地位(或者霸權),不是沒有必要了,而是更需要加強。最希望美元的強勢被削減的,在當今世界,可不再是法國前總統吉斯卡爾‧德斯坦,而是中國共產黨的高級領導人及其群體。

圖:美國左派在美中對峙、正邪交鋒之時,竟謀求削弱美元的霸權。圖為美元的紙幣和英鎊的硬幣

美國《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在今年7月底的一期期刊中,刊登了一篇由西蒙‧提爾福特(Simon Tilford)和漢斯‧昆德納尼(Hans Kundnani)(提和昆)合寫的文章,題目是「現在是放棄美元霸權的時候了!」(It Is Time to Abandon Dollar Hegemony)——發行世界儲備貨幣的代價太大。

開篇之始,這篇文章就指出,早在1960年代的時候,法國的前總統吉斯卡爾‧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當時還是法國的財政部長,德斯坦就曾經抱怨過說,美元在世界上的主導地位給了美國太大的優勢,使得美國可以廉價的從世界各國借錢,還可以小日子過得非常舒服、可以為所欲為的享受許多優勢美元帶來的好處!言下之意,法國的法郎和德國的馬克(當時還沒有歐元),處在一個不利的地位。

怎麼說呢,如果考慮到那時候第二次世界大戰剛剛過去不久,美國人為了解放歐洲和亞洲,剛剛付出死亡40萬美軍生命的代價;馬歇爾計劃提供了150億美元,這是1948年的美元,相當於今天的1650億美元,來支持歐洲的重建。法國在世界大戰之中,受戰火荼毒最少,獲益卻最多,法國佬如此這般的說話,實在是有些不那麼地道、不夠忠厚。

提和昆指出,有趣的是,美國的盟友和敵人們,都經常一致的,說同樣的這些話!看來,在我們這個世界上,當一個成功的富國,就和在社會上當一個成功的富人一樣,總是有許多別的國家、別的個人,有非常多的不滿。說到底,這還是人類的妒忌心在作怪,看不得鄰居家的草坪比自家的更綠。這確實很糟糕。

提和昆認為,美元過度的優勢,是與過度的負擔聯繫在一起的,因為美國因此背負了美國貿易競爭力和就業方面的壓力,這二者都因為美國在世界經濟中的份額在減少,而壓力變得更大。提和昆覺得,美元的優勢(或者霸權)所帶來的益處,主要是針對金融業和大公司的,其成本則更多的被工人階層所消化。所以呢,提和昆認為,美元繼續保持霸權,會加重美國的貧富分化,並加劇美國政治的兩極分化。顯然,這是左派知識分子的觀點和看法。

這些看法背後的依據,當然是左派知識分子秉持的社會主義的理念,包括馬克思主義的剩餘價值學說,認為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在社會分工中擁有的生產資料不同,獲得的收益也不同。在全世界排斥和聲討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的今天,這些理念實在不值一駁。在當今社會,美元的優勢地位(或者霸權),不是沒有必要了,而是更需要加強。最希望美元的強勢被削減的,在當今世界,可不再是法國前總統吉斯卡爾‧德斯坦,而是中國共產黨的高級領導人及其群體。中共對美元優勢地位的羨慕、嫉妒、恨,希望削弱美元、打擊美元、甚至夢想取代美元,常常溢於言表,也常常付諸行動。

提和昆認為,美元的霸權「不是天賦的」(foreordained),「許多分析師也警告過,中國和其它大國可能由於經濟和戰略的原因,而放棄美元,並轉向其它貨幣來作為儲備貨幣。」這種觀點無疑是錯誤的,美元的霸權,是因為美國的興起;而美國的興起,其實正是歷史賦予的,也是天賦的!因為美國堅持了天賦人權的立國理念,當美國經濟因此而傲視群雄的時候,美元自然就有了今天的霸主地位。中共國不會放棄美元,因為中共是世界上最喜歡美元的政黨,中共喊着放棄美元的時候,是因為可能得不到更多美元,需要詆毀美元,進而產生的酸葡萄心理。

提和昆也承認,國際市場對美元的需求仍然強勁,但提和昆同時認為,美國可能「主動放棄」美元的霸權地位,丟掉世界最主要的儲備貨幣的發行者的地位,因為「國內的經濟和政治成本增加的太大。」顯然,這與其說是美國左派的警告,更不如說它可能是左派的希望,甚至可能是左派的圖謀和威脅。問問賓夕法尼亞大街1600號吧,美國不會主動放棄美元的霸主地位的,而會繼續加強其地位。

在提和昆看來,美國在川普總統治下,已經放棄了許多多邊的國際承諾、和許多安全承諾,所以這讓許多國際關係領域的學者猜測,美國是否是在更廣泛和戰略性的角度,在全面放棄美國的霸權。也因此,他們認為,川普會放棄美元的霸權地位。

顯然,這些左派學者甚至沒有從字面上理解川普的「讓美國再度偉大」的競選承諾,更看不到其正在努力實施、已經卓有成效的在實現着的「讓美國再度偉大」的承諾。

美國在國際上的承諾,在撤出聯合國教科文、世衛、世貿、聯合國人權組織的時候,是在情理盤恆於這些組織的中共勢力和影響,一旦邪惡除盡,正義國家會重返或重組這些重要的國際組織。美國從德國撤軍,敦促北約增加軍費,也正是為了反擊中共的威脅,清除全球的共產主義勢力。

川普的貿易政策,正在加強美元的強勢地位;美國的貿易逆差,在系統性的削減,尤其是針對中國的逆差—美國最大的、每年高達3500億美元的逆差!左派學者出於盲目的反川普的立場,無視美國經濟(在瘟疫來襲之前)的驚人成就,反而做出這樣悲觀的臆測,實在令人遺憾。令人感到可笑的是,左派學者似乎非常天真的相信,美國放棄美元的霸權,會對美國有「莫大的好處,也對世界有很多益處!」

提和昆甚至引用了大英帝國的例子,說美國不會是第一個放棄貨幣霸權的國家。從19世紀中葉到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曾經是世界最大的債權人,英鎊(pound sterling)曾經是世界貿易和金融的主要貨幣。那時候,貨幣都是以黃金儲備為擔保的,而英國擁有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黃金儲備,其它國家都以黃金和英鎊作為儲備。當20世紀中葉,英國的經濟和出口都衰退的時候,因為大英帝國秉持黃金標準,所以在流失黃金。

作者可能忘記了,美元早就不是以黃金為擔保的了,早就與黃金脫鈎了。如今的美元貨幣,只以美國政府的信譽做擔保。雖然美國有世界上最大的黃金儲備,但世界各國政府和各國的央行,顯然比美國左派更相信美國政府,也相信沒有黃金支撐的美元。

再者,英國不是主動放棄貨幣霸主地位的,是被動放棄的。但至少,英國放棄之後,世界貨幣的霸主地位,被一個有誠信、有實力、捍衛正確信念的新大陸民主國家—美國,所取代。美國也沒有必要主動放棄,更不會主動放棄,因為如果美國真的放棄了,會有一個沒有誠信、也沒有實力、卻代表邪惡理念的專制國家–-中共,來覬覦和試圖取代這個寶座。

提和昆荒唐的建議了一個由中國、美國、歐盟(按這個順序)聯合主導的、新的一攬子貨幣體系,來取代美元,它建立在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上,由IMF來管理和協調,或建立一個新的國際貨幣機構來協調。多麼美妙啊!這離中共夢寐以求的、想着要建立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只有一步之遙!提和昆就差點沒有建議說,這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央行,總部應該設在北京;而第一任行長,也應該由中共來任命!

美國左派在美中對峙、正邪交鋒時,居然謀求削弱美元的霸權,真是豈有此理。什麼叫洗地、站台、暗助?大敵當前,公然資敵,是何行為?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31/1483573.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