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蓬佩奧:在我們堅不可摧的聯盟中 美國與你們站在一起...

—美國務卿蓬佩奧出席記者會

美國了解你們還有自由世界的其他地方所面臨的威脅。在我們堅不可摧的聯盟中,美國與你們站在一起...

 

 

美國國務院

發言人辦公室

供即時發佈

媒體講話

2020年7月28

國務卿米高·R·蓬佩奧

與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澳大利亞外交部長瑪麗斯·佩恩(Marise Payne)和澳大利亞國防部長琳達·雷諾茲(Linda Reynolds)共同出席的記者會(摘譯)

2020年7月28日

迪安·艾奇遜大廳

美國國務院

華盛頓DC

蓬佩奧國務卿:……我們有幸在所有這些事中能把澳大利亞當做一個密切的夥伴。我去年8月在悉尼時,我記得我將我們的關係稱為「堅不可摧的聯盟」。這在今天更是如此。

今早一開始,我們詳盡討論了中國共產黨在印太地區,還有實際上是世界各地的惡意活動。

儘管中國共產黨強力、持續、脅迫式地施壓,要求屈服於北京的意願,但莫里森政府堅定捍衛民主價值觀以及法治。美國對此表示讚賞。

北京把出口或學費作為打擊澳大利亞的大棒是不可接受的。我們與我們澳大利亞的朋友站在一起。

我們還討論了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澳大利亞公開譴責中(共)國的虛假信息行動,並堅持對這種病毒的來源開展獨立評估,美國對此表示讚賞。

我還想要稱讚你們為了將台灣納入世界衛生大會所做的努力,這樣全世界可以受益於這個蓬勃民主政體在應對這次疫情中的智慧。

我們期待一起努力,讓我們國家的經濟持續從這次完全可以避免的大流行中恢復。今天我們再次確認了我們對於加強供應鏈的集體承諾,以便供應鏈有適應能力抵禦未來的大流行和中共的報復,並抵制強制勞動的使用。

再來講香港,我們的國家都譴責了中共違反它自己的條約承諾並鎮壓香港人民自由的行徑。

美國稱讚澳大利亞終止其引渡協議並為在澳大利亞的香港居民延長簽證的果斷應對舉措。

我們還談到了中共要稱霸技術空間的企圖。實際上,我們在這一問題上花了很多時間。澳大利亞先於我們意識到像華為和中興這樣的不受信任的供應商帶來的威脅。我們期待各國一起成為「不受污染的國家」。

最後,我們將繼續與我們的澳大利亞夥伴一起努力,在南中國海重新主張法治。美國和澳大利亞都在最近的重要聲明中強調了這一點。我會請埃斯珀部長進一步談談我們在南中國海和其他地方的軍事合作。

各位部長,正如我上周剛剛在尼克遜圖書館所說,澳大利亞為維護民主價值觀所承擔起的擔子並非由你們獨自擔負。

美國了解你們還有自由世界的其他地方所面臨的威脅。在我們堅不可摧的聯盟中,美國與你們站在一起

……

埃斯珀部長:……今天我們探討了一系列有關該地區未來的問題,包括全球大流行的影響以及具體到南中國海還有印太這一更廣範圍內的安全形勢。我們讚賞澳大利亞對COVID-19應對舉措的重要貢獻,我們還詳細談了中國共產黨破壞穩定的活動以及北京正愈發訴諸脅迫與恐嚇,以他國為代價推進其戰略目標這一事實。

美國尋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建設性、重結果的關係,但是我們將堅定地維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我們讚賞澳大利亞抵抗中共明目張胆的經濟威脅和脅迫行為,以及澳大利亞抵抗中共與日俱增的進行報復的風險。

我們還探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如何通過不太顯眼的方式藉由受國家支持的技術主導地位擴大其影響力。我們讚賞澳大利亞在其5G網絡中拒絕華為和中興的決定,此舉保護了我們情報合作的完整性以及我們防務關係的許多其他方面。

……

問題:……國務卿先生,在你的民主聯盟演講之後,你受到部分人士的一些批評,他們稱這一聯盟是行不通的,尤其對於歐洲盟友來說,因為特朗普政府對於歐洲奉行一種對抗性貿易政策,並且沒有批評包括維克多·歐爾班(Viktor Orban)在內的其他獨裁者。對此,你怎麼處理呢?

佩恩部長,那次演講的另一個方面是勸誡中國人民改變中國政府。你認為這是可能的以及/或者是明智的嗎?

……

蓬佩奧國務卿:你的第一個問題是問我的,我先回答,然後佩恩外長可以回答第二個問題。不是的,這一聯盟完全可行。就像我在那一系列講話里說的,這不是選美國還是選中國的問題。這是選擇自由和民主來反對暴政和威權主義政權的問題。而我相信這些民主政體,也就是我們的跨大西洋聯盟——所有這些偉大的國家都很清楚自己想加入辯論的哪一方,他們知道其人民利益之所在——在於其人民享有自由、民主,以及持續的經濟繁榮。這些無法通過與威脅他們的威權政權結成夥伴或共事來實現,而是要與澳大利亞、美國這樣像他們一樣珍視自由和人權的國家一起努力。

你評論說我們在人權問題上並非始終如一。對此我有完全不同的看法。我們一直高度專注於確保我們為美國,以及與我們站在一起的澳大利亞高度注重的那一套價值觀體系而奮鬥。幾周前我在費城發表過一次講話,談到了這一點,並且專門將其作為焦點,探討了對世界如此重要的不可剝奪的權利。我們將在所有地方捍衛它們。我相信我們在全歐洲的夥伴,以及,坦率講,在全世界的民主政體朋友——無論是在印度日本,還是韓國,抑或今天在場的我們的澳大利亞夥伴——都理解,我們這個時代的挑戰是確保那些確實珍視自由、確實想要基於法治的經濟繁榮的國家將攜手為我們的人民實現這一點。

最後:你第二個問題是提給她的。我要回應一下,因為你又誤解了我的話。回過去看看我說了什麼。我們需要確保我們能和世界各地的所有人對話。當中國人來這裏時,他們和民主黨對話,對吧——他們去國會山,在那裏遊說民主黨。美國外交官應該有同樣的機會,讓我們能和所有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對話。這看起來再恰當不過。這看起來很必要。事實上,我會認為北京政府應該想要這樣。我們鼓勵要有言論自由、開放,以及與美國內部那些並非總與本屆美國政府意見一致的要素合作的能力。民主政體——經濟增長是就是這麼來的。這些都是正確的事情,而我們的目標是通過我們的外交努力,確保全世界所有人都有一切機會與被限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部的各種觀點對話。

……

問題:蓬佩奧國務卿,先請問你,對於美國政府和中國之間與日俱增的裂痕,在澳大利亞有很多擔憂。如你所知,澳大利亞非常依賴中國。澳大利亞人是否應該擔心你們兩國關係破裂會對我們的地區安全造成的長期後果?

……

蓬佩奧國務卿:這不是美中關係破裂的問題。這是中國共產黨的非法不當行為和脅迫行為的問題。坦率講,大多數西方國家允許這種行為持續已經太久。特朗普總統很早就明確表示,我們不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我們將重新平衡兩國關係,以期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建立更加公平、對等的關係。

我們已經在多個方面這樣做了。我們在貿易中看到這一點,非常公開。我們已經看到——為確保我們擁有安全、有保障的基礎設施我們都做了些什麼。在確保澳大利亞人的信息——他們的個人信息——不會落入中國共產黨手中方面,澳大利亞人做得非常好。

每個國家及其人民都需要意識到中國共產黨對他們構成的威脅。而我相信,就像美國政府一樣,澳大利亞政府也會以維護其主權、保障其人民自身自由的方式來行動。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美國大使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30/1483279.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